秋兰生 - C1HolaKaká [足坛]集邮少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2017年12月17日晚,35岁的巴西传奇球星卡卡在巴西当地的足球访谈节目中,宣布自己正式退役。

    不承认,不接受,不关注,但是一点用也没有,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可当这天来了,却格外难过。

    如果没有信仰,就不会有现在的感受,像用注射器扎进心脏,缓缓的抽干血液,窒息,却又死不了,眼泪由热,变冷,再变热,哪怕只是想起他的名字,都是天崩地裂。

    怎么能看着他光华万千,却黯然退场,怎么能看着意气风发少年,就这样离开他的梦想。

    当年齐达内把10号球衣换给他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他的陨落吧。

    “我想和你在圣西罗的绿茵场相拥,周围可以没有人,也可以都是人,你会吻我,告诉我足球是你的心脏,失之不得生,球场是你的血液,失之不得活,而我是你的眼睛,是你球场之外的鲜活,我会陪着你,看着你登上世界巅峰…退役了之后,你去当教练,结果脾气太好压不住场子,呵,最后改行去青训队讲数学…等到头发都白了,再放年轻时候的录影带,告诉孩子们帅气的老头曾经是球场上勇敢无畏还中二的追风少年…。”

    白可可哭着对怀里的球衣痴痴地说话,她用攒了许多年的钱买下了一件球衣,经典的红黑条纹,AC米兰的22号,当初的主人爱惜它,现在的主人也一样。

    "Te amo Kaka ."她把头埋进了球衣里,如同她正埋在那个少年的怀中,虔诚地吻着球衣上的数字,22,再也不会有比卡卡更惊艳的22号存在了。

    此后的许多年,白可可没再哭过,她按部就班地学习,划水过了艺考,在京城读了音乐本科,家里有男孩,父母早就发话只供她到大学,发现唱歌没有出路之后,她选择当了内衣模特养活自己,苦也吃过,委屈也受过,潜规则也被潜过,总算混成了个十八线网红。

    一转眼,卡卡退役已经十年了,他和第二任妻子卡罗琳娜在2019年结了婚,甜蜜又幸福,大儿子卢卡也如父亲一样,加入了圣保罗青训队,俨然一个小卡卡。

    梅罗时代随着梅西和C罗的挂靴而宣告结束,两位伤痕累累的老将将荣耀定格在他们最爱的球场,据说还有球迷为此自杀,不过还是不能阻挡新生的王者崛起,带来新的纪元。

    CRJ完美地继承了父亲的帅气和一脚的花活儿,成功把自己踢进了葡萄牙国家队,年纪轻轻就成了各大俱乐部以及报纸娱乐版争抢的目标。

    与老克里斯的多情不同,CRJ对远在巴西的伊莎贝拉·雷特情有独钟,时常以我爹派我向里卡多叔叔请教足球为由乘私人飞机到准岳父家中,伺机策反伊莎贝拉,随时准备把人打包带回家,青梅竹马颇有当年梅西和安东内拉的架势。

    一贯好脾气的卡卡对此没有反对,不过伊莎贝拉·雷特可不是温柔的安东内拉,她只和像父亲一样优秀的男人约会,所以CRJ盯上了金球奖,每年领奖的球员不得不承受迷你罗的死亡视线,直到2026年世界杯,十六岁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二世替补上场,任意球绝杀巴西,捧回了大力神杯,他和雷特小姐才正式约会,然后,死亡视线就一去不复返了。

    恋爱中的CRJ越看越傻黑甜,被粉丝叫做“甜总”,而伊莎贝拉当然就是“总攻”大人,两个人的CP粉就叫伊拉克,当年吃卡配罗的粉丝开始疯狂嗑起伊拉克,足球圈子里有一句话,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吃伊拉克,我们就是一家人。

    着名反巴萨人士马特奥·梅西在巴萨的青训队安心地长大了,不过他从来就没放弃过给哥哥添堵,新锐小将蒂亚戈·梅西和德尔菲娜·苏亚雷斯的第一次偷偷约会就是他半夜打电话告诉苏牙的。

    据说苏牙差点没一口咬死蒂亚戈,被妻女拦下才不了了之,后来还是背着女儿指使本杰明打了蒂亚戈一顿。

    在一边笑出鹅叫的马特奥也被大哥修理得明明白白,最后两个人满身是灰鼻青脸肿的回家,安东内拉刚怀上的女儿差点都吓出来,小西罗被哥哥们吓坏了连忙去找爸爸,兄弟俩鬼哭狼嚎地被安抚完夫人的老父亲追着撵了八个街区,这一天史称“梅家庄惨案”。

    十年里,白可可也从十七岁的少女变成了二十七岁的女郎,她在无数的小草小花中杀出一条血路,甚至撕到了一些二、叁线明星才有的时尚资源,攒够养老钱后,她卖掉了北京七环的房子和各路金主爸爸送的车子和奢侈品,拿着申根签证去了国外,当起了旅游博主。

    她的第一站就是意大利,她打算把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走上一遍,最后在米兰的圣西罗区买一座小房子,守着球场幸福地过完下半辈子。

    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

    白可可拖着行李箱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看着周围头发眼睛各有特色的旅客,彼此说着不同的语言,她才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哈,条条大路通罗马。

    这座历史与文化名城保存有相当丰富的文艺复兴与巴洛克风貌,是意大利的的首都,也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所以她把心爱的米兰放到了第二站,先来到了罗马。

    姐妹们,我到罗马了,办完酒店入住就去许愿池,晚上给我的可人儿们打攻略#baicoco#Italy#Rome#solotravel附赠本可可的机场帅照[图片]

    发完ins,可可坐上了约好的车到了酒店,轻松自由的感觉让她充满了活力,明快地心情好像回到了少年不知愁的时光,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因为一场比赛,一个身影,而爱上一个人。

    许愿池离酒店所在的西班牙广场很近,可可跟着谷歌地图很快就找到了它,暖金色的阳光下,海神尼普顿踏浪而来,女仙们各司其职,或端庄,或柔美,水花涌动,诗意渐生,她不会写诗,她沉醉在洁白的大理石与清澈的水流中,已经成为了一首诗。

    不少情侣在喷泉前甜蜜地拥吻,粉红色的泡泡比阳光更美,更多的人在许愿池里投下硬币,诉说自己的愿望。

    传说在古时候,即将出征的罗马士兵会来到许愿池旁,投下一枚银币,祈祷自己能够凯旋,所以后来的人许的叁个愿望中,必须有再回罗马。

    我不是一名战士。可可想着,转过身,握紧了手中的硬币。

    我只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足球是宗教,卡卡是信仰。

    我的信仰。

    第一个愿望,有生之年,再回罗马。

    第二个愿望,重返少年,只为少年。

    第叁个愿望…

    当巴西利亚的风再一次吹进圣西罗, 我就去找你。

    无数个平行宇宙中,总有一个宇宙,我会遇见你。

    我就是知道。

    我一定会遇见你。

    "Hola , kaká."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无论是红衣的游侠,还是白衣的剑客。

    我总会遇见你。

    硬币投了进去,却始终没听见入水的声音。

    许愿池前死一般的寂静,水流静止,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她,有风卷着海浪的声音,宛若是海神的战车降临,随之而来的还有女仙们的歌声。

    没投进去?这么寸吗。可可睁开了眼睛,一回头。

    我了个大X?!哔——,这是什么地方?许愿池不见了,温暖的阳光不见了,就连意大利也不见了,她现在正坐在看台上,身边坐了一群疯狂的红衣外国人,正用口音奇异的英语冲着底下的球场不干不净地喊着什么。

    球场?!(′°Δ°`)

    利物浦球衣?!(°ー°〃)

    为什么我会穿着对家的球衣?!(||?_?)

    不,为什么我会在这儿?!〣( oΔo )〣

    一段记忆涌上脑海。

    卡莉斯塔·怀特斯,英国小姑娘,父母双亡被二流考古学家兼利物浦脑残粉的单身狗叔叔领养,这一次几乎花了所有积蓄拼了老命才买来两张欧冠决赛的票以及叔侄俩往返伊斯坦布尔的机票,长途飞行没有休息就被狂热的叔叔套上球衣拖到观众席的小姑娘,在为利物浦的呐喊加油中,一不小心,过去了。

    这一过去,醒过来的就是白可可了。

    可可总算摸清了现在的状况,我,卡莉斯塔,十岁,穷的一批,现在正在2005年5月25日的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奥林匹克体育场,下面正上演这今年的欧冠决赛,利物浦对战——

    可可倒抽了一口冷气,她一眼就锁定了那道身影。

    22号。

    AC米兰。

    我他喵的来到了我男神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伊斯坦布尔之夜?!(?°?°?)

    这他妈的是什么人间疾苦?

    这场比赛被誉为史上最精彩的欧冠决赛之一。利物浦于上半场以03大比分落后,但下半场6分钟内追平比分成33,令比赛进入加时赛,加时赛仍未分出胜负,开始点球大战。利物浦于点球决胜中以32胜出,成为第50届欧洲冠军联赛的冠军。

    卡卡在今夜受到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他在一次采访中说道:“那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足球场上没什么绝对。至今我都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在6分钟之内追平我们的。虽然最后没能赢,但这场比赛使我印象深刻。”

    虽然07年,在因扎吉和卡卡一人一球后ACM21利物浦拿下欧冠完成复仇,但这场比赛依旧是卡卡职业生涯的阴影。

    现在上半场刚刚结束,利物浦看台上空被悲伤的气氛和各种垃圾话笼罩着,小部分人已经不抱希望了,只盼着杜德克能看好自家大门,别让米兰塞进去第四个球,但更多的人还在坚持着鼓励自己的球队。

    如果可可真的是个利物浦球迷,现在只怕要感动落泪了,因为利物浦下半场就要追平ACM了,看台上球迷的鼓励正是利物浦没有放弃反击的重要因素。不过她现在只能尬对口型,身为ACM的铁粉,不把《You'll never walk alone》唱出口,是她最后的倔强。

    下半场哈曼换下芬南,卡拉格兼顾右路防守。第49分钟,AC米兰传中打在杜德克膝盖上,克雷斯波回敲,卡福低射被挡出底线。

    第50分钟,阿隆索在门前28米处右脚大力低射偏出左门柱。

    第51分钟,卡卡带球反击,在禁区前沿被海皮亚绊倒——可可的心都揪了起来,差点一句F出口,海皮亚逃过了黄牌,AC米兰在左侧距门25米处获得任意球,皮尔洛横拨,西多夫踩住,舍甫琴科右脚大力抽射——没进。

    第53分钟,利物浦右路大范围转移,里瑟左侧拿球被卡福一挡,他得球再起到禁区,杰拉德在门前10米处头球吊射极为刁钻,球越过迪达坠入远角,利物浦将比分扳为13。

    利物浦反击战正式开始了。

    …

    23.

    33.

    点球决胜。

    她看不下去了,示意便宜叔叔自己汽水喝多了要去lady's room,正看到起兴的脑残粉没什么反应的点了点头,连眼睛都没从杰拉德身上移开,看着利物浦8号的眼神就像看着自己的老情人一样。

    噫。

    你对利物浦还真是爱得深沉啊,连自己亲侄女大变活魂了都没察觉。

    不过可可也能理解,有些人的亲情本来就浅,就像她还是白可可的时候,父母都更爱弟弟,对她只是淡淡的,所以她也没什么话跟他们说。

    卡卡,她很小就认识他了,在她还有资格被爸爸抱在怀里的时候,她从电视上认识了他,23号,一个替补上场,籍籍无名的小将,他怎么这样好看,神仙托生似的。

    你以后就是我白大王的人了!白叁岁从爸爸怀里跌跌撞撞地跑到笨重的电视机前,对着年轻俊秀的二十叁号,亲了下去。

    “Mua~”

    接着挨了妈妈的一个窝心脚和好几个耳光。

    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小孩子也一样,疼痛反而让她将那个背影记得更加清晰。

    没过几年弟弟就出生了,她也上了小学,对那个背影的渴望愈演愈烈,她的消息来源无非是CCTV5和喜欢足球的男同学。

    原来他叫卡卡。

    原来他是巴西人。

    原来他说葡萄牙语。

    原来他在一个叫做AC米兰的地方踢球。

    在半夜一家人都睡下的时候,她会走到客厅偷偷打开电视,调到静音,悄悄看他的比赛。

    天神下凡,不外如是。

    为了那件22号的球衣,她攒了许多年的钱,零几年的时候,市场上收废品的地方随处可见,别的小朋友在玩的时候,她去垃圾桶里翻一翻丢掉的饮料瓶,一只瓶子五分钱,一对瓶子一毛钱,十对瓶子一块钱,纸盒、报纸都能换钱,父母给弟弟零用钱的时候,怕她在外边说什么,也会给可可几块钱,她把钱一点一点藏起来,一丝一毫都不敢花。

    初中的时候,班级里有个男同学的父亲是ACM的球迷,还是一家公司的老总,经常有机会去国外,白可可硬着头皮去求同学帮她买一件卡卡的球衣,她有足够的钱,但印着卡卡名字的红黑22号在卡卡转会皇马后并不容易买到。

    男同学答应了,他不想要她的钱,只是向她提出了一个要求。

    性。

    十四岁的白可可知道了,原来身体也可以换来自己想要的东西啊。

    罪恶的念头一旦滋生,就再难被杀死了。

    她没有同意用自己去换球衣,拥有这件球衣的人有世间最美好的品格,她可以零落成泥,碾作尘灰,但不能让他的名字蒙上阴霾。

    他不是堕落,而是救赎。

    白可可不信世上真的有什么神灵,如果非让她想象出神灵,大概就是卡卡的样子吧。

    她花了叁倍的价格从一位米兰老球迷手里买下了一件22号球衣,连老球迷笑她痴姑娘,她都没在乎。

    拿到球衣的第一天,她就把它穿在了身上,她等这一天太久了。

    不过这件球衣引发了一场争夺战,弟弟强横地要求她交出球衣,妈妈和奶奶也过来拉扯她,指责她乱花钱,自己不会踢足球,乱买什么衣服?

    可可第一次发怒了,我不在乎的,你可以拿走,我在乎的,我主动给也就罢了,我不想给,你不能抢。

    硬要抢的话,我只能和你拼命了。

    我只有他了。

    弟弟被她打进了医院,胳膊打脱臼了一只,脑袋上也缝了叁针,奶奶在弟弟头被敲破的时候就晕了过去,妈妈拿扫帚打她,她没还手,加倍的都踢回了弟弟身上。

    她真喜欢这种反击的方式。

    从此白可可和家人的感情越发淡漠了,奶奶天天骂她丧门星,爸爸妈妈不和她说话,弟弟恨她但也没胆子招惹她。

    多好。

    她对亲情,也没多大要求。

    顶着抱怨声,可可一路跑到洗手间,没办法,英国人的绅士精神从来没在足球赛的观众台上体现过。

    洗手间里,她对着镜子打量起自己,卡莉斯塔·怀特斯,估计连一米四都不到,黑色的头发有点毛躁,干干巴巴的,脸倒是精致的,没什么瑕疵,就是太瘦弱了,巴掌大的小脸上几乎没什么肉,翠绿色的大眼睛可怜地眨巴着,跟饿了叁天叁夜一样,给她来副圆眼镜,都能演一出女版哈利波特了。

    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后,可可才放下了心,前世黑发黑眼美了二十七年,如果让她长成女版小罗的样子她还真接受不了。

    估摸着点球大战快结束了,来都来了,她怎么也得想办法混进更衣室里见卡卡一面。

    说干就干,可可凭着绝佳的方向感和小可怜儿的脸蛋,遇上工作人员就一顿卡姿兰大眼睛的魔鬼操作,终于溜到了ACM的更衣室附近,今夜的米兰差不多等于输了整个世界,她得小心点,拿出最好的演技,控制好情绪,要不然随便哪个球员心态崩了给她一脚,这小身板得立刻上天。

    不过…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被忽略掉了呢?

    可可低头一看,嘴里一声卧槽,穿着利物浦的球衣到ACM堵卡卡,这不等着挨盘?不成,得溜出去搞件红黑军团的衣服来。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做贼心虚(并不)的可可没跑出多远就撞见了沉默的米兰球员们,但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她像一颗红色的任意球一样扑进了离她最近的舍普琴科怀里。

    ACM7号:被疑似对家小球迷自杀式袭击后该怎么做?急,在线等。

    可可心里一抖,完了,我可能要被盘了,她缓缓抬头,和一堆米兰的球员大眼瞪小眼。

    卡卡就在眼前了!

    “小姑娘,你是要去找利物浦的球员要签名吗?”舍普琴科温和地问了一句,可可咽了下口水,乖乖地装起鹌鹑。

    核弹头啊大哥,让他盘一下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乖巧.jpg

    “只有你自己吗?你的家人在哪里。”卡卡也蹲了下来,把疑似被舍普琴科吓傻的小姑娘拉到身边。

    天神下凡,颜值暴击,当场去世。

    “我是米兰的球迷,我来这儿找你,想要你的签名。”考验演技的时刻到了,可可扑到了她朝思暮想的人的怀里。"Hola Kaká ,llamhttp://www.wuliaozw.com/ you.Eresmejor."上辈子学的那点西班牙语终于派上用场了。

    刚才视线还带着尖锐的ACM球员放松了一些,他们是受过训练的,一般不会笑出声,除非忍不住,唉,又是一个被里卡多迷倒的女孩啊,人家都是眼巴巴看着,这个倒好,直接投敌了。

    “那你为什么穿着别人的球衣呢。”对于小姑娘的热情“表白”,卡卡哭笑不得,连比赛失利的痛苦都被冲淡了些。

    “我可以把我身上的脱下来扔掉,你再把你身上的给我,我不就有你的球衣了吗。”

    天真无邪.jpg

    ACM的众人震惊了,好一个不要脸…噢不…勇敢的小姑娘。

    “你说得有道理。”卡卡起身,把小姑娘抱在怀里,看着不大点,拎着就跟没有似的。

    “不过我得先带你去找家人,Coco,你跑出来,你的父母该担心了,然后我会把球衣给你的。”和队友打了声招呼,卡卡抱着可可向工作台方向走去,他比完赛也很累了,不过谁不愿意和一个小天使一样可爱的女孩相处呢?和全队的低气压相比,小孩子简直就是天使,何况他也不太放心把可可随便交给工作人员,这里不是圣西罗,他不能保证这里的工作人员会不会好好负责。

    白可可:卡卡真是温柔又善良,说话还像唱歌一样好听,啊我死了我死了。

    “说话要算话哦。”小恶魔对着卡卡的脸就"Mua"了下去,然后缩成一团装鹌鹑。

    他还没来得及换下球衣,身上有运动过的汗水味道,可可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痴汉行为了。

    就让时光停留在这一刻吧。

    “我今天没有赢,Coco,即使这样你还想要我的球衣吗?”卡卡盘了一把鹌鹑脑袋,他以后也要和卡罗琳生个可可爱爱的女儿,最好喂胖点,这个就太瘦了。

    “卡卡是世界上最棒的球员了,全世界我最爱你!你的一切我都想要。”又是两声响亮的"Mua",她的话说的真心实意,豆腐也吃得顺心如意。

    “好啊,那就来拿吧。”卡卡哄着小姑娘,生怕一不小心给孩子惹哭了,成了战败后欺负人家小球迷的恶势力。

    卡·恶势力·卡:你猜我一脚能把你踢多远?

    还没到工作台,脑残粉便宜叔叔就冲了过来,大有跟新晋ACM恶势力拼了的架势。

    …就您这点体格,再加两个你都不是我卡的对手好吧。

    见到亲人了,可可也不好意思死赖在人家身上,又在卡卡脸上啾啾了好几下才下来,就看见便宜叔叔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

    我不过是看了一场比赛,为什么我的侄女就投敌了?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在老怀特斯痛心疾首的目光中,卡卡脱下了自己的球衣,郑重地交到了小姑娘手里,顺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很开心你喜欢我,可可,祝你开心。”

    “我会保管好它的。”可可把球衣紧紧地抱在怀里,星星眼望着比她高四个头的巴西人。“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卡卡欣然应允,这是个有趣的小姑娘,无论是她想要书信、签名还是一个进球,他都会尽量满足她。

    “里卡多,你要等我长大哦。”她对着米兰的小甜菜来了一个调皮的wink,露出了前世的招牌坏笑。

    ……

    以上的省略号来自活了二十叁年,被一个小姑娘(误)套路的单纯卡,

    “再见,Kaka.”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回家的路上,便宜叔叔一直处于痛心疾首、欲言又止的状态,可可终于忍不了了。

    “叔叔,你想和我说什么?”

    “凯莉。”便宜叔叔黑着脸说,“我不同意,他太老了,配不上你。”

    “其实是因为他是AC米兰的球员吧。”她毫不留情地点出。

    便宜叔叔的表情一下子狗腿了起来。

    “米兰有什么好,是杰拉德不帅还是卡拉格不性感?”

    可可:目瞪狗呆.jpg

    这个年代都流行强行安利的吗?

    “…叔叔,你其实是想要杰拉德的球衣吧。”

    “看破不说破,我们还能做朋友。”

    下章简介:森林里有许多大树,白可可要砍下最漂亮的一颗当圣诞树,结果分不出谁更漂亮,就一个接一个都砍了…。

    让我康康第一个砍谁(*/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