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艾 - 父母离婚记(二) 私人脑洞储藏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看到这里,想必你们应当已经明白,关于我妈占有欲很强的这件事,说句不敬我爸的话,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而且我认为,我爸对于这种事不但并不排斥,反倒是很享受。

    甚至,我觉得其实他也有一点。

    因为就在那场宴会即将结束,我准备趁着我爸去洗手间,再偷吃一块小蛋糕就拍拍手一会儿愉快地和他回家的时候,一个很帅的叔叔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真的是很帅很帅的那种。

    而且从气质到身材都和我爸截然不同。

    如果说我爸是忧郁的诗人,那这位名叫覃歌的叔叔就是流浪的画家。

    艺术家般的及肩卷发,一身黑色风衣衬得他高挑又有型,朝我露出的笑容更是显现出了他整个人的不羁与十足魅力(以上描述均为回忆,因为我记得覃叔叔后来好像又连续换了好几种造型)。

    原本,我以为这位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叔叔是来和我抢我右手边桌上盘子里的最后一块小蛋糕的。

    对此,我不免有些警惕。

    然而他却笑着告诉我,他想要我给他我妈的联系方式,因为他想进我妈投了很多钱为我爸成立的那家乐弦娱乐公司。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找我爸呢?就像你说的,这家公司是我妈为我爸开的,如果我爸让你进,我妈肯定也会同意。

    我一边鼓着腮帮子快乐地吃着我的小蛋糕,一边抽空问他。

    帅叔叔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答道,你爸不会同意的,因为我和他可是死对头啊。

    啥???

    我愣了。

    我爸有死对头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好吧,说起这件事,其实还是一个误会。

    覃歌叔叔严格说起来其实是我爸的师兄。

    因为他们俩都曾在一个师门下待过,不过由于性格以及时间太忙等多方面原因,彼此之间并不算熟悉。

    后来一个后脚跟着前脚紧接着出师入行,并随之声名鹊起,都获奖无数,再加上两人都是颜值上佳的作曲才子,渐渐地,网友和粉丝心里不免有了比较。

    尤其是在他们发现,覃歌叔叔不仅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音乐制作人,而且唱歌也不比一般歌手差,但另一边的我爸就只是个光秃秃的作曲人的时候,内心的对比不禁更加强烈了。

    慢慢地,在两边当事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网络上的粉丝们就已经为他们不知道掐了多少次架,撕了多少个号,最终竟逐步演变成了界限分明的楚汉河界。此后,只要每次一方因为作品获奖而欢呼雀跃之时,就必然会迎来另一方无穷无尽的的抨击和谩骂。

    虽然关于粉丝掐架这些事,后来在我和覃歌叔叔渐渐熟悉后,他还直呼委屈,朝我大吐苦水。

    说他不知道为了维持他和我爸的师门情谊删了多少次评,控了多少次场,然而却都是杯水车薪,镜花水月。

    因为有我爸这个不回应,不配合,不发声的超级甩手掌柜存在,让他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功,彻底沦为了阳光下虚幻的泡沫。

    甚至,在他一次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倡导粉丝要“退一步海阔天空”“手拉手才能画出同心圆”后,有几个铁粉竟怒而转黑,说他越活越苟了,上了年纪就开始犯怂,各种巴拉巴拉回踩他。

    对此,我可是听得目瞪口呆,但想了想,还是没把我爸可能在你要我妈电话前,都不记得你叫什么的事告诉他。

    否则他又得拿起他的大碗吨吨两斤白酒下去了。

    说实话,除了对我妈热情了不止一点,我爸在对待其他人上是真的佛。

    反正我从小到大就从来没见他对除了我妈的别的什么人上心过。

    至于我吗?

    哈哈,还是有一点点啦。

    虽说我是比不上我妈在他心里的至高地位,但好歹也是亲生女儿不是。

    说远了,说远了。

    总之,我后来还是把我妈的号码告诉了这位帅叔叔。

    虽然原因那里我听得稀里糊涂不甚了解,但看着他萧瑟沧桑的神情,我还是适当地露出了一点点关心和同情。

    毕竟把我爸视为对手的人可能多了去了,但我记得我爸那张飞镖盘上可没有一个中文名字,好多都是日文和英文。

    看着他心满意足离去的身影,我很高兴我为我妈赚钱的宏图霸业贡献了一份小小的力量,同时心想,我爸肯定就像我想的那样,是不在意的。

    然而,当我转身看到我爸震惊的表情时,我也同样震惊了。

    没想到老爸你竟然是这么在意的吗?

    对此,我慌了,老爸肯定听见我给他号码了。

    一时间,我有些心虚地不知道解释什么才好。

    说我不是因为觉得你的死对头长得很帅,必须得让他加入你的公司养眼我和一众阿姨们,所以才把我妈的电话号码给他的吗?

    可事实上,我渐渐发现,我爸看我的神情比将军发现自己的下属里乍然出了一个叛军奸细还要可怕。

    我一头雾水地被脸色阴郁的他气冲冲牵回了家。

    直到后来我妈有一天晚上回家,我爸悄悄告诉我,要让我将功补过。

    ???

    将啥功?补啥过?

    随后他仿若小偷一样偷偷摸摸的行为举动告诉了我答案。

    他先是我让我站在我妈洗澡的浴室门口替他“望风”,我哦了一声,懵里懵懂地照做了。

    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我爸拿出了我妈的手机,嘴里不停念叨着上次宴会最后出现的那个覃叔叔的名字和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手不停地不断往下翻。

    我搭起板凳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不仅翻了我妈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和短信,还翻了微信微博腾讯,甚至连工作通信软件我爸也仔仔细细地浏览查看了一遍。

    终于,他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转头朝我笑道,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我震惊地把板凳归位,同手同脚地走回到我的卧室。

    后知后觉想到,原来我爸当初的眼神是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啊!

    对此,我不禁庆幸,还好我当时留了个小心眼,给的是我妈的工作号码,不然我如今可能就不能将功补过,反而是被迫上演一出温酒斩华雄了。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我震惊地知道了我爸也会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后,我爸竟然破罐破摔,让这事慢慢演变为了我妈每次回来必备的常态。

    害得我自认是一个正直不阿,宛若乔峰般清风霁月的叁好学生,结果也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被迫和我爸同流合污,认命地替他望风站岗。

    所以,在我家就变成了这样一种情况——我妈是正大光明地查岗,而我爸,则是在背后偷偷摸摸地吃醋。

    一个对此当睁眼瞎摆明了纵容,而另一个显然也是乐在其中。

    总之,从小到大我吃他们俩的狗粮已经吃成了习惯,一天叁餐,顿顿不落。

    所以到了今天,从被冠上秦这个姓,甄这个名开始,一点点被迫沦为他们连载爱情故事读者的我,一时之间是很难接受自己每日必看的千字小故事突然宣告大结局,而且还是以着BE收场的形式。

    是啊,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要离婚了呢?

    我呆呆坐在空无一人的客厅沙发上,就在几分钟前,我妈如同订合同般留下一句“我会让律师早点把协议拟好”后便出门坐上专车径自离开,而我爸则是一声不吭地闷头上了楼。

    最终,独留我这个局外人在这里,百思不得其解。

    说实话,我感觉我妈所说的我爸嫌她烦这个理由根本无法说服我。

    没道理我爸这么多年都跟偷了蜜一样让我妈各种管,而如今却转口开始嫌弃我妈各种烦?

    我想,只可能——

    要么是他被人魂穿了,要么就是他最终也沦为了那些贪鲜的色大叔,没经受住诱惑,魂被外面的小妖精勾走了。

    总之,都是魂已经不在我妈身上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义愤填膺地猛然起身。

    抬脚便朝楼上我爸所在的工作室走,急切到把楼梯踩得嗒嗒作响。

    我想,如果是第一种,我会想尽一切方法,用尽所有手段把我爸的魂魄给招回来。

    但如果是第二种……

    那就对不起了老爸,我不仅会站在我妈的身边,联合律师让你净身出户,同时还会让你和外面的小叁赔上一大笔精神损失费,最后我还会把你带去旁观我妈和她未来新欢的婚礼。

    甚至,我还会让你亲耳听见我叫别人爸爸。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