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艾 - 父母离婚记(八) 私人脑洞储藏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我学着他方才的欠揍模样,环抱起双臂挑眉看他,语气饱含不愉与嘲讽。

    程少爷您一路跟着我——是想等会儿在卫生间跟我打完那天早上没能打完的炮吗?

    你觉得呢。

    程意诺轻轻一笑,笑得温暖又好看,可在我的眼里却是碍眼至极。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不能再和这货浪费时间了——

    心一发狠,我快速侧身用右手臂把他抵在一旁的墙面上,左手猛地拉住他的衣领朝我慢慢靠拢,同时紧紧凝视住他的眼睛。

    你想干什么?

    为什么找上我?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联想之前的种种,我在心里预想了叁个问题,但最后我只问了最后一个。

    毕竟快刀斩乱麻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追求任何过程,单刀直入,直取最后的结果。

    程意诺似乎是被我如此直白明了的话弄得愣怔了一瞬,随后他笑——

    你的心。

    呵。

    我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

    这货是被狗血偶像剧荼毒多了吧?

    刚刚一句“女人你引起了我的兴趣”就已经足够让人无语了,现在又在这里跟我整这出。

    想要我的心,你咋不上天呢。

    我随即斜睨他一眼,然后毫不留情地嘲笑出声。

    建国后不许成精,你以为你在演画皮里的狐狸精吗?

    我的话音刚落,程意诺便扑哧一笑。

    低头看向我的那双好看桃花眼里蕴满了无边的明亮笑意。

    你果然很有趣。

    说着,他越发低下头,凑近了我,用好听至极的磁性嗓音在我耳边慢慢低声轻喃。

    秦甄,做我女朋友吧。

    我也想听你写给我的歌,等我们结婚了,你可以天天写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每一个爱情故事……

    ???

    桥豆麻袋——

    等等。

    什么情况?

    霎时间,我十级懵逼。

    尼玛不就是打了个炮吗?

    怎么突然上升到要做女朋友的地步了?

    甚至还招呼不打一声地,就把结婚后的事都给我考虑安排好了?

    征得我这个当事人同意了吗?

    而且我真是谢谢您大爷的,还天天给你写歌——

    您多大脸呐!

    玛德,这就是麻省理工的双学位高材生?!

    敢情思维都这么发散?

    想到这里,我倏然放开拉着他衣领的手,一边从衣兜里掏手机,一边抬眼认真看向他。

    行,你别废话了,你们医院电话多少?

    我问问你是不是从他们里面偷跑出来的……

    我忍不住在心里惋惜,脑子这么瓦特,估计是读书读傻了。

    毕竟俗话说得好,天才和疯子往往只有一步之遥。

    就是挺可惜这张帅脸和这么好的学历与家世,啧啧,浪费了……

    或许是我毫不掩饰的目光太过赤裸,程意诺盯着我静静怔愣了一瞬,随后大笑出声。

    哈哈哈……秦甄,你真是比我想象中还要有趣。

    谢赞,你也比我想象中更像是个神经病。

    闻言,一脸面无表情的我不禁在心里无语吐槽。

    果然是在国外待惯了的人,笑点这么低。

    不知道我现在要是来段即兴相声,这货会不会干脆把他的嗓子眼给笑出来……

    所幸没过一会儿,盎然肆意的笑声渐低。

    难怪林濯会对你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当然,如果是我,我也舍不得忘了你。不,我想我更可能,根本就不会答应和你分手……

    他这番喃喃自语的话让我倏然打起了精神,一下子直立起耳朵。

    虽然整段话程意诺说得分外缱绻诱人,但我现在对他已经产生抗体了。

    对我来说,里面值得听的或许也就只有开头第一句。而后面的那一长串,几乎都是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的废话。

    林濯……

    说实话,这名字似乎有点熟悉,让我想想是谁……

    噢——

    许久,我终于从脑海里的某个犄角旮旯扒拉出一张俊朗帅脸。

    哦,是他啊。

    印象里似乎是……一个眼里心里都说喜欢我,却又转头和他后妈带来的没有血缘的妹妹滚在了床上……最后还倒打一耙,说是我先背叛他的倒胃口渣男。

    不过,按正经的时间顺序来说,他其实是我的初恋诶。

    ——可那又怎样?

    他不过是运气好,让时间把他安排在了其他男人的前面,从而才占了我第一任男友的名头罢了。

    就这么个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渣男——我还得感谢他那个病娇妹妹当年主动出击把他给打包带走了,不然我还得继续跟个傻帽儿似的被蒙在鼓里和他俩各种“叁角恋”纠缠。

    这种情况……

    光是想想就有够恶心的。

    我抬眼问程意诺。

    怎么,林濯和乔淼还没结婚吗?

    刚一说完,我就忍不住在心里“哟喂”一声。

    不是惊叹我的记忆力之好,到了今天还能记住这个把我绿成绿巨人的小绿茶的名字,而是——

    好家伙,我现在才发现这对相亲相爱兄妹的名字是妥妥的情侣名诶。

    啧,果真是天造地设的天贱绝配。

    程意诺随意地抱胸倚靠在墙面上,眼神却一瞬不瞬地紧盯着我,像是在观察我的每一个表情。

    对此,我当然选择了绝不能亏本地反盯回去。

    直到他似乎确定不能再从我脸上看出点什么,方才低头轻轻笑了笑(我总觉得他是被我澄澈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了,没办法继续坚持下去了才放弃的。但每次谈到这里他总是矢口否认,不过反倒是让我觉得我的想法就是真相,哈哈)。

    随后,他抬头问我,语气淡淡。

    你很在意?

    我……我无语了。

    我总算是感受明白了,这丫的就是来针对我的。

    我说东,他指西。

    刚刚在雅间里我答应会去参加婚礼,他却偏偏在背地里用极其欠揍的语气跟我唱反调。

    现在呢,是他故意先跟我提起林濯那个渣,我只是对此随便提了个我比较感兴趣的问题,他也都能找出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来堵我——

    没错吧,是针对吧?

    因为如果这都不是针对,那还能是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于公,这是程叔叔的儿子,为了今后一家人的和睦相处,退一步海阔天空。

    于私,秦甄你是一条爱好和平的咸鱼,在没有修炼成大龙王之前不要轻易动怒——

    于是,我答。

    ……也没有很在意,只是想起来了,就随便问问。

    然而,我自以为真诚无比的回答却没能讨得眼前这只我修炼成大龙王路上的拦路虎的欢心,程意诺脸上那副极其欠揍的淡淡神情一如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变化。

    玛德!

    大少爷您可真是个难伺候的主儿——早知道会这样,我刚才就该什么都不管,一口答应做他女朋友,然后再借着这个身份好好折磨他个几天几夜。

    不过现在……做什么都晚了。

    我在心里哀叹一声,不管怎么说,生活还是得继续过下去的,合理改善关系,估计得从一个主动的低头道歉开始。

    稍微组织了下语言后,我开始磕磕巴巴主动认错。

    那天早上的确是我不对,是我没考虑清楚……把你一个人扔在了我家里,却连一句后话也没有……对不起……

    终于,程少爷的阴沉脸色肉眼可见地变成了雨过天晴,甚至在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草草收尾,最后只能干巴巴地做了个“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的保证后,他竟然还轻勾嘴角,露出了起初的漂亮帅气的笑容来。

    然而这个时候,我却品出了几分不对劲。

    这场景……

    怎么这么像电视剧里出轨的渣男跟怒气冲冲的妻子再叁保证,今后一定不会再犯的八点档剧情?

    喵了个咪,顿时,我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禁暗恼自己,明明是做音乐的,偏要学搞表演的专业演员加戏——这下翻车了吧?

    该!

    尴尬之余,倏然间,我灵机一动,朝着程意诺走近一步,脸上露出讨好的微笑。

    不气了吧?

    闻言,程意诺成功被我转移了注意力,弯唇笑了笑,随后侧头抬眼看我。

    你觉得呢。

    呵,又来?

    我笑,露出八瓣洁白的大白牙。因为已经做了提前预判的我,早已为此准备了一招堪称完美的回击必杀技。

    No,no,你不对……我不要我觉得,我要你觉得。

    话音刚落,我便如愿地看到某人那张丝毫不比欧美男模差的俊脸上明晃晃的帅气笑容猛地一滞。

    哈哈,显然是被我全然脱靶的完美回击打了个措手不及。

    顿时,我昂首扬起下巴,得意地笑。

    小样儿,就凭你,还跟我斗——

    大爷我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上网冲浪,在我开了无数个小号帮着覃歌叔叔舌战群儒,嘴炮天下,为他收复半壁江山的时候,你小子估计还在你家院子里玩泥巴呢。

    不过我也深谙做人不要太得意,否则迟早遭报应的道理,微微收敛了自己嘴边的那抹灿烂笑容,深藏功与名,随后转头示意他和我一起回去。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也就这会儿一个普普通通转头说句话的功夫,我竟然能被人给偷摸着亲了一下。

    ?

    温暖湿润的触感稍纵即逝,我下意识地伸手抹了把嘴,认识到自己真的是被人唇对唇地亲了一口,随即抬头一脸不悦地问。

    干嘛偷亲我?

    程意诺原本还笑着似乎打算说点什么,但见状,顿时也不笑了。径直盯了好几眼我擦嘴的那只手,许久之后,笑容才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不过,显然只是浮于表面。

    如果你非要计较的话……刚刚你也亲我了,而且亲得比我用力多了。

    闻言,我立即义正言辞地反驳——

    我那是………

    然而刚起了个开头,就词穷了……尴尬。

    好吧,我承认他说得没错,我确实是亲了,也亲得很用力。可我那是为了捉弄他,想走一个独辟蹊径,再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从而来反击他的报复——可没什么别的绮念或是龌龊想法!

    关键是,我秦甄是那种人吗?

    但很快,一个又一个扑面而来的铁证事实告诉我,自从我一时冲动亲了程意诺的那一刻起,我就可能,也许,大概,暂时是甩不掉这个虽然长得超帅,持久度超长,却既神经不说,还作得不行的迷人烦人精了。

    果然俗话说得好,冲动是魔鬼啊!

    至于其他的具体证据……你们可以参考我和他接下来的对话(然而,后来更有大量事实与证据告诉我,这位少爷比我想象中还要更神经和更作,不过唯一一点好的是,我俩玩起扮演play的时候非常愉快)——

    事实胜于雄辩,秦甄,你亲也亲了……

    等等,你听我狡辩——好吧……我承认我刚才的行为与做法有些欠妥,我不该见色起意亲了你,还亲得那么用力……对于我的不当行为,我一定会全权负责,不管是要道歉还是赔偿金,只要是在适当合理的范围内,我都会无条件接受……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如果我说我只想要你赔我一个女朋友呢?

    谁?你喜欢哪种类型的?我们国家的还是国外的?

    ……你觉得呢。

    好了,OK,我懂的。为了避免后续不必要的麻烦,劳烦亲亲具体说一下您的要求呢,我们好安排专业人员尽快为您量身定做呢……

    哦?那能做得和金音奖获得者秦甄一模一样吗?我的要求是,每个部分,每个部位,都必须一模一样,就连头发丝,也得是一样的根数。

    ……亲亲,非常抱歉,我们目前的技术很大程度上还达不到您想要的要求呢。

    哦,达不到没关系,你们把真人送来就行,其他的我都可以不追究。

    ……友情提醒亲亲,人口贩卖是犯法的呢,我们都是守法公民,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呢……

    既然是这样的话……好吧,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了,我就只好回去向我爸爸和甄阿姨坦白,我和她不久前曾有过一段的事了——

    闻言,我霎时唰地抬起头来,一脸震惊。

    靠——

    年轻人你不讲武德啊!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不好吗?干嘛动不动就威胁要跑回家找家长——

    何况出来……约炮闹到找家长,你不嫌丢人我嫌丢人啊!

    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理智一点!就我俩现在,这是能说的关系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