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酌 - 仓皇逃离自己的心悸。 镇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抓捕厉骞一行人的行动定于周二上午十一点拍卖结束后,说来可笑,无论警方在拍卖行内提前部署的便衣,还是厉氏财团上上下下那几个有关犯罪的重要参与者。

    每一个人同汤曼青这位情人一样,或多或少,都已经知道了厉骞的真实身份。

    他们每一个人,对他这个替身都没有善意,充其量,是冷眼旁观的利用,当然,更多是除之后快的恨意。

    想要他死的人太多。

    前一晚邵警官还在反复同汤曼青确定抓捕细节,以及她的心理状况,为了完美实施计划,警方要她一早临时称病,借口身体不适留在酒店房间等待一切行动结束。

    绝对不可以打草惊蛇。

    以为自己会彻夜不眠,可是习惯是种强大的力量,昨天晚上汤曼青和厉骞就像平常一样,一起用餐,洗漱,拥抱,亲吻。

    甚至睡前他们因为厉骞要比对拍卖最后条款的关系,竟然都没有做爱做的那件事。

    厉骞在书房里使用电脑,汤曼青就在他旁边的沙发上躺着读宗白华先生的《美学散步》。

    从画美读到人美再到音乐的美,可手指夹在油墨味儿的纸张中,汤曼青却发现她眼里所有的美都在不远处厉骞的身上。

    窗外在下着湿润的小雨,开一半窗户,任由细细的银丝滴答在半透明的纱帘上。

    文字在她虹膜好像风筝摇晃,她闻到湿润的泥土气,脑中则在思索,如果厉骞没有经历那些可怕的整容手术,又会拥有什么样子的下颚同微笑。

    邵怀玉拿给她的卷宗,只看过一遍,她却将对方小时候的照片复刻在了眼底。

    骨瘦伶仃的小男孩,干干净净地望着镜头,皮肤太白了,一双狐眼在一堆合照的孩童中轻易脱颖而出,抿着的嘴角略显紧张,可从眉眼到下巴,都那么柔软的让她欢喜。

    像只乖巧的小狐狸。

    身体太能反应思想的异动,合上书,她已经忍不住在清冷的雨夜钻进他怀里取暖。

    手指一点点抚摸他的脸颊,似乎是想通过骨头找到真正的他,也许之后警方再努力一点,可以帮他找到真正的父母,他大概也就不会这么孤单。

    “疼吗?”本来从音乐后这几天后,汤曼青就有些过分粘着他,能说再见已经是惊喜,可现在厉骞算作是受宠若惊,听到汤曼青这样问时,想也知道他心会有多紧张,即便后来怀里人笑着补充问他:“我是说上次在云城受伤很痛吗?”

    胡乱敷衍几句,电脑都没关,厉骞就手忙脚乱地说自己出汗,要先冲个凉水澡,仓皇逃离自己的心悸。

    厉骞人走开,但汤曼青还窝在有他体温的椅子上,随便最小化面前的表格,打开网页竟然发现自己以前留学时经常会上的论坛。

    打开“在德华人之家”,想都没想,她指尖轻轻敲击键盘输入密码。

    随便打下一串数字,是卷宗内厉骞“母亲”的忌日,没想到界面竟然立刻进入私人账户。

    厉骞身上已经没有什么警察需要知道的秘密了,可是汤曼青还是将脸贴在了屏幕上,一点点偷窥他曾经在论坛发过的帖子。

    怪就怪男女之爱是占有吧,她做不到像他那样坦然,原来要她去爱上一个人,竟然是像囚笼般自私,想要将对方的过去和未来都通通圈养。

    厉骞的个人空间内像是写日记,一开始多数是自杀经历,后来则是恋爱小白的十万个为什么。

    前面部分的内容太沉重,大约不适合今晚阅读,汤曼青就点开最近那几篇语调轻快的来看。

    与她见面后,厉骞发帖询问情感板块的网友,知不知道为什么优秀的女孩子会喜上无恶不作的渣男。

    与她第一次做爱后,厉骞则不知廉耻地像有经验的网友讨教能让女孩子在床上舒服的技巧。

    再然后,他俨然将个人空间当做了心情日记本。

    汤曼青第一次说爱他,第一次偏袒他,第一次为他挡酒,第一次在他面前毫无保留地穿脱衣服,甚至还有那天,汤曼青中场离开了座位,他有多失落。

    每一次她不在乎的瞬间,都被对方珍藏起来,当做宝贝一点点品味。

    甚至他过分秀恩爱的行为得到了众多男网友们的唾弃,他们喊他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可厉骞竟然也有顽皮的一面,大咧咧地赏他们一句七字回复,“你们就是嫉妒我。”

    看着看着,汤曼青忍不住要笑,但笑的时候,心口却挺疼。

    真是个傻瓜,明明一身烂漫却要演这么一个恶人角色。

    好在她比傻瓜机敏,等到对方湿着头发重新走回来,她已经结束了侵犯对方隐私的行为,又重新假惺惺地躺在沙发上读她的美学书刊。

    顺便将她光裸的小腿搭在他的膝头,懒洋洋地讲一句:搞快点,困都困死了。

    首-发:po18me. (po1⒏ 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