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姬流苏 - (五十六)她的愧疚上 天生一对(论风骚妖精如何勾引高冷总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电梯门关上,上面的数字开始往下跳。

    阮澜收起刚刚调侃女儿的俏皮,认认真真地考虑起她说的话。

    真是像爸爸说的,雅雅命中注定的姻缘是个姓裴的女人啊。

    姓裴,姓裴……

    稍稍有点在意,阮澜默默想着,此时电梯门正好打开,她一眼看见了裴锦夕。

    她提着两盒灌汤包,身上是件白色的短袖T恤,印着一个大大的史努比。

    下面是干干净净的蓝色牛仔裤,打扮就是清爽的大学生感觉。

    她不认识裴锦夕,不过第一眼觉得这女孩长得很标致,五官漂亮极了,气质卓然。

    阮澜与她擦身而过,走出几步后猛觉得眼熟,回头的瞬间电梯门却已经徐徐关闭。

    数字往上跳走,阮澜微微皱眉,感觉刚刚女孩自己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

    突然想起自己妹妹欧阳闵买的人物周刊。

    她们两姐妹打一个娘胎里出来,分别随了父母的姓氏,虽然都继承了家学中医,不过阮澜喜欢看欧美的帅哥八卦,欧阳闵则喜欢买周刊杂志,尤其是人物。

    她经常买黎城周刊,阮澜上次不经意瞟了几眼,某页的封面就是刚刚那个女孩。

    标题叫什么来着,好像是黎城首富之女。

    裴什么夕?

    “她叫裴锦夕。”

    女儿的话在耳边响起,阮澜恍然大悟,继而想到了刚刚的女孩。

    雅雅上床的对象是她?

    长得是挺好看,可感觉有点疏离,不对,是看着就不像是会滚床单的啊。

    电梯层数的数字果真也停在万俟雅住的楼层,阮澜操心地叹气:

    跟禁欲的女人上床别累死才好啊。

    这么关心女儿性生活的妈,以至于万俟在上头打了好几个喷嚏,裴锦夕都以为她感冒了。

    这家灌汤包确实是名不虚传,皮薄馅儿大,汤汁丰富,两个人就着蘸水各自吃了十个。

    刚好不浪费,吃完以后裴锦夕主动收拾空掉的餐盒,把蘸水通通打包扔到塑料袋里。

    真的是很有风度的小裴总,万俟雅藏着小心思,趁她收拾,便从后头抱住她的腰。

    “小夕~”

    “嗯?”

    “你今天有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满怀期待,万俟雅有点心跳,她柔柔贴着裴锦夕的后背,手臂稍微收紧。

    她想自己肯定脸红了,然而裴锦夕并无什么波动,反倒是奇怪,“我?没有想说啊。”

    “……”

    什么氛围都瞬间没了,万俟雅简直要被裴锦夕气到胸闷。

    忍了忍才没锤她,“小夕小夕,你陪我去公园散步嘛,难得有时间的~”

    再一次软糯糯地撒娇,裴锦夕很迁就她,笑了笑,“好,等我洗个手。”

    把收拾好的餐盒放进塑料袋打包拎到门外,万俟雅去换衣服,裴锦夕在厨房仔细地洗干净手,她对手总是格外洁癖。

    半小时后,两个人出了门。

    裴锦夕本来想开车去,可万俟雅想去的地方是几公里的公园,那附近不好停车。

    距离不算远,今晚又晴朗得很,裴锦夕想了想,干脆扫了辆共享电动车。

    熟练地撤掉支架,她转动车头把车推过来,长腿一跨,招呼万俟:“上车。”

    堂堂的小总裁竟然会骑电毛驴,动作还这么熟练,万俟雅觉得自己对“有钱人”的印象受到了冲击。

    裴锦夕手握车柄已经准备好了,转头看万俟雅居然还在发呆,不禁好笑。

    “不放心啊?”

    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裴锦夕自己比了个赞的手势,“我不会翻车的啦。”

    “噗……”

    万俟雅有点儿忍不住,此刻某人骑着小电驴,怎么看怎么像车站拉摩的的师傅。

    但还是不打击她这不符合总裁气质的形象了,万俟正好也没穿裙子,很方便地跨到裴锦夕后头坐着,轻轻搂住她的腰。

    裴小师傅开心地笑笑,一扭车柄,小电驴突突突地往前开走。

    晚风习习,骑着电驴的美女也是黎城夜里独特的风景线。

    几公里的路也就是十几分钟,裴锦夕把小电驴骑到附近的停车点,潇洒地刹住。

    “怎么样?”

    单脚踩住地面,等万俟下去了,她便十分自豪地,“我技术是不是很好?”

    可爱又骄傲,万俟雅微微一笑,突然凑上前,对准她的脸亲了一口。

    “送你个香吻当车费啦~”

    “……”

    夸得大大方方,裴锦夕却一下子脸红了,紧张地看看周围,没被人瞧见吧?

    这下真像“摩的师傅”了,还是个被美艳顾客啵在脸上的师傅。

    下来锁了电动车,裴锦夕的脸还是微红,只能刻意和万俟雅拉开一点距离。

    这女人一点不知道收敛,别是待会儿当着广场舞大妈的面儿扑倒她啊。

    只管在前头大步流星,万俟跟在后面不断地想翻白眼:丫的,这是跟美女出来散步的态度?

    有时候真能被裴锦夕气着,万俟雅正想叫她等等时,脚后跟突然一疼。

    许是这双小白鞋许久不穿了,竟然磨脚,这才走没多远就疼了。

    不能不慢下来,万俟低头看了一下脚后跟,再抬起头的时候裴锦夕就没见了。

    人群茫茫,哪有她的身影?

    这女人迟钝得跟什么似的,万俟雅一下又给气着了,脚后跟都好像更疼了。

    只能自己挪到路边的花坛上坐着,她弯腰摸着脚后跟,心里又把裴锦夕埋怨了一遍。

    没心没肺的小家伙!

    然而找不见人,万俟雅一边到处张望,一边又委屈:不就亲了一下吗?难道真把她丢下不管了?

    头一次那么沮丧,路边人来人往,出双入对,衬得她更是形单影只,凄凄惨惨。

    可以打电话吧又不想,万俟咬唇盯着地面难过,想:有本事别回来!

    做爱丢下她,散步也丢下她,干脆……嗯?

    眼前忽然多出一个大大的,圆圆的椰子。

    棕色的外壳光滑油亮,上头开了个孔,插着一根吸管。

    “口渴吧,”裴锦夕低头看着万俟,笑容灿烂,“晚上吃的灌汤包有点盐重,这个解渴。”

    万俟雅完全愣住了,她走那么快是为了去买椰子给她喝?

    大脑空白一样,她盯着裴锦夕不知道该说什么,“小夕……”

    “走这么慢,果然是磨脚了吧。”

    裴锦夕把椰子塞到她手里,蹲下身,脱掉万俟雅的鞋子,仔细看了看她的脚后跟。

    “出门的时候就跟你说穿个袜子嘛,还有这鞋,没适应干嘛穿出来散步。”

    自顾自说着,裴锦夕摸出一个创可贴,撕开,轻轻地贴在万俟雅磨伤的地方。

    “好了。”

    指腹按着贴稳,裴锦夕仰起头,眼神干净又温柔,“这下好多了吧?”

    似乎特意带了创可贴,万俟呆呆地望着她,久久没有挪开视线。

    风轻轻地吹,顽皮地弄乱裴锦夕耳边的发丝,她用手一捋,将它们顺到耳后。

    棕色的发丝轻盈飘动,她左耳垂上的钻石耳钉若隐若现,微闪的光芒像是天上的星星。

    面前的女人如此温柔细致,万俟雅忍不住伸出手,想摸一摸她的脸。

    裴锦夕却不着痕迹地躲开,站起来坐到万俟雅的身边,若无其事。

    “椰子汁味道还可以吗?”

    “……”

    心微微颤抖,万俟雅悄悄捏起拳头,食指往掌心狠狠地掐了一下。

    她究竟是无意,还是有意?

    先前便压抑着的不安重新扩散开来,万俟忽然没了兴致,望着眼前的热闹只觉寂寞。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她的内心多么渴望裴锦夕对她说爱。

    可身边的人毫无表示,万俟咬了咬吸管,终于觉得累了。

    鲜美的椰汁顿时无滋无味,她偏过头,勉强地笑笑,“小夕,我想回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