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鬼吹灯 - 第八十二章憎灵山童女宁自绝怜众生仙佛赐真 越鸟传 (1V1, H, 古言,志怪)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越鸟乍听了此言几不敢信,眼看着青华从怀中掏出一副赤色肚兜来,又亲眼看见了那禅裤掩盖下的一双红绣鞋,这才瞠目结舌的指着面前的无来老祖说:

    “你!你到底是谁?!”

    那薄如蝉翼轻若无物的肚兜慢慢悠悠落在了地上,无来面露苦涩,合掌闭眼,叹到:“众生皆是佛,无处不极乐。”

    越鸟闻言怅然——这所谓的无来老祖,八成是雷音寺走失的童女。她有如此慧根,想必是常听我佛宝音。可是她如何落在这里,又如何背离灵山,却实在不知。

    “我只问你,你为何背离灵山?”

    越鸟心中不舍——这无来实在是没有什么错处,她在此修庙弘法,一没有巧取豪夺,二没有伤天害理,叫她如何忍心责备?可是灵山正如九重天一般,来来往往皆有定数,哪里容得童儿走脱?难怪这无来浑身的金光,她可真是如来佛祖近前的人,做了化身哪里是越鸟区区一介妖仙能看破的?便是青华也照样不识!

    那无来倒是坦荡,她见瞒不住,面对越鸟行了个礼,口称明王殿下容禀,随即将自己如何失手摔了大雄宝殿的门栓,如何被罚去霄汉殿苦守一一道来,却偏偏不提她毁了佛祖金莲——

    这天下间若说有谁对越鸟和青华二人的宿世孽缘一清二楚的,如来佛祖和玄鸟凤凰自然是首当其冲,其次就是当年受了佛祖亲诫的观世音菩萨,可若是要论这第叁人,无论是玉帝叁清,乃至于是青华和越鸟二人,恐怕都不及这佛祖座前捧灯的童女知道得多!那日观世音受诫,听如来细陈叁界同根劫之凶险,这童女可就在近前!她侍奉已久,对越鸟的身世,佛母的计较皆是一清二楚,若是要论心中的灵通,恐怕就是佛祖爱徒金蝉子都要逊色她二分。她毁了佛祖金莲之后,顿时大悟,知道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更有甚者,她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是这叁界同根劫之中的一环。

    可既然是命数所定,为何她还要受罚?这就是她最厌憎灵山的地方!

    越鸟听了这童女所言,不知道她有所隐瞒,心有二分的怒意,责到:“尔千年蒙恩,一朝不忿,便要弃灵山恩情于不顾吗?”

    岂料无来听得此言,仰天长啸,虽是没有露出真身,那金面佛陀相却露出叁分女子娇嗔来:

    “殿下好问,倒不如问问自己?殿下千年蒙恩,一朝动情,难道不是也将灵山弃之不顾了吗?!”

    越鸟跌落在地,面如死灰,她早该知道,这童女颇具慧眼,不怪她说出这样诛心的话来,要怪只能怪自己难绝六意,情根深种。

    “大胆!你少说些废话强词,本座懒得听你!本座这便召唤灵山护法,等他来了,再说这灵山出的什么高徒!”青华听这童女挑唆,再看越鸟花容失色,面如死灰,叫他如何能饶?

    可那无来千不怕万不怕,就怕灵山将她捉回去治罪,她一来不服,二来不敌,就算是要死,她也要死个痛快,绝不能受这些虚情假意的佛陀的诛杀!她眼看青华就要掐咒念诀,不顾实力悬殊,扑上前去就一掌劈向了青华。

    可她区区雷音寺一童女,哪里是这青华大帝的对手?青华略一闪身,叫她扑了个空,随即一摆手,就将这童女打的飞出去二丈有余,直落在了那无莲地门口。

    与她一起被打出去的,还有白元。

    原来说时迟那时快,白元听得二仙质问无来,虽然听得不甚明白,却也知道这二仙来者不善。它并非没有慧根,眼看那老神仙拿出女子贴身衣物,又见了无来身下五寸金莲,便知道它这师父其实是个女身假扮的佛陀。

    可她依旧是它的师父,依旧是庇护它,保护它,指点它的恩人。

    眼看着青华的法术直扑无来,白元蹿上前去就护在了无来的面前。可是青华大帝实在厉害,白元非但没能护住无来分毫,还叫青华一股仙气攻破了化形,露出猴身来——只见它是个颇大的白猿猴,白毛红面,尖嘴猴腮,面生獠牙,尾长腿短。

    而它身后落在地上的无来也破了金光化形,露出真身来——那不过是个十七八的女童,脑袋上是双螺髻,身上是一身驼色僧衣。无来吃了青华一点,口中吐血不止,她虽然常在佛前听经,却无甚修为,便是连青华的半点法术都经不住,此刻已经是垂垂欲坠。可饶是如此,她依旧是不怒不怕,面上只有苦涩,半点没有埋怨。

    白元将奄奄一息的无来抱在怀中,口中急急呼唤,而那无来却毫不理会,只对着越鸟略招了招手。

    越鸟见无来气若游丝,心中十分不忍,只以为她是要求救,随即连忙上前看护。

    “你别怕,我这便救你!”越鸟说着便要以真元相救这素不相识的童女。

    “殿下别费心了……我情愿一死……也不愿再回灵山了……”无来按住越鸟的手,使尽了十分的气力趴到越鸟耳边说:

    “殿下千万记住……叁月叁,殿中殿,花非花,言真言:唵,呼嚧呼嚧,社曳穆契娑诃。”

    越鸟听得清楚却毫无头绪,正要发问,只见无来张嘴吐出一大口血,不顾满口的黑红血腥,对着青华叫到:

    “青华!你我同病相怜,既然命属天定,何必天数不容!”

    青华身形一颤,心中有惊又怒,惊得是这无来好通透,一语便道破了他心中的不甘——既然一切都是天数所定,天数又何必来罚他?叫他和越鸟不得善终,不得两存?怒的是这庭中信徒原本是无比的虔诚,偏偏见了这无来露出女相便作鸟兽散,各个如同逃难一般,片刻之间,这净光寺中无论香客徒弟,竟只顾逃窜!

    无来环视四周,见身边除了白元再无他人,随即仰天大笑,一掌劈向自己的面门,登时气绝。

    越鸟惊坐在地,张口而不能言,眼中几欲落泪。只见那童女身形散去,竟是连半颗舍利都没有留在人间。

    她恨灵山竟至于此!

    白元眼看无来灰飞烟灭,口中呜嗷不止,捶足顿胸,竟是悲切非常,通达天地。

    青华眼神一暗,腾身而起,于那迭云山顶显圣而见。那净光寺中正在逃窜的香客弟子,见到山顶金光,无一不拜。

    青华显圣如何?

    只见一宝相天尊,身披华服,手托玉玺,端坐于八龙金座之上。那神仙面如玉,唇如脂,宝相尊严。脑后是金色圆光,身后是龙凤双扇。又有四金身护法童儿傍身,座后二童女,皆是双螺髻,身着粉色宝瓶纹样凤仙裙。身前左边是九灵元圣,右边是一青衣白须道人。再看身后,碧天白鹤齐飞,赤鸟金龙同戏。金光灿灿,仙音袅袅。

    众人皆拜,只听那东极青华大帝有言——

    “十方诸天尊,其数如沙尘,化行十方界,普济度天人。委炁聚功德,同声救罪人。罪人实可哀,我今说妙经。念诵无休息,归身不暂停。天堂享大福,地狱无苦声。火翳成清署,剑树化为骞。上登朱陵府,下入开光门。超度叁界难,径上元始天。于是飞天神王,无鞅数众,瞻仰尊颜,而作颂曰:天尊说经教,接引于浮生。勤修学无为,悟真道自成。不迷亦不荒,无我亦无名。朗诵罪福句,万遍心垢清。”

    青华口说一心,径自成经——他看那一境之众,皆受这无来点拨,实可谓是受益匪浅。岂料他们一朝见了神迹,看清楚了那无来是个女身,便不顾是非道理,兀自逃窜。叫他如何能不心中生怒?可是这些个凡夫俗子,要叫他们明白天地正道谈何容易?这才传下经书,好叫凡人明白普渡兼济之理,众生平等之言。

    越鸟闻言垂泪,一为无来宁可自绝也不愿回灵山的悲壮,二为白元不顾众议一心护师的忠良,叁为这青华大帝泼天的造化,无边的智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