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睡选手 - 第一章对视(重修) 宵夜(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九月初,虹城这个海滨城市的天气还没凉下来,蒸腾的暑气依然存留着余温。峄山市场的夜晚依旧人头攒动,大部分摊位和门店里都闪着暖黄的光,亮如白昼。

    峄山市场在虹城是一片老街,范围大到囊括了城南和城东,这里是最市井最贴近生活的地方,也是最鱼龙混杂的区域。虹城临海的附近只有一所高中,就是位于峄山市场最尽头的虹城二中。

    晚上九点五十,下课铃准时响起,一个个学生穿着蓝白相间的宽松校服鱼贯而出,将峄山市场渲染的更加热闹。

    周锦就是这些呆头呆脑的高中生中的其中一个。她背着磨得发旧、看不出品牌的黑色书包,扎着高高的马尾,额前没有留刘海,略微丰满的躯体掩饰在校服中,一眼望去和别人并没什么区别。

    但她依旧是不同的,很小一张鹅蛋脸,圆圆的杏眼无论何时都显得异常温柔。

    周锦对周围同学隐约投来的眼光视若无睹,她扭头对着袁稚轻声说:“快些走吧,吃完饭还要回家看书。”

    袁稚一边给男朋友发着短信,一边心不在焉的回道:“知道了,你还真是爱学习。”

    周锦沉默,不再作答。袁稚并没有期待得到回复,回完消息后快速收起手机,拽着她朝着校门外跑,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蹭到许多人的衣服。

    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凉的,周锦的马尾在空中晃荡,松散了许多,细碎的头发被风吹起来,刮在她的脸侧、颈旁,有难以察觉的痒意。

    老钟野馄饨烧烤店在迎海路上,和二中隔了一条街,大概叁百米的距离。峄山市场里的道路狭窄,一条大路仅容两辆车对向通过。这边住得人多且杂,街边停得私家车也多,通常卸货的客车都停在外侧路边。

    周锦路过好些白色厢式货车,有中年人穿着白色背心,爬上爬下的卸货,空气中弥漫着汗水的味道。偶尔有人回头看她,说不分明的目光。周锦感受到,仍然挺直脊背,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

    每天晚上九点到凌晨两点,都是老钟野馄饨烧烤店最热闹的时候。

    牌匾上霓虹灯闪烁,玻璃门大敞,远远就能看见里面的密集人头。男人们举酒瓶高谈阔论,人手燃上一根烟,面带享受的吸食着,大厅中烟草味浓郁,透不过气。

    屋里面吵得人不得安生,钟砚齐烦躁的理了一把头发,把吧台交给服务员后转身走到门口,倚靠在墙壁上抽烟。

    他穿了件白色T恤,下身一条深蓝的大短裤,脚踩人字拖,右腿随意的微曲着。

    夹烟的左手手腕上缠了叁圈沉香手串,遮盖住一小块图案不明的纹身。

    周锦和袁稚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门外,正好看到他。

    “七哥。”袁稚上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个好,甚至有些赔笑的意味。

    钟砚齐闻声掀眼望过来,面上没什么表情,只点了点头:“来了。”

    他话不多,对任何人都冷淡,气氛一时有些不上不下的尴尬。

    “那......”

    还没等袁稚说出客套话,钟砚齐便截住了她的话头,不耐的挥挥手:“他们在二楼,上去吧。”

    随着手的晃动,烟灰扑簌簌落了一地。

    他以拇指和食指握着烟屁股,最后吸了一口,吐出烟雾,然后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

    周锦是第一次来这边,钟砚齐没见过,此时正随意打量着面前的新鲜面孔。

    她并不躲避,目光直直的迎上去,瞳孔中看不出什么别的色彩,只有不加掩饰的坦率。

    发白的脸颊和有些乌青的黑眼圈容易衬得人憔悴,但周锦昂着头看向钟砚齐时,倒显得很有精气神。

    钟砚齐没多分神,很快又懒洋洋的重新靠回墙边,掏出手机看微信消息,不再搭理两个人了。

    周锦被袁稚拽着踉跄了两步,路过钟砚齐的时候,校服宽大的袖子蹭过他的小臂,带起一瞬间的痒。

    *

    到了二楼,其他人都已经坐下,烧烤和馄饨也上桌了,五、六个人围住一个圆桌,都穿着校服,与大厅内的客人格格不入。

    袁稚先看到自己男朋友,跑过去凑在他旁边亲了一下,周围的几个人“吁”了一声。

    她把周锦拉到身前,介绍给大家:“这是我好朋友周锦。不仅漂亮,学习还好,一直是我们班的第一名。”

    周锦笑着跟大家打招呼,一时气氛热络。

    其实周锦和袁稚高一就在一起玩了,叁年来一直是一个班,她那些狐朋狗友周锦早都认识了个遍。今天这些人是袁稚新男朋友的同学,她还是第一次见。

    周锦并不挨着袁稚,而是被她安排在一个男生旁边坐下。

    “好久没见了。之前我们出来玩,你都没来。”男生侧头跟她搭话。

    “暑假时候比较忙,一直在家里复习。”周锦扯着嘴角笑笑,把脸侧的碎发拨到耳后。

    可能是刚才跑得急了,她两颊终于染上血色,没有那么苍白了。

    之前袁稚请大家去KTV玩,其中就有这个男生。周锦和他没讲过几句话,算不上认识。

    “周锦第一次和我们一起吃饭,方赫轩,你可得把我朋友照顾好了。”袁稚在一旁调笑。

    这话可有些暧昧,其他人装模作样的开始起哄。

    这时,钟砚齐走上二楼。他单手提了一提汽水,另一只手的指缝中夹了支烟。身形高大,挤在这一处,让二楼的空间愈发逼仄。

    他大概是热了,换上了件黑色背心。

    “送你们一提汽水。”钟砚齐将汽水放在地上,玻璃瓶相撞发出微弱的声音。

    某品牌新出的气泡水,价格不便宜,钟老板总这样做生意不会赔钱吗?

    他们是这边的常客,钟砚齐眼熟这群隔壁高中的小孩,在店里时都会赠送他们一些食物或饮料。

    “谢谢哥。”

    刚才还喧闹的高中生,现在都一反常态的乖起来。

    钟砚齐点头,放下东西转身就走,却被人叫住。

    “您好,请问有瓶起子吗?”一直没太说话的周锦突然开口。

    惹得旁边的同学扭头看她,仿佛她问出了奇怪的问题。

    钟砚齐溢出一声笑,挑眉盯住周锦,缓缓回道:“不用。”

    他用嘴叼住烟,弯腰拿出一瓶汽水放到桌上,又从筷笼里抽了根筷子,抵在瓶盖边缘处。

    周锦看到他右臂肌肉轻微颤动收紧,稍稍一施力,“啵”一声,瓶盖就弹开。

    “咕噜咕噜”滚到脚边,最后静止,凹面处朝上。

    钟砚齐把汽水放到她面前,说:“喝。”

    桌上氛围凝滞了几秒,很快有人出声打断了诡异的气氛。

    周锦莫名的觉得脸上发热。

    “谢谢。”

    钟砚齐不理人了,用手把嘴中咬着的烟取下来,深吸一口。许久没弹的烟灰积了很长,随着动作散在桌上。

    他下了楼。

    周锦凝目看面前的汽水,瓶身标签上注明了菠萝口味,瓶口处因为晃动起了一层泡沫。

    她弯腰捡起瓶盖,发现里侧刻着四个字:“再来一瓶。”

    重修了,抱歉,麻烦大家再看一遍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