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舞 - 老子不同意 白昼银河(校园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陈晋渝深知依宋明洲的脾性,易毛易炸,她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愿意承担惹怒宋明洲的后果。

    哪怕他今天把她困在这里,她也要说出来。

    既委屈又决绝。

    但是没等来宋明洲的表态,陈晋渝自己倒不合时宜地晕了过去。

    她本身就有轻度贫血,在连续做了几个小时后,生理和心理都消耗良多,导致身体撑不住了,脸色也变得一片苍白。

    睡了一个漫长的觉,陈晋渝中途醒转了一次,迷糊之际意识到宋明洲带着她去了医院,后面她又合上了眼,靠在他的肩头,什么也不管了。

    彻底清醒时,陈晋渝已经昏睡了快十二个小时。

    她睁开眼,一个陌生的环境,不是医院,是正常的酒店。

    浑身麻了一般动不了。

    不是病理上的麻木,单纯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

    这熟悉的窒息感。

    陈晋渝侧眸一看,果然,宋明洲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睡觉,一只手垫在她的脖子下,将她整个人环起来。

    另一只手则伸进她的衣服里,抓着她的胸。

    除了上面,下面也被他霸占了,宋明洲一条腿压在她的两条腿上,压得陈晋渝毫无施展之地,动弹不得。

    就连屁股那里,也因为他晨间无意识的勃起被挤得厉害。

    陈晋渝哼了声。

    想走。

    宋明洲的呼吸近在咫尺,一张脸都快贴上她的了,喷洒出来的热气让两人之间黏糊糊的,像对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小情侣。

    陈晋渝又想起昨晚的不愉快。

    她还是很生气。

    不能因为他暂时的安静就忽略掉他卑劣的过往。

    陈晋渝将他的手从衣服里拿开。

    她的动作不算轻,宋明洲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哼唧声,大手在离开她的胸之前不舍的捏了两把,被陈晋渝嫌弃地推开后转而捂住了她的眼。

    “再睡会儿。”睡眠不足使得他的声音沙哑无比,清晰地传到陈晋渝耳边。

    陈晋渝不知道他是凌晨几点入睡的,才会如此疲倦,可是这些和她没有关系,她说了要和宋明洲分手,就不想再管他的事了。

    现在看着倒是人畜无害,指不定哪天就发疯,操得她死去活来。

    还把她绑在床上,陈晋渝回想当时的无助感,一阵心寒。

    也不听她解释,更不管她的感受。

    这样怎么走一辈子。

    陈晋渝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竟然还想过和他在一起一辈子。

    宋明洲没回来的时候,她那么想他。

    连过生日时的愿望都不是关于自己的,全是希望他早点康复。

    和她早点见面。

    可是昨晚是真的吓到她了。

    也伤了她的心。

    陈晋渝自认自己没做错什么,只要宋明洲肯停下来听她说上几句,也不至于凶成那样。

    好几次让她觉得他要干死她了。

    尤其是他说的那些伤人的话,字字都在她心上插刀。

    但凡他少说一句,陈晋渝都会心软一点。

    可是他没有。

    不相信她算了。

    那就到此为止吧。

    “我要回学校了。”陈晋渝挣开他的束缚,一股脑坐起来,望着身上的吊带蕾丝睡衣,确信这是宋明洲的品味,在找到自己的衣服后立刻换了下来。

    因为陈晋渝在医院闻着消毒水的味道睡不安稳,宋明洲折腾了半宿把她抱回来,到早上五点才洗完澡上床睡觉。

    但是此刻被吵醒他也没恼,强打着精神道:“我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你睡吧。”

    宋明洲哪还有什么睡意,皱眉问道:“这么早回学校干什么,放假也要学习啊。”

    陈晋渝抿了抿唇,俯身换鞋,闷声道:“不用你管,我就是想回去。”

    她不悦的语气让宋明洲心底的郁结更深了。

    “等会再走,先吃个早饭。”

    “我去食堂吃。”

    “陈晋渝。”宋明洲一字一句喊她全名的时候,基本上沟通就出现了问题。

    出乎陈晋渝意料的是,宋明洲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他叹了一口气,有些哀怨:“别走这么早嘛,我好不容易来一趟,跟我多待会儿。”

    好不容易来一趟还使劲欺负她。

    陈晋渝腹诽道这人口蜜腹剑,心口不一,不由得将昨晚的话又说了一遍:“我说了要跟你分手。”

    他避重就轻:“那是你说的梦话。”

    “你——”陈晋渝无言以对,泄气道:“你别装傻。”

    宋明洲也起床了,他随手捡起床头上的衣服套在身上,叼儿啷当地,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我昨天太冲动了。”宋明洲没看她的速地说出这句话后便去卫生间了,看起来不愿再过多纠结这个话题。

    陈晋渝觉得事情有必要一次性说清楚,坚定道:“没开玩笑的。”

    宋明洲鞠了一捧水浇在脸上,“我听不懂人话。”

    陈晋渝被他弄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管你懂不懂,”陈晋渝沉声道:“我都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宋明洲双手撑在洗漱台上,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沉思半晌。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陈晋渝如此坚持。

    以前不是挺能忍的么。

    忽而他挑眉一笑,说不清是出于什么目的,或者说还有几分对自己的不自信:“你不会真喜欢上那什么学长了吧,这就迫不及待要和我分手?”

    又来。

    陈晋渝说了多少次了,她和学长没什么,和所有男的都没什么。

    她深呼吸两次,慢慢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那一刹那忽然就不想和他再费口舌了,反正说了他也不信。

    陈晋渝反唇相讥:“对啊,我就是喜欢学长,他对我比你对我好得多,移情别恋怎么了。”

    宋明洲“砰”得一声关掉了水龙头。

    发出巨大声响。

    吓得陈晋渝往后退了一步。

    “对你好?”宋明洲被她刺激得不轻,“你才认识他多久?教你几道题就是对你好?”

    他越说越气,只觉得很不公平,陈晋渝当着他的面说喜欢别人,这让他怎么忍得了。

    而且她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他。

    他渴望的,别人轻而易举就得到了。

    真是讽刺。

    宋明洲心里失衡,急需得到她的认可,质问道:“那我呢?我教过你多少题?我算什么?”

    陈晋渝答不上来。

    她的沉默再一次打击到了他。

    “我对你不好。”他喃喃地重复道:“我对你不好么。”

    我他妈整颗心都悬你身上了。

    他似乎无法接受这个说法,只觉得陈晋渝扎刀的的本事愈发见长。

    想抛弃他,门都没有。

    让他认输,更不可能。

    过了很久,宋明洲才缓缓开口。

    “陈晋渝,你知不知道说话要算话。”宋明洲收起怒火,慢条斯理地拿起毛巾擦了擦手,一脸阴沉:“还记得我出国前一晚你答应我的么。”

    陈晋渝当然记得,当时为了安抚他,她许诺了以后和他结婚。

    可那也只是口头协议,算不了数的。

    可是宋明洲不管。

    “分手是吧。”他踱步到她面前,低头看她,淡淡吐出五个字:“老子不同意。”

    “因为咱俩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追-更:http://www.wuliaozw.com/ (http://www.wuliaozw.co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