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小栎 - 第 2 章 猫绅士[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顾言昭那边的团队拿到配对名单之后,经纪人熊儒若有所思:“曲又云,这姐……最近不是凉了吗?”

    顾言昭刚从健身房出来,穿着黑色的工字背心,胳膊上的肌肉结实流畅,肤色白的要反光,货真价实的奶油小生。

    他扯下耳机,拿起毛巾擦了擦汗,头发湿漉漉的支棱起呆毛:“曲又云啊,这姐姐我知道的,业界劳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出道六年,拍了能有三十多部戏了吧。”

    熊儒嗤之以鼻:“拍一堆烂片,有什么用。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饭碗都快端不住了。”

    顾言昭从熊儒手机抽走手机,看着屏幕上曲又云的写真照片,意味不明的挑了下眉。

    熊儒思量了一会儿,说:“算了,配她也行吧。”

    曲又云流量上不去,但路人盘是真令人眼红。顾言昭想在演员这条路上走的长远一些,不能总靠着热度在天上飘。

    熊儒与曲又云从未有过交集,只听说过一些茶余饭后的小道消息,他慷慨的将这些消息分享给顾言昭——“业内很多制片人不愿意用她,说她情商极低,非常不会做人。”

    顾言昭并不赞同,道:“可我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很温柔的气质诶。”

    熊儒投来怀疑的眼神:“你们见过?”

    顾言昭矢口否认:“没有啦。”

    熊儒二百斤的吨位坐在房间里唯一的双人沙发上,硬是挤不出第二个人的位置。顾言昭从冰柜里拿了一瓶能量饮料,在地毯上席地而坐,背靠着茶几,仰头灌下半瓶,喉结性感地滑动,脖子上的青筋十分吸睛。

    熊儒赶紧掏出手机,抓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踢他一脚:“嘶,你不要胃了?”

    顾言昭一口气差点呛着,一边咳一边抽纸巾擦嘴,双眼控诉的瞪着熊儒。

    顾言昭有一双非常讨喜的眼睛,轮廓接近圆形,尤其是受到惊吓的时候,下意识瞪圆了眼,瞳仁极黑,清澈有神。

    熊儒人至中年,老光棍一个,面对这样的眼睛,总忍不住心软:“总之啊,这位姐脾气古怪,咱们刚出道没多久,地位不稳,热度虚高,你把姿态放低一点,尽量不要得罪人。”

    顾言昭:“放心啊,我脾气好,从来不会主动得罪人的。”

    这倒是真的,顾言昭出了名的嘴甜,江湖上从来没有顾言昭生气的传闻。

    熊儒叹了口气,第一千零一次嘱咐道:“你熊哥我啊,这辈子不求有大成就,只带你一个艺人,也不用你大红大紫,你就给我踏踏实实工作,别乱闹幺蛾子,咱们钱够花,饭够吃,有房住,有乐子,足够了……”

    顾言昭第一千零一次耐心十足地点头敷衍道:“嗯嗯嗯嗯,好的,熊哥,知道了。”

    熊儒盯了他半天,又问道:“你紧张吗?”

    顾言昭:“我?还好啊?”

    他状态很放松,确实没有太紧张。

    熊儒还是不放心的啰嗦道:“你的综艺首秀,不用太紧张,权当演戏。我已经和总导演打好招呼了,不能太坑你……哎!你在想什么!”

    顾言昭面朝窗户,目光游离在虚空,像蒙了一层雾气,明显已经放空,不知在想什么。

    熊儒喊他,他也不理。

    熊儒又踢他一脚。

    顾言昭缓缓回神,盘腿在地上坐了半天,问道:“哥,节目什么时候启动。”

    熊儒答:“下个月十八号。”

    顾言昭查看手机日历:“正月初七。”

    熊儒:“时间充裕,你还能回家过个年……”他长叹一口气:“好好陪陪父母吧,干我们这行的,越红越忙,下一年还指不定什么光景呢。哎,你家在上海吧,需要我帮你订往返的机票吗?”

    顾言昭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拒绝道:“不了,我自己安排。”

    熊儒拍了拍衣服站起来:“行。”临走前嘱咐一句:“提前两天回,别耽误节目录制。”

    顾言昭到现在还住在公司分配的宿舍里,一间六十平米的单人公寓,位置在市中心,第十七层楼,正好能俯瞰附近的城市街景。

    顾言昭坐在落地窗前,看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直到夜色渐渐从地平线蔓延上来,整座城市的路灯次第亮起,像黑夜前的某种仪式,汇聚成一条灯火长龙。

    顾言昭拿起手机,给妈妈打电话。

    一分钟后,自动挂断。

    顾言昭停了几秒,又给爸爸打电话。

    一分钟后,听筒里传来机械女生平静的播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顾言昭肩膀一耸,闭上眼苦恼的按住眉心,男子汉的一身傲骨仿佛忽然垮掉。

    十八岁那年,顾言昭瞒着家里,高考志愿填了北京电影学院,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里的那一天,爸爸妈妈并排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一整天。顾言昭躲在卧室里不敢吭声,隔着一道门都能感受到客厅里压抑的气氛。

    妈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可她的思想并不开明,她不解的质问儿子:“咱们家不缺钱,你为什么一定要去追求那种繁华糜烂的生活呢?”

    少年的顾言昭当时羞于回答,因为他自觉辜负了父母的期待。

    他拖着行李箱,去学校报到的那天,好像被扫地出门的狼狈。

    家里断了他的生活费,让他去自力更生,天真的追梦。

    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失去了生活的一切来源。

    他一到寒暑假便没日没夜泡在横店影视城,跑龙套,当群演,蹭盒饭,演一次死人得到的报酬可以吃三天的包子,高额学费都是省吃俭用一个子儿一个子儿从牙缝抠出来的。

    他至今没有向家里服软。

    至今没有得到家里的谅解。

    其实,他是见过曲又云的。

    那年,曲又云在横店演一部古装剧,她是塞外和亲的公主,他扮演她行车途中的侍卫。

    顾言昭仍清晰地记得那场戏,他在泥地里滚了三个小时,导演一遍一遍精益求精,最后他像个刚从地里长出来的泥猴子,脸上身上全是臭烘烘的泥巴,胳膊上被碎石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有血从里面不停地渗出来。

    拍完那场群演的戏,顾言昭等着拿钱结账。

    曲又云从马车里钻出来,目光从他身上飘过,顿住了。

    他就见她穿着昂贵的戏服,提着裙摆走过来,白生生的手拉住他又臭又脏的手腕,端详着他的伤口,然后招呼助理过来,拿医疗箱帮他处理伤口。

    她根本没认真看他的脸,也许看了也记不住,他只是个丑角而已。

    两年多了,他总也忘不了那一刹那的温柔,哪怕他现在终于熬出头,站到了繁花锦簇的高台上。

    ——她还能记得我吗?

    *

    曲又云在为复工做准备,让助理给自己做指甲。

    她面前支了一平板,正在播放顾言昭那部大火的偶像剧。

    助理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生,天天网上冲浪,对娱乐圈的动向了如指掌。她笑着说:“二十三岁,出道第一部戏直接引爆全网,您说这顾言昭啊,天生红的命。”

    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娱乐圈里很信这些玄乎的东西。

    这样的好命谁不眼红?

    曲又云当然也眼红,演员的青春多宝贵啊,尤其女演员,一部爆红的剧至少能让一个普通演员少奋斗十年。

    助理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起点太高并非一定是好事。一招棋错,就是昙花一现。”

    昙花一现?

    曲又云冷笑一声。

    助理摇着头,感慨了一阵子,一个人笑够了,抬头觑了一眼曲又云,发现她正垂着目光,面色阴冷。

    助理心里顿时一咯噔,心道:“遭了。”

    曲又云二十三岁时,摘得了最具含金量的金奖视后的桂冠,堪称职业生涯中最高光时刻。此后三年,她再也没更好的成绩,拿不出更好的作品,不温不火直到现在。

    所以,当代媒体提到曲又云时,用的最多的一个词便是昙花一现。

    助理知道自己无意间说错了话,戳了曲又云的痛处,一直不敢再吭声。她在曲又云身边呆了半年多,平时很少见曲又云黑脸,偶尔一次倒很有震慑感。

    曲又云终于落了个耳根清净,专心追完整集剧情。

    片尾曲响起。

    演员表缓缓升起。

    曲又云抚摸着自己刚染的指甲,终于开口,没什么情绪地说道:“顾言昭他这部剧能爆,仰仗的是编剧。”

    编剧和导演掌控着剧情的整体走向,所有的浪漫点到为止,所有的虐点适可而止。观众看着心情舒畅,演员演着淋漓尽致。一部剧的火爆,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助理将美甲的工具收回箱子里,她年轻有活力,平时叽叽喳喳,口无遮拦,这回终于惹了祸,收敛了许多,诺诺地附和道:“是呀,非常浪漫的故事,编剧宋老师一直很擅长描写这类细腻的故事,去年冬天那部引爆全网的偶像剧也是他们团队拍摄的!”

    曲又云没接话,她对自己新做的美甲很满意,笑着说了声谢谢,示意助理可以离开了。

    助理临走前欲言又止。

    曲又云看在眼里,却没说什么。

    方才那句话,若是摆在媒体面前,必是一场暗潮汹涌的好戏。

    可私下里,听听就算了。

    小孩子家家的,无心之言罢了,计较什么呢。

    空荡荡的房子里又只剩了她一个人。

    片尾曲播完,开始自动播放本剧的拍摄花絮。

    曲又云看得认真。

    在本剧中,与顾言昭搭档的是一位国民度很高的女演员,出道十多年,素有不老童颜之称的姐姐,她大了顾言昭整整十二岁。

    她很会撩,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成熟女人的韵味,搭配上顾言昭那初出茅庐的青涩,借着剧的火爆,吸引了一大批cp粉。

    曲又云神色凝重,上网搜集了一些资料,整理成一份调查报告,约蒙奇瑞到咖啡厅详谈。

    总导演最近在协调各方资源,忙的脚不沾地,百忙之中抽空来见她一面,开门见山,直切正题:“云妹妹啊,怎么了?有事?”

    曲又云也不跟他废话,把整理好的资料甩给他。

    蒙奇瑞:“这什么?”

    曲又云:“我做的市场调查。”她顿了顿,说:“关于我和顾言昭组cp的事,我有几点看法,建议你听一下。”

    蒙奇瑞一边翻看资料,一边示意她说。

    曲又云喝了口咖啡,冷静道:“顾言昭今年爆了一部剧,他和剧中的女一号,也就是我们的林乔女神,被评为年度最甜cp,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蒙奇瑞还真没关注过:“有这回事?可据我所知林乔的团队一直态度明确拒绝捆绑炒作。”

    曲又云:“那你还是太天真,明星的团队通告永远半真半假,你平时应该多听一听网友的声音。”

    若不是双方团队的默认,这对cp不可能火爆全网。

    曲又云道:“我要和顾言昭重组cp,面对的第一道坎就是他们的cp粉和背后的团队,到时候,网上必然一片腥风血雨,我们被骂是肯定的……好吧,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建议你们节目组早做准备。”

    蒙奇瑞:“有这么严重?”

    因为上两季的《恋爱浪漫手册》做成了扑街综艺,男女嘉宾都是糊咖,恋爱谈的又尬又假,全网一点讨论度没有。

    蒙奇瑞实在不觉得自己的综艺能配得上话题的热度。

    曲又云:“不过,我也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话题不可收拾,你们别想踩着我引流,我拒绝当工具人,别怪我不识大体。”

    蒙奇瑞尬笑了两声:“那怎么会呢,您多虑了。”

    曲又云眼睛眯了起来,警告地看着他。

    蒙奇瑞太了解这位老同学的个性了,万一闹起来要大麻烦,立刻指天发誓,一百个保证不会拿她当筏子。蒙奇瑞端起小瓷杯,以咖啡代酒,跟她碰了一下:“你们俩啊,一个流量担当,一个实力担当,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今年我要翻身了!”

    曲又云这才满意地笑了:“你翻身,我也翻身,大家互利互惠。我一定会全力配合节目组。”

    说着,抚了一把自己那乌黑秀丽的长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