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狗勾 - 末世圣母-炮灰未婚妻 快穿欲望沉沦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

    “从她被丧尸咬已经超过叁个小时,现在都还没有清醒,变成丧尸的可能性极大,我们应该做决定。”

    “霖姐说的有道理。”

    沙汀雨刚醒来就听到周围一群人在争吵。

    她的脑袋晕乎乎的,眼睛滚烫,撑开沉重的眼皮,打量着四周。

    怎么这多人?

    “她醒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周围的人都举起武器警戒,有的人退后好几步,眼里充满敌意。

    只有站在她身旁这个高大的男人脚步未动。

    他转过头看着沙汀雨,冷漠的眼神却藏着一丝常人不可窥见的担忧。

    这个男人她的前未婚夫,宣伯仁。

    现在是小说《末世重生女王》的第叁章节。

    沙汀雨从有记忆起就知道自己生活在一本小说里,不论她怎样改变,一切都按照小说的发展进行着。

    女主樊霖因为被渣男闺蜜背叛,死在丧尸手下,睁开眼发现自己重生回末世前两天。

    嗯,是熟悉的配方。

    重回末世前的她空间玉佩还在身上,也还未受到末世的催残,这一世她囤积物资,踹开渣男闺蜜,成为末世强者,走上人生巅峰。

    现在,末世已经爆发一个月,樊霖知道未来走向,蹲守了未来大佬宣伯仁,顺利显示了自己的火系异能,加入他们89小队。

    取这个名因为宣伯仁和他兄弟晋安州都是从89监狱逃出来的。

    宣伯仁和沙汀雨曾是未婚夫妻,因为家族企业斗争,他被沙汀雨的父亲送进了监狱。

    而她这个落井下石的未婚妻也跟着退了婚。

    在原剧情中,宣伯仁是会和女主在一起的,既然是这样,她也按照原剧情顺势退了婚,因为就算她不退,这个世界也会在剧情的影响下用各种没节操的手段让她退掉。

    她虽然知道末世要来,但她毕竟不是女主,没有空间玉佩或者什么炫酷异能,沙汀雨本想待在家里挨过前几天,等待军队救援,谁知道末世提前了,她也自然被困在了学校。

    巧的是几天后,要去往北城基地的宣伯仁就“路过”他们学校,“顺手”救下了她。

    但她这个圣母拖油瓶,因为要救一个小孩被咬,将会变成丧尸被樊霖一举击杀。

    丧尸?

    沙汀雨晃了晃脑袋,她现在意识还清醒,在变成丧尸后它们往往会因为体内残留的感情而挣扎一段时间才会彻底变异。

    这段时间内,它们会根据这些感情做出疯狂的举动,她会做出什么举动呢,不知道发出的声音会是什么样的。

    “伯仁…”

    娇娇软软的声音响起,宣伯仁的表情差点没绷住,忍住上前询问的欲望,依旧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没事就起来,你耽误了大家很多时间。”

    语气和往常一样十分不耐。

    沙汀雨愧疚不已,立马下地想跟大家鞠躬道歉,“对不…啊…”

    因为发高烧的缘故,身上暂时失去了力气,沙汀雨刚落地,双腿像漏了气一般迅速瘫软,整个人朝前倒去,时刻关注她的宣伯仁一个箭步上前接住她。

    沙汀雨稳稳的落在了他怀里。

    她柔软的玉手被宣伯仁握在手心里,娇嫩的身躯也被搂在怀里。

    软玉在怀,硬汉宣伯仁僵住了身子。

    她好,好软…

    好香…

    虽然知道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可连女人小手都没摸过的宣伯仁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宣伯仁像个痴汉一般深吸一口气。

    甜腻腻的,他好喜欢。

    “谢谢你伯仁。”

    “不客气。”

    刚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宣伯仁立马松开手。

    “自己站好!别随便往男人身上靠!”

    他板着脸吼道,手上却诚实的护住人,以防她再次摔倒。

    仅穿着短背心的他哪里受得住如此“贴身伺候”,手臂的肌肉已经暴起。等沙汀雨撑着床勉强站立住,他夸张的抽回手,迅速背过身去,动静极大。

    晋安州瞅了自己兄弟一眼,无奈摇摇头。

    谁没看到是你自己冲上去要接人的,把你耳朵尖上的红晕收一收,刚才那番话也许还有点威慑力。

    沙汀雨醒后,樊霖仅仅看了她一眼便没再说话,她的小弟倒是话多,细细碎碎说着什么。

    不过沙汀雨性子好,挨个给大家道了歉,大家对她的意见不算太大,毕竟末世刚开始,还都保有一定的同理心,特别是她还冲上去救了个孩子差点牺牲了自己,着实让人佩服,刚才那样防备也是怕她变成丧尸,之前被突然变成丧尸的同伴咬死的不少,大多数人又是没有异能的普通人。

    而从末世重生回来的樊霖则不一样,她的脑子里全是末世里的那一套。

    强者为尊。

    也不能说她不对,只是她有些过于针对沙汀雨了,大概是因为沙汀雨过于圣母,还天生自带白莲技能,和她那个绿茶闺蜜简直不分伯仲,况且因为吸收晶核的原因,这些人的脾气都变得急躁易怒。

    小队里还有一同救助的普通人,都一起救下来了也没法再扔回去,只好让他们跟着一起走,但也提前申明了人身安全自己负责,不然就自己另寻出路,这是他能给的最大让步,如果不是沙汀雨请求宣伯仁带着他们一起,他们也不会因为这么一大串尾巴而被困在城里出不去。

    “啊啊…”

    嘶哑又怪异的声音让许多人捂住了耳朵。

    刚被她救的男孩一瘸一拐的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抬起头。

    无辜的狗狗眼看着沙汀雨,喉咙里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元书,你的腿怎么了?”

    她昏过去之前还是好好的。

    元书张了张嘴,啊啊呀呀着,先是指向宣伯仁,接着做了个推的动作,又指回自己受伤的脚。

    和他相处有段时间的沙汀雨一下就明白了,是伯仁推了他。

    可是,伯仁怎么会推一个小孩呢。

    元书乖巧的拉着她的手摆了摆,意思是不要因为他再惹宣伯仁。

    懂事的模样激起沙汀雨心里的爱怜,把他揽到自己身边坐下,掀起裤腿查看他受伤的脚。

    苍白纤细的脚踝肿起一个青红的大包,看着就像一颗沉甸甸的肿瘤,十分吓人。

    “我的天…”

    她的眼眶瞬间聚满泪水,手忙脚乱的拿出自己的水瓶,倒出一点在他肿起的鼓包上。

    苍白的小手贴上她的脸,笨拙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男孩儿神情有些无辜,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哭了。

    “没事…”

    沙汀雨低下头握住他的小手,似乎是在安慰他,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重复着这两个字。

    “没事…”

    ————————

    这些都是之前的存稿,大概十章,真正更新就等有空再说。

    慢慢来,不要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