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狗勾 - 末世圣母-蠢得善良 快穿欲望沉沦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

    宣伯仁是在物资分发完后回来的。

    沙汀雨正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面包,先递给元书,自己才里面拿出一个拆开。

    “怎么只有这些了?”

    他走到两人跟前,发现半人高的背包竟瘪的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大,更别提里面的食物,只有可怜的几个面包。

    沙汀雨抬头瞅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好不容易退掉的红晕又浮上来。

    “有好多人都没有饭吃,我就分给他们了。”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宣伯仁微微弯下腰才能听的清楚。

    “什么?!”

    他突然一声吼,将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在地下仓库时因为突发地震,紧急之下吸收了几颗晶核,他暴躁的情绪一时还未消散。

    吼完之后意识到沙汀雨还在自己跟前,他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想着自己不能激动,不能再把人吓到。

    “就分了一点,也不多的。”

    “一点?”

    还没平静下来的宣伯仁被她的形容手法给气笑了,能够她和元书吃一个多月的口粮,这叫一点?

    他早知道沙汀雨善良,但没想到她是蠢的善良,以前在自己队里,知道是自己的人,大家都懂眼色,没人敢欺负她,况且她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以往的粮食都是自己负责,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好运,一路捡漏,靠她和元书两人就收获了满满一大包,以至于引来了某些人的觊觎。

    但即便是捡漏,那也不代表次次都有这样的好运,而且这都是活命的东西,能随便分给人吗?

    “给了谁?!”

    这句话没有对着沙汀雨说。

    他犀利的眼神扫过对面正在吃饭那群人,声音大的足够每个人都听到。

    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他们见识过这个小队的队长是如何杀丧尸的,那个狠厉劲儿,比丧尸还要可怕,平时想跟他拉拉关系都不敢。

    樊霖接收到宣伯仁的视线,对准了围着王婷恭维的一群人,意思很明显。

    他大步朝救援队那边走去,沙汀雨本来要跟上去解释几句,元书突然头疼抱住沙汀雨求抚慰。

    没等宣伯仁向他们发问,王婷先主动站了出来。

    “沙汀雨妹妹善良,看我们队的小孩好几天没得吃,主动将自己的食物分给了他们。”她拉着几个孩子在她跟前站着,还说的大义凛然,明摆着觉得宣伯仁不会为难孩子。

    可她低估了宣伯仁此时的愤怒。

    “小孩?”

    他嗤笑一声,看着她身旁一圈身体健全的男人,收集物资的时候看不见人,拿别人东西的时候倒是跑的挺快。

    如此明显的嘲讽,他们却好像听不见似的,只低头护住怀里的食物,反正他们都吃过了,总不能再要回去吧。

    王婷哪能让他破坏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好形象,正想打个圆场拉近点关系,“队长…”结果不按常理出牌的宣伯仁直接不给她这个机会。

    “看来你们最近这日子过的是太安生了,明日起我会和你们队长说,后面的路要想我们再帮忙杀丧尸,就要看你们什么时候将东西如数交还给我们队员。”

    王婷确实高估了宣伯仁的容忍度,也许是在救援队混的太顺利以至于她忘记了宣伯仁究竟是怎样一个冷血的人。

    而其他装作听不见的人此时也无法再装下去了。

    他们不敢相信,宣伯仁堂堂一个队长竟然这样斤斤计较,这么小一件事值得他如此大动干戈吗。

    救援队虽然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可一群普通人要护住他们几十人显然是不够的。

    想到他们又要回到半个月前那样提心吊胆风餐露宿的日子,抱怨声也不断响起,一直旁观看戏的其他群众此时也不满极了,好端端的骗人家吃的干嘛,89小队是那么好诓的吗。

    可他们有没办法和宣伯仁抗议,谁敢跟他抗议?

    群众们的怨气无处发泄,只好寻找源头,怪到了王婷头上,要不是她带头骗吃骗喝,能有这事吗。

    “都怪王婷,在咱们队耍本事也就算了,还弄到人家头上。”

    “就是,光知道欺负人。”

    “这一个月都得自己杀丧尸,才松一口气,又给咱提上来,这都甚么事嘛。”

    “你们还有脸吃,赶快把人的食物还了。”

    ......

    原本被恭维的王婷瞬间成了众矢之的。

    宣伯仁哪管他们怎么想,丢下这句话就准备回去给沙汀雨上一顿思想教育课,不能让她有任何卖惨求饶的机会,得把她说的一句话也吐不出来。

    再这样下去,她就算有一天把自个儿给卖了都不稀奇。

    在宣伯仁气冲冲的朝她走来时,沙汀雨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像刚才在地下仓库,他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时的感觉一样。

    杀完丧尸回来的宣伯仁格外的暴躁,许是刚才亲密接触过的原因,他无比自然的将人一举扛上肩带进了车。

    狭窄的车内。

    沙汀雨后背抵着紧锁的车窗,面前是弓着腰随时会发起进攻的宣伯仁,两人之间近的让沙汀雨想起刚才那个吻。

    严格来说是没来得及落实的吻。

    沙汀雨不知道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的,如果说刚才两人是因为躲避丧尸袭击不小心撞到一起,导致他一时做出了不正常的举动,那么现在又是因为什么呢。

    她从没见过宣伯仁这样凶狠的眼神,被两条粗壮的胳膊圈住的她就像是只可怜的小兔子,被恶狼围追堵截,注定逃不过它的撕咬。

    “沙汀雨...”他的声音嘶哑,像野兽进食前的低吼。

    “伯…伯仁…”

    她往后缩着身子,磕磕绊绊的喊出他的名字,是在祈求自己放过她一马吗?

    她也知道怕?

    宣伯仁猛然凑近,逼迫她把头抬起来。

    该怕的人不怕,偏偏怕自己。

    呵。

    这一个多月以来她几乎不曾主动理过自己,只有在替别人求情时会望着他。

    今日突然的余震吓的她就这么摔进自己怀里,柔软的一团几乎要陷进他的身体里,他搁在沙汀雨身上的手没控制住,离她只有几公分近的嘴也没控制住。

    就差一点,他就亲了上去。

    都怪那臭小子。

    不过现在车里只有他们两个,没人再来打扰他们。

    几年前,他们也曾是一对和美的未婚夫妻,他们每天都要亲密的互道早安晚安,放假还会去对方家里拜见父母以增进感情,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却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情谊。

    可在父母锒铛入狱后,一切都变了。

    撑在车窗上的拳头紧握。

    他不相信沙汀雨是落井下石的人,他相信她一定是有苦衷的。

    晋安州跟他说,女人心海底针,他不能只看表面,他得透过现象看本质。

    宣伯仁盯着沙汀雨的粉唇发呆。

    没错,他需要透过这里看到本质。

    心里这样想着,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若不是他心跳声太大,此刻肯定能听到沙汀雨同样砰砰作响的心。

    “伯…伯仁…”

    她鼓起勇气喊了一声,想说问他有什么事,不要这样子,她的心有些受不了。

    单纯的沙汀雨和宣伯仁一样,没有经过爱情的洗礼,她连自己心动了都不知道,默默承受着由于近距离接触带来的一阵阵心悸。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她嘴里出来,撑在她上方的宣伯仁又收紧了手臂,什么往事都被他瞬间抛到脑后。

    他从来都是直呼她姓名,现在突然也想像她那样喊后两个字以示亲昵。

    “汀…汀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