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糖 - 第5节 病娇将军的小通房(重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第5章 我想离开国公府。

    一名小厮慌慌张张地跑进清欢院,堂屋内,主子们正在谈事,他被拦在外头进不得,情急之下,只好扯着嗓子放声大喊:“殿下、殿下,奴才有急事禀告,大事不好了,世子爷他、世子爷他……”

    长公主听出那是容二公子贴身小厮的声音,面色一变,将茶杯重重拍在桌上。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张妈妈,还不赶紧将人带进来,问清楚世子究竟发生何事。”

    张妈妈这才如释重负,狼狈的抹脸起身。

    容珺上前,掏出帕子,细心地替长公主擦拭被茶水溅到的手背,微微笑着:“母亲莫急,您不是说昨日二弟留宿于太子私宅,既是在太子身边,想来也严重不到哪去。”

    云娆想,那可不一定,她还记得这位容二公子闯下的是何等滔天大祸。

    果不其然,小厮被张妈妈带进屋,刚说完来龙去脉,长公主就气得抓起一旁的茶杯,猛地朝小厮头上砸去。

    “一群废物!这么多人跟着世子还能让世子出事!”

    荣国公世子醉酒误事,玷污了太子身边的人,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国公府的名声就真要一落千丈。

    容珺收起帕子,温声说道:“太子既然派你回来,想必是有话要你通传。”

    小厮支支吾吾,不敢回答。

    云娆却是心知肚明。

    前世她挨完板子,醒来后,长公主已经允许府里的两位公子纳通房丫头。

    一开始她以为是因为她与容珺的关系,后来才知晓,原来是世子犯下滔天大祸。

    “太子说了什么?还不快说,可是迁怒世子了?”长公主强忍着怒火追问。

    “太子殿下没有迁怒,只说、只说……”

    “只说世子既然与他的外室如此缱绻难分,两情相悦,不如就让世子将人带回国公府,替他好生照顾,日日相伴。”

    长公主对容子扬期望甚深,对太子这个外甥更是疼爱有加,听见小厮的话,登时气急攻心,活活晕死过去。

    堂屋内瞬间乱成一团。

    长公主被一群婆子合力抬回寝间,云娆也被容珺一把拽起,趁乱带离,手牢牢被他握着,攥得很紧。

    云娆忍不住回头看。

    她已经做好挨板子的心理准备,十下、二十下,或是跟前世一样三十下,就是没想过自己能全身而退。

    云娆还心有余悸,神思恍惚,就忽地被人一把打横抱起。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惊呼出声:“公子这是做什么?赶紧,赶紧放奴婢下来。”

    容珺垂眼看她,答非所问:“疼吗?”

    “什么?”云娆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容珺抱着她穿过一道垂花门,才明白他在问什么。

    男人眸色温柔,强健的臂弯将她紧紧抱住。

    沐浴过的身上再没酒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熟悉且干净好闻的味道。

    膝盖自然是疼的,但好像也没那么疼了。

    她没回答,他也没再问,就这么一路抱着她回到飞羽苑。

    容珺这个人,走到哪都是焦点,更别提怀里还抱着一个丫鬟,再加上容子扬犯的错并非小事,不是长公主想息事宁人便可,于是乎,这大公子与二公子的事,没一会儿就都通通传到了荣国公耳里。

    荣国公可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一觉醒来,两个儿子就接连闯祸,一个还比一个大,险些活生生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

    天光乍现,国公府已是门庭若市,太医与大夫在府中各院来来去去,好不热闹。

    容子扬闯了大祸,就派了个小厮回来,自己不敢回府,如今人还不知在哪里躲着。

    长公主醒来,再没心思管飞羽苑的事,一心忙着准备进宫收拾烂摊子。

    不过她倒是没忘记命人准备汤药。

    汤药送过来时,容珺刚换好朝服。

    容珺身姿颀长,八尺有余,一身紫袍金带更衬得他龙章凤姿,昳丽倾世,就连奉长公主之命,送汤药过来的明月都不由得看红了脸。

    大公子幸了身边的丫鬟,长公主却没有责罚这名丫鬟,只让人送了汤药过来,这无疑是在昭告大公子屋里正式有了通房丫鬟。

    国公府上下许多丫鬟婆子,因而十分好奇能让长公主与大公子双双破例的丫鬟姿容究竟如何,明月便是其中一个。

    来到云娆面前,见了人,终于明白为何府里这么多丫鬟,却唯独这位云娆姑娘能得大公子垂怜。

    美人小脸粉雕玉琢,精致得宛若玉人,肤白如新剥鲜菱,眉眼生得极其明艳,双眸更似一泓清水,哪怕是不笑,也足够传情。

    明月的脸不由得更红了。

    她小心翼翼地捧着汤药来到美人面前,罗汉床上的美人却盯着她手中的药碗出神,迟迟不肯接过。

    “姑娘?”

    云娆不是没听见明月在喊她,只是她知道,这碗并不是什么避子汤,而是绝子汤。

    她的出身实在过于低|贱,长公主生而尊贵,心高气傲,纵使非容珺生母,也绝对不允许国公府嫡子与一个乞儿有了孩子。

    前世她大病初愈,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了绝子汤,身子因而亏损严重,就连炎炎夏日手脚都是冰冷的,容珺和钟钰为了调养她的身子,不知费了多少心思,又寻了多少奇珍异草。

    她不想喝。

    不想再过那种日子。

    她想有自己的孩子,想好好活着,想为自己而活,不再是只能待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每天最期待的事,就只是等着容珺回来陪自己。

    云娆的手似有千斤重,连抬起一根指头都困难。

    “姑娘,这药是殿下赏赐给您的。”明月隐晦的暗示着。

    “给我吧,”容珺走了过来,“我来喂。”

    云娆猛地抬眸,有些怔然地望着他。

    浑身上下像浸在冰水里,寒意透骨,手脚发麻。

    明月如蒙大赦,感激的将汤药递了过去。

    没想到容珺刚笑着接过,手里的汤药就被一巴掌掀翻在地,洒了他一身。

    明月错愕的看着被打翻于地的药碗,瞬间吓得脸都白了。

    这可是长公主亲自吩咐厨房煎熬的汤药,还将她叫到跟前,亲自交待她要亲眼看着云娆服下。

    容珺微微一怔,似乎也有些讶异,皱着眉拉过云娆的手,仔细检看:“烫着了?”

    云娆愣怔几瞬,一副后知后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闯了什么大祸的模样,就连说话也故意装作语无伦次:“我、我没事,我只是想自己喝,你,你,公子有没有烫着……”

    这还是她头一次撒谎演戏,口干舌燥,心如擂鼓。

    容珺温柔的笑了笑,拍拍她的手背道:“不过就是一个小丫鬟碗没拿稳,打翻了,别怕。”

    确定她安然无恙,才接过云笙的帕子,垂眸擦拭衣袍。

    “刚好,我也让钟大夫亲自熬了汤药,不碍事。”

    明月面有难色:“可是殿下说──”

    容珺笑着打断:“说什么?”

    “你没端好药洒了我一身,朝服都被你弄脏,误了我上朝时间,我没怪罪于你还为你解了燃眉之急,你非旦不感激,现下居然还拿母亲的名义来为难我。”

    他面无表情,冷淡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自嘲:“果真一切如昔。”

    “什么?”明月大惊失色,完全没料到大公子会这么说,指着云娆,死命地摇头道:“不是我,这药明明是姑娘自己掀翻的!”

    容珺嗯了一声,狭长双眸眯了眯,困惑的看向云笙:“你可有看到药是谁打翻的?”

    “就是她!”云笙愤愤不平的指着明月,“想来是公子离京太多年,才会连一个小丫鬟都敢不将您放在眼中,在您面前睁眼说瞎话。”

    容珺微微一笑:“方妈妈呢?”

    站在云娆身侧的方妈妈也指着明月,正色道:“老奴看到的也是这个丫鬟,大公子,您就是对下人们太过于宽容,这药要是在二公子或三姑娘屋里打翻,还洒了主子一身,早就出去自领五大板了。”

    主仆三人面不改色的指鹿为马,一搭一唱,登时看傻了云娆和明月。

    云娆没想到容珺会毫无道理的护着自己。

    她率先从错愕中回过神,见明月面色惨白,害怕得说不出话来,犹豫了下,道:“公子,此事和她无关,都是奴婢──”

    “知道你心善,但别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容珺轻叹,打断她的求情,“有些人,不值得。”

    高门大户里的丫鬟,眼色自然都差不到哪去,明月再笨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公子虽然看起来温和无害,却也跟其他主子相去不远,都不是个好伺候的主,这飞羽苑里的人,更是个个都不是善茬,怕是与清欢院相去不远。

    也是,这世道,人善被人欺,大公子以前不就是太过和善,才会被抢了世子之位?

    明月赶忙跪地,恭敬道:“请公子饶恕,全是奴婢的错,只是奴婢若没有亲眼看着云娆姑娘服药,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奴婢亦难辞其咎。”

    明月刚说完,外间就响起一道轻脆的嗓音。

    “来了来了,药好啦!”

    来人一袭淡绿色衣裙,皮肤白皙,生了一张小圆脸,容颜灵秀清丽,满脸笑容的端着药走了进来。

    云娆刚才就听容珺提起钟大夫,但她回来后就一直未曾见到,却没想到他是真将人给叫来了,不由得微微一怔,眼底涌起一股热意。

    好半晌,她才笑唤:“阿钰。”

    方妈妈上前接过药,递给容珺。

    眨眼间,容珺已舀起一勺汤药,喂到她嘴边。

    “喝。”

    许是前世的记忆太糟,服下之后那似被利刃反复切割,撕心裂肺一般的绞痛,已经深刻在骨血里,云娆双唇紧抿,下意识地捂住小腹,打从心底害怕这些药。

    钟钰看出她的犹豫,来到她身旁。

    “放心喝吧,这避子汤的药是我亲自抓的,火是我顾的,从头到尾,一眼也没有离开过,寻常人可是没有这个待遇呢。”

    钟钰大云娆一岁,出生医学世家,为太医院院判钟太医的独生女。

    前世,钟钰这个局外人,看得比她清楚得多,再三劝她离开容珺,还说愿意陪她一块下苏州,帮她寻找家人,只是她当时鬼迷心窍如何也不肯。

    云娆看着她的笑脸,紧张与恐惧终于淡了些。

    一口一口将汤药服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