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休 - 第3节 你好难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仿佛是察觉到什么,周易宁抬眸往长廊尽头看过来,与唯筱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唯筱没动,周易宁直起身体,抬步往她的方向走。

    经过垃圾桶时,抬手将嘴里的烟掐灭在旁边的烟灰台上。走到唯筱边上,他没说话,将衣服披到她的肩上,拽着她的手往她手心里塞了个东西,随即走出长廊。

    那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唯筱站在原地,低头看向自己手心里的创可贴。

    “小小?小小?”邑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唯筱抬头回过神,“啊”了一声。

    邑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拧眉,“怎么这么久,扬子都到了。”视线落到她的肩上,邑桑反问似地“嗯”了一声,“外套谁的?”

    唯筱没来得及回她,原先的服务员走过来,“您看一下这是不是您的手机?”邑桑侧头看过去,又看向唯筱。

    “谢谢。”唯筱笑着应了句,手掌心合拢,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拉着邑桑胳膊往包厢走,“没什么,刚刚不小心撞了人,酒撒身上了,服务员就借了我一件衣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撞见了周易宁,又或者是他那一通莫名其妙的操作,唯筱没什么胃口。

    等回了家,站在莲蓬头下,唯筱后知后觉开始回想起今天的事。

    越想越奇怪。

    想不通,唯筱闭上眼。

    脑海里却不受控地开始重现那天的情形。

    院子门口的路灯颤巍巍地立在大雨下,细小的蚊虫围着灯光争先恐后地往里钻。栅栏里的盆栽被雨水打得东倒西歪,雨水混着眼泪,迷糊了人的视线。

    她记不清自己当时具体说了什么,甚至回想不起自己当时的心情。

    像是一个疯子。

    恶毒地将她这一辈子的狠话,都用在了他身上。

    不然的话。

    像他那样的人。

    怎么会——

    低头拽着她的手,死死不放。

    和她说,对不起。

    “唰”的一下,唯筱关掉水龙头。

    拿过睡裙,视线瞥过丢在衣篓的外套,唯筱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九月初的一次遇见,像是一场梦。

    如果不是那件衣服,唯筱甚至都要怀疑,长廊里的遇见,是不是她的臆想。

    日子按部就班地过,转眼到了九月下旬。

    今年的中秋节在国庆前一天,原本3+7的节假日变成1+7。

    唯筱接到图书馆的教职工放假通知时,群聊【已婚少女邑大桑】的消息弹了出来。

    群里三个人:唯筱、邑桑和林子扬。

    扬子:【东子国庆回来,喊人聚聚,去不去?】

    东子全名徐回东,高中时期,几个人时常混在一起。

    唯筱几乎秒回:【我去】

    扬子:【邑大桑去不去?】

    小小:【一一:不去】

    一一:【嗯嗯嗯,我不去,国庆我也不和你们聚了,我和简年要去青槐市陪爷爷】

    小小:【……】

    扬子:【……】

    小小:【我还记得一一说她不要再喜欢简年那会,我像个小傻逼一样安慰她】

    扬子:【我突然有点怕】

    小小:【?】

    扬子:【我像个小傻逼一样安慰过邑大桑,然后……她结婚了成了无情的杀狗机器】

    扬子:【我去年还傻逼地安慰过你。微笑.jpg】

    小小:【?】

    邑桑和她不一样,她有然后,她没有。

    小小:【你!放!心,你妈变心了,你爸绝不!抛!弃!你!】

    扬子:【神经病,微笑.jpg】

    十月二号,唯筱和林子扬一起去了华里,一家私人会所。

    包厢号是1202,在十二楼。

    走过敞亮的大堂,进电梯时,唯筱侧头和林子扬说话。电梯门打开,里面有人惊喜地喊了声“唯筱”。

    侧着的头向前看,唯筱也没料到,僵了一秒才扯着唇角笑了笑:“好久不见。”

    电梯里的人是高衍,唯筱的初中同学,高中也在一个学校,实打实的学霸,中学六年,蝉联年级第一。

    林子扬的目光从手机上移开,朝前面看过去,扭头朝唯筱打趣了眼,被唯筱瞪了回去。

    “嘁。”慢悠悠地,他又将视线放在一直偷瞥唯筱的高衍身上,犯贱地说:“好巧不是?大家都认识,怎么就只给唯筱打招呼呢?”顿了顿,他接着道:“不地道啊,学霸。”

    场面仿佛被定格住。

    唯筱又瞪了林子扬一眼。“不好意思,他心情不好,犯冲。”唯筱对着高衍抱歉地笑了笑,高衍摆手说了句没事,跟着朝唯筱笑,视线焦灼在面前的人身上:“你们俩来这吃饭还是?”

    唯筱拽了下林子扬,怕这狗东西再乱说什么话,转头又对着高衍笑了笑:“嗯,朋友喊来玩玩。”

    客套而不失礼貌的短暂性问好结束,电梯里安静两秒。

    数字一层一层地跳跃,最后到达12。

    唯筱松了口气,扭头想说再见的时候,旁边的人抢先说话:“唯筱,有空说两句话吗?”

    她站在原地,旁边的林子扬望也没望高衍,朝唯筱毫不避讳地问:“走不走?”

    看了两秒,他转身边走边点头:“包厢里等你。”

    说实话,唯筱其实并不想和高衍单独说话。

    但一年前,是他将那件事告诉的她。

    所以。

    她欠了他人情。

    十二楼公共休息区域内。

    “你最近还好吗?”高衍的眼神落在唯筱身上,她被看得有点不舒服,但还是笑着回了他的话:“挺好的,你呢?”

    “我也还不错,你是最近回国的?”

    “嗯,前不久回来的。”

    ……

    高衍突然道:“你回来的事,周易宁知——”

    “高衍。”

    唯筱打断他的话,脸上客套的笑消失不见,恢复成面对陌生人的姿态:“如果你是想和我说这个的话,真的没必要。我很感谢你当初告诉我事实,但不代表你可以干涉我和他之间的事。”说完,她抬头看他,“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唯筱,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高衍拧眉,停顿几秒,抿唇:“我是担心你。”

    瞧见他这副关心的模样,唯筱又有几分过意不去。

    说到底。

    还不是她自己反应过激。

    唯筱其实一点儿也不愿意和人提起和周易宁相关的事。心里压抑地不舒服,她缓和脸色,“不好意思,我刚说话有点太急了,不是因为你,我……”

    唯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将话打住。

    高衍是唯一一个知道她为什么和周易宁分手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周易宁是如何从头将她耍到尾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仿佛,他成了一个见证者,见证了她所有不堪的人。

    她想维持她的高傲,但在他面前,她所有的行为好像都成了不堪一击的假把式。

    甚至。

    只要遇见他,她就能联想到周易宁。

    简直糟糕透了。

    但这又不是高衍的错。

    相反,如果不是高衍告诉她,她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知道事实。

    所以,按理来说,她应该谢谢他。

    这样一来,唯筱是真的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去面对面前这个人。

    更不用说,他以前还给她告过白。

    “没事,我知道的。”高衍咧开嘴笑了笑,仿佛完全不在意,接着换了个话题。“你之后还打算出去吗?”

    唯筱没说话,但摇了下头。

    “在家挺好的,我现在在京大读研,等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

    唯筱笑着点了下头,没说自己在京大工作,也没说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会有空。

    其实他和她的关系,并没有熟悉到可以随便约饭的地步。大学刚开学那会,高衍给她表白过,虽然她拒绝了,但高衍像是没发生那件事一样,只说拒绝就拒绝,以后可以继续当朋友。

    但他们俩的关系,在那之前,压根连朋友都算不上。

    唯筱也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虽然做了四年同班同学,外加当了两年校友。但实际上也就是个见了面可打招呼可不打招呼的关系,算哪门子的朋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