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休 - 第7节 你好难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你就说——”周易宁顿了顿,温吞吐出两个字:“你、好。”

    梁铭和个小傻子一样坐在椅子上抬头盯着周易宁看。周易宁说完,啧了声,“打啊。”

    旁边的调酒师瞅见了,噗地笑出声,“亏是周哥这么好的脾气和你说话,要是换了余哥,分分钟骂你傻逼抢你手机。”

    梁铭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抹了把头发,不太好意思地又朝周易宁喊了声,“哥,我刚没听清。”

    周易宁笑笑没说话,自己又拉了把稍微高一点的高脚椅过来,坐在梁铭身侧,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打。

    “然后呢?”打完你好那两个字,梁铭又侧头问。

    周易宁朝调酒师指了指,拿了杯酒喝了口,“先不打,等她回消息。”

    话落,尾音还隐约掺在音乐声里,梁铭的手机屏幕弹出了一条白色消息框:

    【你好,请问是知道衣服多少钱了吗?】

    梁铭看向周易宁,周易宁朝屏幕抬了抬下颚,丝毫不见心虚地说:“回啊,就说5章、2章、0。”

    梁铭哦了声,发了过去:【是的,】字还没打完,手被周易宁拽住,梁铭又听到独属于他周哥那种漫不经心、含着笑、一个字一个字咬得极为清晰的声音在爆炸的音乐声下响起:“记得要她备注:给周易宁。”

    这一刻,梁铭突然没来由地想:明明是他周哥是南方西塘人,怎么一点儿江南吴侬软语都没有,咬字方正又清脆。

    脑子乱七八糟想,手里动作没停。

    【是的,衣服一共520元,麻烦您转账的时候一定要备注“给周易宁”四个字,我周哥这边要记账】

    唯筱:【?】

    唯筱:【记账关这四个字什么事?】

    是啊。

    他也觉得挺莫名其妙,记账关“给周易宁”这四个字什么事。

    他侧头看向周易宁,脸上的表情恰到其分地也表现出了和屏幕上那个白框里如出一辙的疑惑。

    周易宁收回视线,挑了下眉,端着酒杯又喝了一口。瞧见梁铭那表情,整个人往后靠,右手伸直握着酒杯搁在吧台上,一本正经朝梁铭笑着解释:“留个图,做原始凭证,怕以后忘了这笔钱哪来的。”

    梁铭不懂什么原始凭证,但周哥不是余哥,应该不会骗他。

    他装模作样点点头,应了声好,打字回唯筱:【原始凭证】

    看到这几个字,唯筱呵得笑了声。林子扬皱眉看了眼她,她没理,回:【好的】

    懒得和他扯这么多,备注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转账给你

    第520.00】

    给周易宁。

    梁铭看着转过来的钱,点了一下。

    打算把这笔钱再转给周易宁的时候,肩膀上按上一只手。他扭头看过去。

    “不用转给我了,你拿着吧。”周易宁起身,梁铭听到笑得咧开嘴,想说谢谢周哥的时候,又听到周易宁随口说:“你截个图发我。”顿了顿,梁铭把嘴里的话咽下去,想问发什么截图的时候,周易宁又转回身。“算了,把你手机给我一下,我自己来。”

    周易宁拿了手机,把键盘调出来,昵称的下方正好是唯筱转账过来的那一笔消息记录。

    他按了按,截了图,给自己发了过去。

    把手机还给梁铭的动作一顿,他又缩回去,把截图在相册里删了,又将消息记录删除。

    删得一干二净,一点痕迹也没留。

    出了酒吧,周易宁走在路上,摸着兜里的手机,想到自己刚才心血来潮做的事,想着想着,一个人走在路上咧嘴笑。

    跟撞了鬼似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些啥事儿,像个傻逼。

    -

    唯筱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准确来说,自从上了班,在上下班途中,她都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

    主要是!京华上下班的路真的!太!堵!了!

    她看着前面被她追尾的那辆车,着急地看了眼手表。

    已经八点一十八,她又瞥了眼外边一动不动的车流,躺平在座椅上,彻底放弃挣扎。

    后边的车绕开他们这两辆肇事车往前缓慢地移动,唯筱开了车门,走到两辆车撞尾的地方,等前面车主下车。等了几分钟,不见前面那辆车丝毫动静。唯筱走上前,在驾驶座边上停住,敲了敲车窗。

    余方正对着电话气得大骂到“我他妈一定要弄死这个不长眼的小狗崽子,一屁股撞得小爷三魂没了两魄,我不弄死他我就跟你姓,这个王八羔子烂王八……”

    后面的话在他从车窗里看到唯筱的脸时,截然而止。

    默了两秒,手机另一头的周易宁没听见声音了,淡淡回了一句:“说完了?说完我就挂了。”

    “等——”一个字念了老长,余方整张脸贴到车窗上,鼻尖压得扁平,使劲又看了两眼,骂了句操,自言自语道:“周易宁,我看见王八羔子烂王八了。”

    过了两秒,周易宁打算挂了这通毫无营养价值的电话时,余方的下一句在手机里呆滞响起:“是你前女友。”

    两边同时罕见地沉默下来。

    呆滞了几秒,车窗外的敲窗声越来越大,表现出车外那人的不耐。

    余方吞了口口水,整理好表情打算开车门的时候,被人在电话里喊住。“方子——”

    动作停住,余方“嗯?”了声。然后,他又听见周易宁尾音微微上翘的声音在蓝牙耳机里响起:“唯筱撞了你的车?”

    “啊,咋了?”

    “帮兄弟个忙。”

    “咋?”

    “你说你车是我的,让唯筱直接联系我来解决。”

    “……”

    余方没说话,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

    但手机另一头的人显然没打算给他怀疑的时间,字正腔圆的声音再次响起:“别傻了吧唧地把我暴露出来,你随便编个朋友。”

    余方还是没说话。

    周易宁等了两秒,没等到余方说话,正想再说点什么好让他答应的时候,余方直直地看着车窗外的唯筱,沉声问:“兄弟,能否告诉一下你兄弟,你意欲何为?”

    周易宁被问得微微怔住。

    他没正面回答,“回头给你说。”说完就想挂了电话,周易宁放下的手又弯回耳边,“行了,我来挂电话,你赶紧去。”

    余方压根没拿手机,只戴着蓝牙耳机。

    嗯了一声,威胁周易宁到时候一定要从实招来之后,他整理了下表情,打开车窗,看也没看外边的人直接嚷嚷道:“你怎么开车的,你知不知道你再用力点小爷就要进医院了。”

    “不好意思,你——”唯筱侧头看过去,一头奶奶灰映入眼帘。

    下一秒。

    奶奶灰一脸惊呼状,还带着点结巴:“唯、唯筱?”

    闻言,唯筱的呼吸慢了半拍,显然没想到被她追尾的人会是他。

    回过神,整理好表情,她笑了下,“好久不见。”

    余方扒拉一下头发,暗叹自己演技进步飞速,嘴里没个把门把话说出口:“不久,我前不久就在——”

    话说到这,戛然而止。

    唯筱见他没说完,也假装没听出来,回到正事上:“刚刚真的很抱歉,你没事吧?”

    “必须有——”下一个字还没说出口,余方一改语调,摆手笑道:“没事——没事没事,没事啊,不就被车撞一下。没事,我耐操。”

    唯筱尴尬地听了过去,假装没注意到他话里的别扭,走了几步到两辆车的相撞处,抿唇道:“是我的全责,你的损失我来承担,到时候你把单子发我,我赔给你,行不行?”

    余方没说话。

    眉头皱起,唇被抿得平直,一副不太好答应的纠结模样。

    唯筱见他模样,意识到自己的赔偿可能不太对,看了眼手表,她又道:“你看还有什么额外费用,你提出来,合理范围内,我都可以接受。”说完,她转身回到车里,翻出几本落在车上的图书馆册子,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余方。“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到时候你有事联系我就行。这样……”

    她的话没说完,被余方打断。

    “不是——”

    他接过册子看了一眼,摆手道:“不过也没事。”接着把册子往自己卫衣兜里使劲一塞,说,“就是,这车不是我的。”彻底塞进去,他抬头,笑得春风得意。“是我朋友的。”说完,他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赔偿的事,我也不太好替他做主不是?”

    唯筱点点头,不明白他的准确意思,试探性地问:“所以?”

    “所以我给你车主的电话,你直接和他联系好吧。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怕麻烦,懒得很。这样吧,你把手机给我一下,我给你存一下车主的电话好吧,我还赶时间,搞快点。”

    余方一副很急的模样,容不得唯筱多想。

    她没时间拒绝,也不好意思拒绝。

    毕竟这次事故,的确是她的全责。

    和车主直接联系,也省得之后还有其他后续问题。

    她把手机给了余方,余方在联系人页面输入:

    尼千南尤:18279625882

    第7章 难追

    余方在联系人页面输完:尼千南尤:18279625882

    一把将手机往她手里一塞,他边急匆匆地往马路边上走边回头说:“我赶时间,你直接打车主电话搞这里吧,我就先走了哈。”拦了辆出租,车子开出去一截,他在车窗探出头叮嘱大喊:“你-一-定-要-和-车-主-联-系-啊——”

    几个字,越过车流长队,传到唯筱耳廓里。

    周遭车辆绕开,缓慢地涌向高架桥和垭口。事故发生地只剩下她一个人,唯筱听着交警的鸣笛声,给图书馆的主任发了个微信请假。请完假,唯筱拨出那个尼姓车主的电话。

    铃声响了两秒,被挂断。

    “这车是你的吗?”交警从摩托车上下来,唯筱拧眉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走过去点头,“是我的。”

    唯筱的电话打进来时,周易宁还没挂了余方的电话,刚听完余方和唯筱的全程。

    将两电话通通挂断,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打了几个字:【不好意思,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请问你是哪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