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腿冰淇淋 - 第8节 虐文男配的偏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唇脂,很适合她,很好看。

    ……

    临近巳时末,温怀玉适时提出告辞。

    他站起身,斯文作揖,“伯父伯母,时辰也不早了,怀玉携家妹先行告辞。”

    “也罢,你们回去吧,路上小心。”

    “我让人送你们出府。”

    夏广落说完,还未来得及吩咐管家,夏盛凡立即积极起身道,“爹,我送送怀玉他们好了。”

    夏广落闻言朝夏盛凡投去视线,瞥了他一眼,“也行。”

    夏徽音本来以为等温家兄妹一走,自己就可以溜之大吉,谁知,夏盛凡走到她身边时,突然拉起了她的手。

    “妹妹,你跟我一起送送他们。”夏盛凡笑着说,然后不容拒绝的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夏徽音无法,只得跟着夏盛凡一起,送温家兄妹出去。

    几人刚步出正厅,温凝立马上前去挽住了夏徽音的手臂。

    “徽音,待会儿你要不要去温府和我一起玩?”

    “今日就不去了,我什么都没有准备,突然过去未免有些冒昧。”夏徽音婉言拒绝。

    说话间,两人已经越过夏盛凡和温怀玉,渐渐走到前面。

    两人的对话,自然也都被听到了。

    夏徽音与温怀玉擦肩而过时,温怀玉侧首望向她。

    “你想去的话,直接去便好,不用特意准备什么,温家不会在意这些虚礼。”

    夏徽音循声看向他,不好意思的笑笑,“改日有机会的话,我再去找温凝吧,今日不太合适。”

    言外之意便是婉拒,温怀玉听懂了,颔首低眉,也不再言语。

    温怀玉听懂了,可温凝却并不明白,只以为夏徽音说的改日就一定是改日,当即开心道,“好啊,那我等你。”

    “我院里有很多好玩的小物件,到时候你去了,我教你玩。”

    夏徽音闻言笑笑,嗯了一声,只是心情并不轻松。

    越与温凝接触,才越发觉得她的确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这会让她想要动摇自己原本的想法。

    夏徽音和夏盛凡把人送到府门口,目送他们走远后,才转头准备回去。

    夏徽音转头,还未走上一步,就听到夏盛凡问,“徽音,你觉得温家兄妹为人如何?”

    夏徽音重新回头,和夏盛凡并排而战,看向温家兄妹的背影。

    “哥哥,何出此言?”

    夏盛凡如是说,“你似乎并不想和温家兄妹多来往,故而我想问问,你如何看待温家兄妹?”

    夏徽音沉吟片刻,尔后缓缓道,“温凝纯真活泼,温怀玉沉静自持,皆属良善。”

    “哥哥,我不想与他们过多来往只是我个人问题,无关他们为人,你不必深究。”

    夏盛凡叹了一口气,“罢了,我们回去吧。”

    他之所以突然问这个问题,也是因为今天才看出来,温怀玉那家伙好像对徽音有意,只是被他自己藏得极好。

    若不是今天他恰好看到温怀玉失态的表情,再联想到从前温怀玉旁敲侧击的问过徽音相关的事情,他也不会发现。

    温怀玉这人,也太能沉得住气了,都不知道他何时开始看上徽音的。

    既然徽音对他无意,温怀玉又藏着掖着,那他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

    夏徽音回到青霜院后,意外的在院里见到了一个人。

    顾锦嘉。

    他背对着院门而站,听到院门处的动静时,便转了头回眸看过来,正好与心心念念的人四目相望。

    顾锦嘉想,她今日穿的果然还是红色的衣裳。

    夏徽音瞧见顾锦嘉今日的打扮时,不由一愣,今日的他难得穿了一件绛红色的衣服,衬得整个人朝气许多,不再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他侧头回眸时,恰好右边的一缕青丝连同发带被风吹起,飘至肩前。

    眉目如画的少年,静静的侧首望来,便真的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翩翩公子,清俊美好。

    他站在院子中央,手上不知还握着什么,她瞧不真切,只隐约觉得是个盒子。

    还未发问,就听他道,“你回来了。”

    “我在等你。”

    第9章 礼物

    夏徽音莲步轻移,驻足在他五步之外,不解地微微仰头看他,“等我做什么?”

    红衣少女仰起头,钗环轻晃,在某人心里晃起一片涟漪,竟让他忘了回答。

    直到夏徽音再次出声,蹙眉喊了他的名字,“顾锦嘉?”

    顾锦嘉才恍然回神,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又瞧了眼两人之间的距离,眉宇轻拢。

    他握紧了手里的盒子,试图走近她,只是,刚迈出一步,就看见夏徽音往后退了一步。

    “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快到我午间歇息的时辰了。”夏徽音说。

    顾锦嘉顿住,凝视着她秀丽的脸庞缓声道,“我有礼物送你,以庆新年之喜。”

    话落,顾锦嘉展手将盒子完完整整的暴露在她的视野下。

    是一个方形的盒子,挺大的,不知道装着什么。

    夏徽音盯着盒子疑惑道,“这是什么?”

    “你一看便知。”顾锦嘉说完,直接大踏步的走近夏徽音,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缩短了很多,仅剩一步之遥。

    他比她高了一个头,低头便能清楚看到她脸上细嫩的皮肤,和她眼中的惊愕。

    大抵是没想到他会直接离她这么近吧。

    顾锦嘉拢起夏徽音的双手,意欲将盒子交到她手里,只不过,指尖刚触摸到她细腻的手腕就被她用力挣脱开了。

    夏徽音后退一步,神色愠怒,对顾锦嘉抓她手的行为极度不满。

    她恼怒地拍了几下自己被碰到的手腕,似乎想把那份黏人的触感拍掉,“顾锦嘉,你别乱碰我。”

    顾锦嘉看着她的动作,左手虚握成拳,闷声道,“是我莽撞了,我只是想把礼物交到你手上。”

    “礼物?”夏徽音停下动作,看向他手上的盒子,几乎是同一时刻,直接拒绝道,“我不要,你拿回去吧。”

    夏徽音也不知道顾锦嘉今天犯哪门子的抽,突然要送她礼物,他们两个人的交情貌似还没有到这个份上吧。

    虽然她昨晚给了他一瓶药,那也是不想让他的血在自己屋里甚至是院子里滴滴答答的流。

    而且,他们每次见面基本都不是非常愉快,除了那一年春天,每次相见几乎都是不欢而散。

    初见时,是她穿过来的第一年冬天,那时,她仔细调养了一年的身体渐渐有了起色。恰好院内又积了一层厚厚的冬雪,她一时眼馋,就偷偷溜出屋,想去堆雪人。

    她把自己裹得厚厚的,兴冲冲地出屋,寻了一个偏僻的院角就打算堆雪人。

    她刚蹲下身抓了一把雪,抬头就看到对面的墙角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脸色苍白,衣袍凌乱的少年。

    他歪头靠在墙角,双眸紧闭,一动不动的。

    夏徽音当时也没有多想,匆匆就跑到少年身边,伸指想探一下他的鼻息,谁知,手指刚碰到他的鼻尖,他却突然睁开了眼,强势凌厉地抓住了她的手腕,甚至想折了她的手。

    要不是因为她喊了春夏春喜的名字,两人及时赶到的话,她的手估计真的就会折了。

    那时,顾锦嘉望着跑过来的春夏春喜,转而掐住了她的脖颈,浑身戾气,“你是谁?”

    夏徽音身体本来就刚刚好转,被他用力一掐,整个人都不好了,随时感觉自己会窒息而死,当即用力抓挠起顾锦嘉的手,脸色也越来越白。

    顾锦嘉也瞧出了不对劲,立刻松缓了手上的力道。

    这时,春夏春喜已经赶到夏徽音身边了,看到夏徽音的脸色时,两人都被吓得不轻,迅速把顾锦嘉推开,与此同时,夏徽音也软倒在春夏身上,她咳嗽几声,指着顾锦嘉想说话,可话还没出口,她自己先晕了过去。

    一时间,小院里闹哄哄的,外头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应是又有人来了。

    顾锦嘉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脸色泛青的夏徽音,最终还是在来人到来之前迅速离开了院子。

    ……

    想起初见那时的情形,夏徽音脸色更不好了,即使后来他道歉了,也不能抹平她的恼怒。

    她直接转身绕开顾锦嘉,“你的礼物,我受用不起。”

    “你回去吧。”

    顾锦嘉看着她的背影,眉眼下垂,他紧了紧手里的盒子,直接将盒子放到了一旁的石桌上。

    “徽音,我知道你因为过去的事,而对我不喜,所以自那些事之后,我也鲜少出现在你面前。”

    “可最近,我不想再避开你。”

    第10章 礼物

    “即使你厌我恶我,我仍旧想要出现在你面前,因为我如今才明白,比起被你厌恶,我更怕的,是被你忽略我的存在。”

    “徽音,只要你不再排斥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你能不能…试着接受我的存在。”

    夏徽音听他说完,重新转身看向他,神色冷淡,可见顾锦嘉的话对她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我只希望你能像以前一样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你明……”

    “可我不愿。”顾锦嘉扬声直接打断了夏徽音未说完的话。

    “原因呢?”夏徽音抬头,目光与其直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