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栀 - 第31节 妄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乔语提前替她定制了礼服, 长吊带, 后背空着一块,露出她白璧无瑕的皮肤, 因为偏瘦蝴蝶骨很明显, 像是一只停靠的蝴蝶,衣料光滑, 从大腿开叉,行走之间露出匀称修长的腿。

    是偏向女人的成熟。

    乔语凝望着镜子里的小女儿,同样五味杂陈。

    时间过的可真快,仿佛昨天她才刚剩下皱巴巴一团的小女儿,一夜之间就成了大姑娘, 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走吧。”乔语道,握紧手提包,转身走了。

    自从那一次见面,她们之间就有了裂缝,季眠对她的话也越来越少了,跟季欣一样。

    抵达宴会,宋叔叔宋阿姨与宋淮安一同接见,两家是一起吃过年夜饭的,关系要比其他人熟络些。

    “上一次见眠眠还是学生气呢,今天就成熟了很多,看着跟她妈妈越来越像了。”宋阿姨拉过季眠的手,上下打量一眼,又对宋淮安道:“你宋大哥前两天还说你最近忙着学校的实习的事情,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你宋大哥那里?”

    “要是小宋不嫌弃我们眠眠娇气那当然是最好的了,平时我们都给宠坏了,就需要好好磨一磨她的性子。”乔语接过话,又推了下季眠,“还不快谢谢你宋阿姨?”

    “谢谢宋阿姨。”

    到如今,她早已经是一只提线木偶,起初,只是不认命罢了。

    “客气什么,让你宋大哥跟你聊聊,看看你想去哪个岗位。”宋阿姨说完便跟乔语携手离开,将空间留给了他们。

    宋淮安轻笑了一声,招来服务生,拿过了一杯香槟递给季眠,“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惹得我们季大小姐不开心了,从进来就没什么好脸色。”

    季眠勉强勾起一抹笑,“宋大哥不知道我们两家是什么意思吗?”

    “我当是什么事,你指的是联姻的事情?”宋淮安很早就进了商场打拼,早就练就了喜形于色的本事,他仰头喝下了口香槟,问:“就这么不想嫁给我?”

    “难道宋大哥想娶我?”季眠反问。

    宋淮安噗嗤一笑,眼眸弯起,“娶什么,你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

    季眠忽地松了口气,心念一动,“那……”

    话还没说就已经被他看透了,他先一步道:“你想让我跟你在四位长辈面前坦白?”

    季眠看着他点头。

    “到底是个小丫头片子,”宋淮安目光轻飘飘扫过周围,“跟我来。”

    两个人出了正厅,倒了后院,后院人少僻静,适合说话。

    宋淮安立于刚换的新草皮上,整个人都带着成熟男性的笃定与坦白,“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这次两家的婚事,你们季家更着急,既然你不想嫁,肯定会闹一闹,我甚至不用表态,等你闹过后再提一句,婚事照样可以告吹,而责任全在你,我摘的干干净净。”

    “那如果我同意的话,你就只能娶我了。”季眠反盯着他的眼睛。

    “也不是不能接受,对两家都有好处,反正娶谁都一样。”宋淮安很平静的看着她。

    季眠垂眼,对于男人的确这样,即便娶了也依然可以做到红旗不倒彩旗飘飘,里面摆着谁有什么不一样。

    宋淮安抬眼看着她,“你指不定更讨厌我了,季眠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季家对你而言有多少重量,真就比不过你那个小男朋友?”

    季眠没说话。

    宋淮安也没要她回答,“季家现在就像是到了风烛残年,能救它的,宋家算一个,我们两家联姻是最好的选择。你或许觉得为你哥哥的愚蠢买单很无辜,但家人本就是一体,兴衰荣辱,俱是一体。”

    季眠四肢百骸都涌出一股无力感,嘲弄道:“难道就只剩下联姻这个选择?”

    “还有一个,”他城府深的目光扫过她,“不可否认,联姻救得了季家一时救不了一世,问题出在你那不成器的哥哥上,你要是有自信,拉他下马换你来。”

    “我爸不会同意的。”在他眼里,二哥注定是要继承他的公司,而她跟大姐不是,她们只要乖乖当一个花瓶听话就好。

    宋淮安就点到这里,“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季眠看他一眼,如墨的眸子里,是她还未出校门的小姑娘看不透的。

    “明天记得来报道。”走之前宋淮安冷不丁说了一句。

    他指的是去他公司实习的事情。

    乔语直接代替季眠应下,“保证我们眠眠一定到。”

    *

    季眠回学校,日子还是照常过,平静的就像是一个虚幻的泡沫,她看着它漂浮在空气里,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破灭掉。

    打破平静的是楚宝失恋了。

    准确来说不算是,因为对方只是将她当备胎。

    楚宝是临时起意去隔壁学校给男生一个惊喜,却狗血的正好撞见男生跟另一个高挑的女生并肩,起初她以为是误会,正要上前时看见两个人拥吻。

    她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不是太忙不想谈恋爱,而是不想跟她谈恋爱而已。

    林真气的当场就要冲出去找人,刚打开门,朱双双问:“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她顿时停住了,倒真不知道。

    以往楚宝提起时都直接用的他代替,时间久了,也没有人关心他到底叫什么,而楚宝这个样子,显然是不会说了。

    季眠在旁边摸着她的头发安抚,时不时递过纸,就让她痛快的哭了一场。

    晚上楚宝叫季眠陪她去天台吹吹风。

    整个城市都已经睡下,只剩下路灯像是最后的守卫,沉默不语,夜以继日。

    “你说为什么当时你们都已经跟我说了,偏偏就我一个人不相信呢。”楚宝靠着季眠的肩膀,因为哭的太久了,声音还带着鼻音。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老祖宗的话有道理。”

    “还真是。”

    “谈恋爱太伤了,掏心掏肺的,到最后就是个笑话……下一次,我不要再这么傻了。”

    道理是这样。

    遇见渣男已经是事实,为渣男掉眼泪更是不值得,可真的做起来就知道难于登天,人到底是感情动物。

    季眠选择提分手的那天,前夜刚下了一场大雨,那气势就像是要将整个城市都给淹没,让她想到了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也是这样的大雨。

    但这是夏季,到了第二天地面上半点痕迹都没了,除了降低了夏季的那份燥热跟增加的湿度。

    两个人像往常吃了一顿饭。

    正当陆远珩起身去买单时,季眠开口,“我们分手吧。”

    陆远珩重新坐下来,那五个字他听的很清楚,在此之前就算季眠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提,他漆黑的目光凝望着她,问:“怎么了?”

    “我说,分手吧。”

    季眠再一次重复,从来没这么认真过。

    “发生什么事情了?”陆远珩问,“因为我要出国的事情,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季眠摇头。

    “那是为什么?”陆远珩突然不懂了,分明刚才季眠还跟往常一样握住她的手,在下一秒却能笑着提出分手。

    “没有为什么,我只想分手。”季眠移开视线,怕自己会忍不住后悔,怕他看出来直到这一刻她都没有下定决心。

    陆远珩漆黑的眸子鸦羽一般,他看着她,耐心的哄着她,“眠眠,别闹。”

    “我没闹,”季眠笑,“我是认真的,你看,你从来就不喜欢我。”

    她又何尝不是跟楚宝一样,那么多人都能看出来陆远珩没那么喜欢她,她却偏偏拿出两个人相处时的细节反驳,好似这样,陆远珩就真喜欢她一样。

    可事实是,如果真的喜欢又何尝要她向其他人证明,她孜孜不倦的证明时自己也再清楚不过,所以连反驳都显得苍白无力。

    清醒过后就明白了,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感情这事是一门玄学,有时候缘分到了就来了,有时候就算再努力未必就会有结果。

    而她,属于后者。

    第24章 结束了

    陆远珩一向冷静自持, 就好像天塌下来也依旧能面不改色。

    但此刻,他眼白里,有红血丝。

    “对不起。”他突然有些无措, 伸手想握住她的手。

    季眠的体质特殊,畏寒, 一年到头手脚都是冰凉的,即使在夏天也一样。

    “怎么就弄得这么伤感了,怎么说呢,从我们开始谈的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天, 毕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难道真的还有什么结果吗?”她刻意用着嘲弄的语气,不是一个世界几个字咬的格外重。

    季眠看到陆远珩往后靠, 分明只是十几厘米的距离, 却像是突然生出了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她后来还说了几句。

    无非是谈恋爱只是打发无聊时间的消遣, 而陆远珩只是刚好符合她的条件而已, 跟他这样的人谈恋爱, 不亏。

    直到陆远珩的眼里的光熄灭, 像是黑夜里逐渐熄灭掉的路灯,最终只剩下一片漆黑。

    最后季眠仓皇逃走。

    推开饭店的门, 一股热浪吹过来, 她的心彻底空了一块。

    倒是不曾掉眼泪,仿佛她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分手后第二天, 季眠去宋淮安公司报道。

    职位是实习,顶头上司只有一个,宋淮安。

    这是季眠第一次初入职场。

    宋淮安亲自带着她参观了公司,挨个解释部门之间的关联,是一个细致的好老师。

    “宋大哥, 谢谢你了。”

    “可别谢我,我要是不好好带你,回去就要挨批评了。”宋淮安已经按了向上的电梯。

    季眠淡笑,她整个人就像是被抽走了灵魂,说什么做什么都差一点力气。

    她一来,公司里茶水间的谈资也跟着来了。

    “这哪里是来上班的,分明就是来培养感情的,你们以后可别打宋总主意了,正主已经来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直接宣布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