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梦游的桃 - 2:开关 脱轨(校园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这周末,阮初绵花大价钱买了瓶香水,为此欠了阮初城一百块。

    周一傍晚,她在手腕耳后喷了香水,用最好的状态坐到周子洛旁边。

    这是晚饭时间,周子洛回来得早,此时班级人也少,阮初绵抓住一切可以制造暧昧的机会,特地没去食堂,在这等他回来。

    周子洛对于身边突然出现的人有点懵,愣了愣,开口:“又来问题?”

    “是呀,今天老师上课讲的这个,我没太听懂。”阮初绵推过去练习册,指着一道用红笔改过的题。

    他们离得近,女生身上香气直往他鼻尖里钻,稍微侧眸便能看见她干净光洁的脸蛋。好像是他那个活泼的妈妈曾经说过:女孩子连呼吸都是香喷喷的。

    妈妈的话是对的。

    他定了定神,认真在白纸上验算,步骤写得详细清晰。末了,问她:“我讲明白了吗?”

    阮初绵正欲开口,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咕噜噜。”

    来自她的肚子。

    当场石化。

    太丢人了!!!

    她平生第一次尴尬到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就愣在那,仿佛被点了穴。

    “咕噜噜。”

    肚子锲而不舍地叫起来,好像在埋怨为什么晚上不给它东西吃。

    周子洛从桌洞掏出一盒饼干,面色如常,“你晚上没吃饭吗?”

    阮初绵一向在意她在异性面前的形象,她的脸红个彻底,欲哭无泪,“不用不用……我先回去了。”

    “哦,好。”

    周子洛又把饼干放回去。

    女生落荒而逃,鼻尖的香气散了些。

    可还是好香啊……

    他踩着椅子打开气窗,走廊的风飘进,吹散最后一点香气。

    ……

    阮初绵在书桌里翻翻找找,只找到一颗糖,糖有什么用?能让她的胃满意吗?她撇撇嘴,去翻阮初城的桌洞,摸到一个塑封鸡腿。

    撕开包装刚啃两口,边上的光被人遮住,男生递过来一张纸,“这个你忘拿了。”

    是他写了计算过程的纸。

    阮初绵一口鸡腿肉噎在嗓子眼,僵硬抬头,微笑,“谢谢。”

    周子洛微微颔首,“不客气,有不会的可以再来问我。”

    “嗯。”

    手里的鸡腿忽然不香了,阮初绵立刻对着小镜子检查形象,还好只是嘴上有点油,不至于再次丢人。

    “这个鸡腿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神出鬼没的阮初城单手压住她桌子,凑过来看。

    阮初绵手中镜子一抖,“你走路都没声吗?”

    阮初城执着于鸡腿,“你晚上就吃这个?没吃晚饭吗?”

    “没吃。”

    阮初城拧眉,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面包扔给她,“有胃病还不吃饭,回头你进医院了,妈妈又会来怪我。”

    阮初绵皮笑肉不笑,“你放心,在我进医院之前,我会告诉妈妈这和你没关系。”

    “本来也和我没关系……”

    他小声嘟囔,没骨头似的瘫在座位上,又把新买来的牛奶递给她。

    阮初绵小口吸着牛奶,看向周子洛送来的那张纸。

    字如其人,瘦劲清峻。

    ……

    此后阮初绵再去找他,定是吃饱了饭。

    来找他的次数多了,偶尔被周围同学起哄,有不着调的男生朝她吹口哨,“又来问题啊?”

    阮初绵好脾气地笑笑,“是啊,你能给我讲也行。”

    “……”

    暧昧气氛轰然四散,周子洛绷住的肩颈悄然放松,执起笔淡淡问:“哪道题?”

    他同桌不在,阮初绵大大方方坐下去,随手指了全卷最难的一道题。周子洛沉吟片刻,“这道确实有难度,我去问过老师,他说这种题不会考,如果你想听,我可以给你讲前叁问。”

    “最后一问呢?”

    他诚实道:“我还没想明白。”

    事实上从那句“不会考”之后,阮初绵就失去了琢磨它的心思,可周子洛只在讲题时话最多,于是她说:“我想听前叁问,好不好?”

    “行,我捋一下思路。”

    周子洛没深究过这题,乍一讲起来有些困难,到晚自习时间,他落笔速度极快,笔尖与纸张摩擦出沙沙声。阮初绵懒懒撑着头,盯着男生专注的侧脸,品出几分魅力来。

    认真的人最可爱。

    终于他放下笔,“好了。”

    晚自习铃声随之响起,阮初绵起身要走,周子洛说:“晚自习结束后给你讲。”

    阮初绵笑吟吟,“好。”

    晚自习后……可不止讲题这么简单了哦。

    ……

    晚上九点半的铃声响起,学生们收拾书包陆续离开,阮初绵看他们散得差不多了,来到周子洛旁边。

    她刚坐下就说:“我来找你好不方便啊,等下次选座位,我选你当同桌吧?不对……也许是你选我呢。”

    还是有一颗拿第一的心。

    周子洛脾气好,凡是不涉及底线,他一般不拒绝,这次也是应好。

    阮初绵不喜欢这样子,她喜欢只为她一个人的感觉。她嘟了嘟嘴巴,半是撒娇半是开玩笑,“如果下次我考第一,你要选我哦。”

    女孩子眼眸明亮,滴溜溜看他时,像镶了一颗滚动的星子。

    周子洛别开脸,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走得晚,通常会留到最后,负责关灯。而阮初绵归心似箭,加上阮初城每天都催她快一点,他要回去打游戏,导致直到今天阮初绵才知道周子洛也是走读生,而且就在她隔壁楼。

    出教室时外面走廊黑漆漆一片,唯独尽头亮着微弱光芒,阮初绵心生一计。

    周子洛正摸索着墙上开关,右手倏忽被人握住。那女孩似乎是怕得慌了神,说了句不好意思,又去抓他的袖子。

    周子洛身形僵硬,触到开关的手慢慢垂到身侧,嗓音平缓,“今天走得有点晚,不知道是谁关了走廊的灯。”

    阮初绵心思细腻敏感,闻言眉眼低落,“你是在怪我嘛?”

    “什么?”他怕自己听错了,斟酌着回答,“我没有这个意思……”

    从未和女生一起回家,也从未被异性握过手抓过袖子,他难得担忧两人尴尬,想找些话来调节气氛,未曾想被她误会。

    他心中微叹,“你如果害怕,我们快些走。”

    “嗯。”

    她抓得更紧了。

    他们从教学楼南面的门离开,那处有面大镜子,阮初绵信鬼神之说,最怕在黑暗环境下照镜子,绷着脸快步走过。周子洛扭头看向镜子,镜中的少年耳尖微红,被她碰过的那只手此刻插在兜里。

    所以,刚刚不能开灯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