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梦游的桃 - 7:同桌 脱轨(校园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五一放假前一天,阮初绵故意留到最后,趁着人少和周子洛说五一快乐。等在门外的阮初城白眼翻出天际。

    为了一句五一快乐,害得他也等这么久。

    阮初绵朝他挥拳头,“当然不止五一快乐,还有考试加油。”

    阮初城:“哦,等了十分钟,说了八个字。”

    “……哼!”

    她不想和不解风情的家伙说话。

    阮初城慢吞吞跟上来,“我劝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五一回来就考试,你这次再退步,妈妈会让你下了晚自习也补课。”

    “……”

    哪壶不开提哪壶。

    阮初绵的好心情烟消云散,“哦。”

    五一叁天假期,她一半时间在上课,剩下一半吃饭睡觉和想念周子洛。

    奇怪,最近想他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某次和陆娇聊天说起这事,陆娇说:【你这是得了相思病,我们周大学霸的魅力竟如此之大!】

    阮初绵微窘,嘴硬说她才没有。但不可否认,假后在学校见到他,心里的一块空缺充盈起来。

    六号最后一科英语考完,学生们草草排完桌子,散得飞快。

    阮初绵准备和朋友去操场散步,顺便看看有没有踢毽子大军。通往操场的路有一个大下坡,刚一靠近,听到男生们的欢呼声。

    原来是班级有个男生带了滑板,喜欢刺激的同学尝试滑下大下坡。

    阮初绵被几个男生怂恿着上去,右手紧紧攥住陆娇,她望向前方,一阵眩晕。

    “我腿抖。”

    叁个字随风消散,滑板轱辘疾速转动,阮初绵惊呼。在这迷眼的风中,她好像看到有人从角落跑出来,那人蹙起眉,伸手想扶她。

    “诶,别摔了。”

    阮初绵没能如愿以偿扶住他的手,滑板在这之前停下,风吹乱了头发,她匆匆看了眼周子洛,拉着陆娇的手落荒而逃。

    走远了,她小声问:“他怎么在这啊?”

    陆娇用比她更小的声音回答:“一直都在啊,我们来的时候他就在了。”

    “……”

    那岂不是目睹了她丢脸的全过程。

    陆娇像发现了新大陆,“噫!你脸好红。”

    阮初绵:“……我一想到他看到我不好的一面,就气得脸红。”

    陆娇给她一个“你以为我是傻子吗”的眼神,笑得一脸荡漾,“他冲出来保护你的样子,是不是特别帅?”

    “……别乱说。”

    阮初绵捂住双颊,遮住了红扑扑的脸蛋,遮不住泛红的耳尖。

    怦怦、怦怦……

    她怀疑她会心率过快而亡。

    是呀是呀,他冲出来保护她的样子,就是最帅的。

    ……

    操场边,周子洛踩上滑到脚边的滑板,边上男生噗嗤一笑,“刚刚辜月滑的时候没见你着急,还是阮初绵魅力大啊。”

    周子洛掀起眼皮,一向温和的眸子有些清冷疏离,“阮初绵害怕。”

    男生乐不可支,“辜月可比她害怕多了。”

    周子洛不再多说,将滑板还给滑板主人,朝和阮初绵相反的方向走去。

    ……

    考试后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体活到17点。四点五十,阮初绵回到班级,进门时下意识看向他的位置。这是她很长一段时间的习惯。通常他在学习,也会和同学说话,极少数的情况埋头补觉。

    而这次,他在看她。

    不,不,怎么能说是在看她呢?不过是她恰好此刻进教室,换做另一个人,也是一样的。

    信誓旦旦说要追人家,临阵退缩比谁都快。

    阮初绵疯狂吐槽自己,若无其事错开视线。

    桌上放着各科答案,她打起十二分精神,找出卷子对答案。

    物理最后两道单选选择题是蒙的,根据abcd均匀分布法则,她奇迹般地蒙对了!多选错半个,填空全对,压轴题倒数两问没思路……

    直到下节自习课开始十分钟,她估算完各科的分数。

    这阵子主攻物理,她擅长的数学遇到了滑铁卢,其他几科中规中矩。除去不确定的语文英语作文,如果要考过周子洛,她只能烧香拜佛祈祷周子洛也有一科考得不好了,显然——

    这是不可能的。

    叁天后出了总成绩,周子洛以微小差距排在第一,她依然是第二名。值得高兴的是她的物理考过了周子洛,然而和数学一中和,等于整体没进步。

    相比明天就开家长会,有个事更让阮初绵在意。

    今天是周五,班主任的意思是换完座位再放学。

    周子洛第一个选座,他貌似很喜欢现在的位置,在同样的地方写下名字。

    阮初绵当然选他旁边。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名字填在他边上。也不敢看周子洛的反应,就放下粉笔回去,全程垂眸。

    这次阮初城离她有些远,正合她意。她才不想撩周子洛的时候,周围还坐着自己的孪生弟弟。

    五十个人全部选完,班级进入大混战,谁先搬成了大问题。班主任让靠门边同学先搬到走廊,即便如此,教室仍存在撞车情况。

    阮初绵仔细收拾书本,向同桌表达了不舍之情,然后瞅准机会,开始搬东西。

    有一个弟弟的好处这时显现出来了,最沉的桌子由阮初城承包,凳子还有同桌帮忙搬,阮初绵只拎了一个袋子。

    那边周子洛在扫地,前一个同桌留下来不少长头发。身后先是有人说“让一让”,接着木头桌子砰得一声立在眼前,来人敲了敲桌面,笑容灿烂,“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姐姐,她身娇体弱,什么都做不了。”

    “阮初城!”少女气急败坏的声传来,阮初绵拽住弟弟的衣服,瞪着他,“就你长张嘴,不说话会死嘛?”

    她推着阮初城回去,鞋跟踩进簸箕,成团的头发黏在鞋底。周子洛默默加重力气,用扫帚压住头发,女生再抬脚,头发依依不舍地离开鞋底。

    他去前面倒垃圾,被坐在椅子上环视一切的女班主任叫住,班主任说:“你和阮初绵坐在一起,要互相帮助,争取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周子洛点头,“好的老师。”

    他稳稳的叁好学生模样,班主任甚是安心。

    阮初绵东西不多,搬一次足够,她正在记黑板上的作业,突然左边一个黑影压下来。

    “刺啦。”

    是凳子拖拽的声。

    她呼吸一滞,握笔的手出了层汗。

    原来这就是坐在他旁边的感受,她心跳好快啊……

    她偷偷用余光瞥他,他也在记作业,用的纸是小熊维尼模样的。

    有点可爱哦。

    阮初绵以为成为同桌后,更方便他们暧昧。实际上他们只在放学后说了几句话。

    她说:“我来履行承诺,来找你了。”

    周子洛:“嗯,以后有不会的题可以问我。”

    “好。”

    没关系,她对自己说。

    来日方长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