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真美 - 第2章 丧尸幸存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0号实验体:邱山,第叁十天,目前情况稳定,未出现病毒感染症状。”邱山一遍开车一边拿着录音笔记录。

    “1号实验体:苏西,实验失败,已经被感染化。”在汽车的后备箱里面的敲击声,表明有东西被关在后面。

    邱山的实验成功了,在注射病毒之后,他成功地抵御了病毒的侵害,没有出现任何不适。随后他就将自己的血清制作成临时的疫苗,注射给了苏西。但是事与愿违,苏西在注射了邱山制作的疫苗以后,失去了自己的理性,变成了她自己口中的丧尸怪物。

    为了去寻找更多的物资,邱山只能带着自己的东西搬到其他的地方,当然,这个东西里面包括已经变成了丧尸的苏西,没有任何的伤口和破坏,她的身体被保存的十分完好,除了肤色死灰别的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还是那样的不讲道理而且自以为是。

    这次离开只携带了少量的病毒样本,毕竟还有自己和苏西这两个活样本。更重要的是去找一个更加安全的避难所,原来的那家商店已经在被洗劫一空之后由丧尸所占领。

    邱山相信小镇上应该会有足够的物资,可是还没有开到小镇里,他就看到了用木头和铁丝拉成的隔离网。许多辆汽车挡在里面根本无法开车进去。他走下车来敲敲后备箱:“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宝贝,我会来接你的。”

    翻过了堆积的障碍,沿着马路没走多久邱山就看到了连成一片的房屋。邱山,走在街上。看到座房子的大门打开着,于是他就走进去看看。

    “请问有人在吗?”邱山径直闯入房间,一个温馨又可爱的小家,客厅有些凌乱,桌上的灰尘在暗示这里已经有日子没人居住,而离开的时候又十分的匆忙。看来这一座小镇的居民也凶多吉少。不过在储藏室里面还有不少的食物和其他的必需物品,邱山从里面拿出一把斧子来去看看小镇里面还有没有其他的活人的存在。

    “有人在吗!”邱山来到另外一处房子,喊了几声之后都没有人回应,挥动斧子把门锁砍坏,他闯入了这件屋子。里面的布置很整齐,这让邱山不得不谨慎起来。他小心地拧开房门谨防门后面有什么他不想看到的东西,一路下来都没有什么异常,用纸笔画着地图来标记出小镇的房间里面有什么东西自己可以利用的。

    在二楼的卧室门前,他听到了门后面有什么声音。

    邱山一边敲门一边大喊:“有人在里面吗!”

    没人回答。

    他用力的把房门踹开,在门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了一下,反作用力险些让他跌倒,门也只打开了一半,卧室里面阳光正好。

    邱山又补了几脚,干脆把这单薄的门给踹了下来,和预想的一样在这里有丧尸埋伏着,而且不只一只。一只少女外表的丧尸被捆在了床上,穿着精致打扮的洋服。另外一只高大的雄性丧尸正在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对邱山进攻。

    “抱歉,你们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邱山一斧子劈下去让他的脑袋变成了两瓣,人类的神经系统更加的高级复杂,所以毁掉大脑就能让他们失去大部分的功能。不知道是不幸还是万幸。

    为了确保安全,邱山还是把这个男人关进了厕所里面。回来以后邱山观察这卧室里面的场景,想要推测出发生过的事。女孩被双手双脚捆在一起,衣服被整理的整整齐齐。房间里面的摆设也说明了这个房间是一个女人的卧室。衣柜里面的衣服还有化妆镜。

    “让我猜猜看,在你感染了病毒以后你的父亲就决定和你留在一起,在小镇失陷以后。”邱山对着少女自言自语,很久没有见过活人,他已经习惯了对着丧尸说话。

    少女的皮肤过于干燥,上面已经积了灰尘,她的瞳孔也已经凝固成了混沌的颜色,原本金黄色的秀发也暗淡无光。这个可怜的睡美人已经变成了被人抛弃在角落的破布娃娃。欧美女姓要成熟的快一些,所以她大概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体态丰满,好像婴儿一样的圆润,可是臀部与胸部已经率先发育出了一定的规模。脸蛋上肉肉的,细长的眉毛,圆圆的大眼睛,一切都看上去那么美好。

    “我要把你收藏在我的新家里面,希望你还没有彻底的坏掉。”邱山在做完记录以后离开了房子。

    今天已经探查了周围一片的房间,除了寥寥无几的几只被关在家中的丧尸意外似乎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了。

    选中了最初的那个房间,因为那是唯一的一个大门没有被砍坏的房子,在天黑之前把女孩和苏西也带到了家里面关押起来。

    在天黑以后继续探索未知的区域将变得极度危险,用多余的家具封锁住门窗,好能安心地享受夜晚的时光。

    两个丧尸被绑在了桌子前和邱山共进晚餐,简单的水煮蔬菜和面包,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可以说不错。

    “苏西,来认识一下我们的新朋友,实验体02。”邱山想了很久:“你就叫做妮可吧,和你的的脸蛋一样可爱。”

    吃过晚餐,邱山一个人来到楼上的卧室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把两具丧尸留在了椅子上面。

    晚上外面传来了狗叫声,苏西和妮可在听到声音之后不安分的挣扎想要挣脱绳索。邱山找来的绳子很坚固没有被她们轻易地挣断,可是不知道有多少年岁的椅子扶手不堪重负,在一阵吱呀声过后,苏西的椅子发出了清脆的木材断裂的声音,扶手被她拉断,获得自由的她站起身来,绳索从她的身上滑落。

    外面的骚动已经结束,在一阵呜咽声中再也听不到狗叫的声音,没有了目标,苏西漫无目的在房间里面走动。偶然间她来到楼梯前,一步一步的慢慢挪上楼梯,每走一步着陈旧的木质楼梯都会发出回荡在寂静房屋里的异响,声音促使着苏西迈出了下一步,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上二楼。

    二楼可没多大的空间让她来闲逛,只有邱山的卧室开着门,和苏西同居太久以至于邱山都快忘记了在房间里面的苏西也是一样具有攻击性的丧尸,不知道在二楼的平台里迂回多久,苏西走进了邱山的卧室。

    在早上将醒未醒之时邱山就感觉房间里面的气氛有些奇怪,睁开眼就看到苏西直挺挺的站在自己的床边看着自己。

    “卧槽!”邱山在受惊时汉语脱口而出,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下床,贴着房间的角落惊慌未定的看着苏西。苏西没有表现出过强的攻击性,把头转向邱山的方向,慢慢的走向了他,没有张牙舞爪、龇牙咧嘴。

    邱山也发现苏西的异常,认真的观察起她的行为。苏西一直走到贴在了邱山的身上才停下来,她的身上的衣服早就在前几天损坏掉,千疮百孔的套在她的身上。病毒的作用下,她的身体停止在了死亡的不久之后,身体还没有开始僵硬,这样她才能够继续去传染给其他人。

    “苏西?”邱山试着和她对话,她无神的双眼没有任何波澜。他开始尝试着在无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接触苏西,抓在她的灰白乳房上面慢慢的用力抓揉,看到苏西没有任何的反馈,他也壮起胆子把苏西放倒在地上,她想要站起身来,被邱山阻止,按回地上,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被轻易的撕开,通体灰白的女人身体有着诡异的美。

    凶恶的丧尸此刻更像是无助的受害者,被邱山压在身下的她还不断地想要挣脱。用身体挤进她的两腿之间,她就再也无法反抗。拿手指先伸进苏西的阴道里面扣扣,里面依旧很柔软,只不过又干又凉,这要是硬插进去恐怕是要脱层皮。

    把苏西一个人留在房间里,邱山找来了一瓶润滑油,把出油口插进苏西的体内,抓着她的一只脚让她的下体抬起来同时把润滑液挤进她的阴道里面,一直到在挣扎中,润滑液还被收缩的肌肉给挤压出来。病毒不能识别每个神经的作用,所以她的阴道还保留着一部分的反应。

    “宝贝,不要反抗了。”邱山把苏西搬到桌子边,按着她的腰部让她被迫的翘起屁股,她的双腿不安分的想站起身来,导致灌进去的润滑液一喷一喷到从她的阴道流出,顺着她的双腿流淌下来,在她的皮肤上包裹了一层晶莹的滑液,邱山见势干脆就把润滑液喷在苏西的身上,帮她摸匀在身上,涂满了油油的一层。

    看着身下冰凉丝滑的肉体,压抑许久的欲望再也按捺不住,也不管和丧尸做爱会有什么后果,邱山把自己的胀痛的阴茎插进了苏西的阴道里面,肉体拍打在润滑液上的声音,让房间的气氛淫靡起来。

    苏西也在被奸淫中安静下来,口中发出雌兽的叫声,配合着身后的人不断地插入自己的阴道,不停地叫着。

    邱山连同双臂一起抱住苏西的上身,紧紧地拥抱着她,两人站着贴在一起下体不断地撞击在一起。邱山把脸蛋贴在苏西的脖颈感受着润滑液下的肌肤,急促的喘息着。急切的把积攒已久的精液喷射入苏西的体内。

    “呃!呃!呃!”邱山卖力的一下一下随着阴茎的射精撞击苏西的屁股,那浓的化不开的精液从苏西的下体交合处流淌出来,和润滑液混在一起,两条蜿蜒的白色通路从她的双腿流下。苏西双腿一软就从邱山的怀里滑了出来,瘫软在地上。就连叫声都变得温柔起来。

    发泄欲火后的邱山冷静下来,把苏西抱到了床上,期间她也没有任何的攻击行为。仗着自己对病毒免疫,邱山更是装着胆子把手指放进苏西的嘴里面。

    苏西尝试着轻咬住他的手指,过了一会就把牙齿松开,不管邱山的手指在她的嘴巴里面怎么刺激,都不再有反应。

    “实验体1号:苏西,未对我有攻击倾向,原因不明。”保险起见,邱山还是把苏西的双手和双脚分别捆在一起限制住她的行动。

    得到了这一突破性的发现后,邱山高兴的从楼上跑下来,妮可还在椅子上被老老实实的捆着,察觉到了有异响开始躁动不安。

    “把你冷落了一个晚上你生气了吗?”邱山搬椅子坐在她的身边,慢慢的接近妮可。

    妮可的嗓子中发出威胁性的低吼,没有其他的更加危险的行为。这样的反应让邱山有勇气开始下一步的接触。

    “宝贝,来让我看看你对不对我的肉感兴趣。”邱山把手臂放到妮可的面前,这次他可不敢只放手指进去,万一一口咬掉指头那就得不偿失了。

    妮可警惕的看着送上嘴边的手臂,低吼了一阵以后就对它失去兴趣,继续专注于如何让自己脱身。

    “实验体2号:妮可,未对我有攻击倾向,我认为问题不在她们的身上,而在于我身上也携带了这种病毒,她们似乎还残存一定的智能去辨认谁是同类谁是食物,这或许是病毒们的保护措施,以免同类自相残杀。”邱山录音道:“这样我就可以更近距离的去观察她们的行为,我暂且认为她们并不是电影中的那样的行尸走肉,而是变成了被病毒控制的野兽,这不是什么超自然力,这完全是可以解释的,我真是个天才。”

    也顾不得妮可脸蛋上的一层灰尘,邱山抱住她大口的亲吻她的脸蛋:“我真是太聪明了!”

    邱山还需要更多的测试去验证自己的猜想,把房门关好以免她们自己闲逛出去,他继续了小镇的探索。

    从昨天最后检查过的房子开始沿着路一直扫荡,途中找到这座小镇的警察局,大门大开着,里面是满地凌乱的文件,贴心的工作人员在门口放了一张警察局的索引图,好让邱山知道这里每个地方的应有的功能。

    在知道自己不会被丧尸攻击以后,邱山还是没有掉以轻心,今天的武器已经换成了一把铁锤,可以轻易地敲碎别人的脑壳。

    在等候处里面一片血腥,还有几处不知道是什么人的残留肢体,长椅被推的七倒八斜,可以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屠杀。这里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沿着走廊继续前进,没有人类制造的喧嚣以后世界变得安静,以至于邱山可以清楚地听见自己的脚步声。临近的档案室的大门紧闭,推门而入里面的光线有些暗,狭小的房间里面堆满了档案柜,正如人们离开前的样子。这里面最新的报案记录里全都是袭击案,被袭击的人就是聚在这里转化成为了丧尸去血洗警局的。

    如果受害者都聚在这里,那么走廊尽头的拘留室里面就很有可能是最初的袭击者。邱山掂了掂手里的铁锤心中安稳许多,直接来到拘留室前,向外打开的门被一根警棍卡在把手上,用来暂缓丧尸们的进攻,可惜这些人们没有想到他们的防线从内瓦解。轻轻地抽掉警棍尽量减少噪音,确保里面的东西不会被惊扰到。

    狭小的拘留室里有十几个身影在来回踱步,有居民,也有警察,邱山注意到这些警察的身上还带着配枪。

    整个警局的武器都被搬空,估计只剩下在这几个倒霉蛋身上的武器。邱山屏住呼吸一步一步的挤进他们之间,向着最近的警察身边靠近。那些丧尸们从他的身边走过,在低声叫喊的时候喷出的口气就吹在他的身上,引得汗毛全都竖立起来。邱山在这时候注意到,他们同类相互接近的时候动作会有片刻的迟疑,就好像在确认对方的身份。邱山学着他们的动作,也呻吟着和他们面对面的接触。果然那丧尸就走向了其他的方向把路让出来给邱山通过。他们就好像在做布朗运动。

    “该死,弹夹是空的。”邱山在一个胖警察的身上摸到了手枪,可是子弹已久被这个蠢货打空,对于邱山来说,这就是一堆废铁。下一个警察则在更深的地方。

    在焦急之中邱山再也不想去观察丧尸的行动模式,只想快点拿到武器然后离开这个见鬼的房间,他直接从人群中挤过去,被他推开的丧尸不满的叫嚷,邱山则以更加暴躁的声音回应他:“滚!”

    这个警察还算不错给他留了几发子弹,但是要生存在这种环境只有几发子弹是不够的。邱山在丧尸群中找到了另外的警察又搜刮到一个弹夹才离开拘留室重新把门锁上。邱山有些奇怪,为什么在大街上没有见到一个丧尸,直到他在镇子中看到了第二道隔离带。在隔离带边聚满了曾经小镇的居民们,原来幸存者们已经把这片小镇分成了安全区与感染区,邱山甚至可以看到隔离带边上还有巡逻的守卫,确保这些丧尸不会过界。

    邱山感觉现在不是他与人类接触的时候,如果安然无恙的穿过丧尸群那太过诡异,这群受惊的人是不会轻易地放过他的。

    既然已经知道了界限,邱山就放松了很多,丧尸对于他不是什么威胁,他们的危险程度甚至比幸存者们养的宠物狗还要低。

    今天用了一天的时间把能搜刮到的物资全都集中到家中,他已经把这半边小镇的地图绘制出来,并且清扫了房间里面被自己关起来的丧尸们。

    回家的路上,他遇到了一具新鲜的尸体,看着它的残骸应该是一只狗,在周围还有一条项圈。邱山见过小镇的隔离带,那可不是外面的野狗可以随随便便跑进来的,这里出现了新的尸体,那就有很大的可能是安全区里面的人带着狗在自己没发现的时候来过。

    回到家里面邱山心神不宁的在门上加了一道锁,以防真的会有人类来到自己家里面,在睡梦之中被杀死可不是他理想的死法。

    用发电机来恢复供电以后,邱山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把苏西抱到了床上,如果一个人呆太久是会发疯的,还好他带来了苏西来排解寂寞。

    “今天我遇到其他的人类了,看来我还不是唯一的幸存者。”

    把赤裸的苏西的手和脚捆在床头和床尾省得她再跑掉。邱山趴在她的身上给她讲述今天的遭遇。人类的语言太过复杂,不是这种低级生物可以理解的东西,她只是不是的叫着,好像听懂了一样。

    “你听我唠叨这么多已经等不及了吧。”邱山迫不及待的扶着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道里面,想到一个曾今的人类如今沦为了没有意识的肉便器,邱山就变得兴奋,变成了丧尸之后苏西原本有些下垂的乳房竟也坚挺起来,玩弄在手中,软而不散,这属于自己的玩具让邱山十分的爱惜,但这并不代表在腰部的运动会有多么温柔。打桩机一样的在阴道中抽送。阴道里的气体挤过润滑液被排出体外的声音咕噜咕噜的就好像苏西的肚子不太舒服。亲吻过她的手臂和脖颈,苏西的身上还残存着体香,病毒让尸体不会太快腐败。他们不需要进食,更不会消化,他们都是消耗品,用坏以后是不可修复的。但至少现在苏西的肉体就是他最喜欢的玩具。苏西的双腿也是极好的炮架,腿上多余的毛发早就脱落,她从身体里面分泌出的油脂,让她现在的皮肤状态是多少女人羡慕的样子,温润如玉,冰凉宜人。

    邱山转过头来,把苏西的双腿把玩在怀中,同时让阴茎从上往下的刺入,这种角度的插入刺激到了新的部位,在做爱时候的感受也有不同,手中的小腿光洁的不像人类的皮肤,毛孔紧缩,皮肤光滑,细腻的看不到一点点粗糙的瑕疵。双手忍不住的抚摸她的双腿,从纤细的脚踝一直到圆润的大腿,现在这样的宝物就是属于邱山一个人的财产。

    兴奋地邱山再次不负责任的内射进苏西的体内,玷辱她的身体,用自己的精液灌溉她冰凉的子宫。射精结束以后他还是舍不得从这么舒服的地方拔出来,就这样抱着苏西的双腿做美梦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