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真美 - 第5章 丧尸幸存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一起种下的植物最近开始发芽了,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在发展。

    这座几百人的小镇,只剩下了凯瑟琳一家叁口和一个外来人。就如同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安全区的设备让他们的生活终于回到了现代社会,甚至还有电视可以看,新闻中米国的许多州都已经失陷,而总统却还在粉饰太平掩盖事实,于是在没有被感染的州发生了大规模的暴动,让全国的局势更加的混乱起来。整个国家几乎都陷入了瘫痪。

    “每天的新闻就好像在看恐怖片一样。”凯瑟琳躺在沙发上抱怨道。

    凯瑟琳的父亲情绪有些激动:“在让他们这么闹下去,米国就完蛋了!这个该死的总统!”

    她的母亲依靠在丈夫的肩头,一言不发也没有看电视不知道有什么心事,情绪十分的低落。

    而邱山则利用医院的工具又开始了自己的实验,观察病毒和丧尸。驯化妮可的失败让他的研究也陷入僵局,在烦躁的时候他甚至有一股疯狂的念头去拿凯瑟琳一家来做活体实验。不过他的人性却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他们现在已经形同一家人,在生活上相互照顾,邱山怎么又忍心下手呢。

    在区域探索的时候,不时还能发现落单的丧尸,却没有一个幸存者。在家中堆积了许多的闪亮亮的珠宝以后,凯瑟琳也对搜刮梳妆台这件事失去了兴趣。

    二人一言不发的在街道上走着,突然汽车鸣笛的声音让他俩都为之一振。凯瑟琳首当其冲的想着声音的方向奔跑过去,邱山也紧随其后。

    跑到边缘就看到一辆房车被障碍物挡在外面,见到了邱山和凯瑟琳,车上的人也走了下来。

    他们一行有五个人,二男叁女。为首的是一个高大的穿着棒球衣的男人。

    “你们好,我们是从南边过来的,看着你们小镇的防御工事,这里是幸存者的据点吗?”

    邱山遗憾的对他说道:“这里的据点在之前就沦陷了,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住在这里了。”

    “我们这里还有很多的食物,欢迎你们加入我们。”凯瑟琳倒是很热情的邀请他们。

    男人看了看自己的伙伴们说道:“好吧,我想先跟伙伴们沟通一下。”

    凯瑟琳高兴地道:随时欢迎!

    他们五个人交头接耳了一阵,凯瑟琳的笑容一直僵在脸上,在期待着新伙伴的加入。

    “他们会留下吗?邱医生。”凯瑟琳询问道。

    “应该会吧,你看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了。”邱山搂住她的腰说道,他并不希望有外人加入,但如果是凯瑟琳的愿望,那他可以勉强接受下来。

    他们很快就交流结束,队长来到我们这边跟我们说道:“我的伙伴们流浪了太久了,他们都想要留下来,你们能接收我们五个人吗?”

    “没问题!”凯瑟琳满口答应下来,拉着邱山翻出去帮新伙伴们把行李弄进来。

    凯瑟琳带着五人来到了家中和自己的父母见个面。

    大家相互自我介绍了一番,也算是有个相互的认识。

    他们一行人的队长叫做丹尼尔,跟其中一个女孩温蒂是情侣关系。剩下的叁人和他们也都是同一个大学的学生。在得知了邱山是一名医生以后,大家立刻对他的目光肃然起敬。

    凯瑟琳的父母爱德华夫妇把自己种植的新鲜蔬菜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邀请了大家一同加入。

    或许是很久没有吃一顿正常的午餐了,喝到热粥的女孩兴奋的叫了起来。

    “哦!太棒了!是热的!”

    她就是队长的女友温蒂,有着一头亚麻色的头发和好看的深蓝色的眼眸,她的身材纤细高挑穿着用蓝色衬衫改造成的裙子,两只袖子当成了腰带系在身前。上身穿着一件蓝白条问的短T,看起来时尚又活泼,被烫到的她吐出舌头来用手来扇风降温,惹得丹尼尔对她一阵的疼爱。

    共进午餐也加近了大家相互之间的认识,还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发展。

    丹尼尔他们决定也住在我们周边,帮着一起种植水果蔬菜,甚至还可以几个男人一起出去打猎来补充一下新鲜的肉食,人多怎么都会好办事。

    凯瑟琳还邀请另外叁个女孩来参观她的宝藏,还大方的把搜刮来的珠宝首饰分给了她们仨人。

    不太适应热闹的邱山回到了自己家中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入住新家的人们兴奋地在一起狂欢着,哼着音乐手舞足蹈起来。丹尼尔用房间里面的电话向外面拨打着求救电话。

    “喂!你能听到吗!快来救救我们啊!我们这里全都是丧尸!”电话接通了以后丹尼尔立刻对着电话求救道。

    “喂,先生,请你不要开玩笑好吗,您还有其他的需求吗?”对方显然已经接过了不少这样的电话,不耐烦地说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快派警察来救我们啊!”丹尼尔有些愤怒。

    “好好,我知道了,丧尸袭击是吧,那我先挂掉电话了,再见,祝您生活愉快。”对方匆匆的结束了通话并不想再多浪费时间。

    “该死!你不要挂断电话啊!”丹尼尔生气的把听筒摔到一边发出巨大的声响。还在庆祝的几人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关心的看着他。

    “怎么了,亲爱的。”温蒂上前来问道。

    “他们根本不相信这里发生的事情,挂了我的电话!”他重锤向桌子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没关系的,这里不也挺好吗。”温蒂安慰道。

    其余的叁人看到有温蒂在这里,就悄悄地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免打扰他们俩。温蒂打开电视想要让男友来缓解一下情绪,电视上正在播报访谈节目,男主持人邀请了自称是从那些被感染的州出来的人。嘉宾轻松愉快的走上舞台,还在向观众们挥手。就好像自己是个大明星。

    “哦,欢迎来到我们节目。”男主持人单刀直入:“最近有一些谣言说在米国出现了丧尸病毒,我想请问一下,你是否见过那些所谓的丧尸?”

    “没有,从来就没有丧尸病毒这回事,就是一群嗨过得人和暴徒们在攻击其他人,这群疯子想要推翻征服,显然是在痴人说梦。”嘉宾的嘲笑语气让人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

    “你是知道的,我们在网上看到了一些,所谓的真相。那些人就算是脑袋碎了还在攻击别人,就算中枪了也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些都不是真的吗?”男主持人在大荧幕上播放出了丧尸群袭击人类的画面。

    血腥的画面让观众们尖叫出来,大街上一个可怜人被一群丧尸围住撕碎分食掉,当大军走过,连骨头都不剩下。

    嘉宾哈哈大笑起来:“这显然是什么电影的画面,你看看那些血和内脏看起来多么假,这是暴徒们发送出来的假视频,全都是特效。”

    “骗子!全都是骗子!”丹尼尔突然发作,把电话机抛出去,砸碎了电视机屏幕,音响里面观众和主持人的笑声还在持续。

    “嘿,你还好吗?”听到了砸东西的声音,另外一个男性赶忙下来查看:“温蒂,他没有问题吧。”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没有明说出来。但是还是被丹尼尔看到了,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揪住男孩的领子:“你以为我疯了是吧!你们都以为我疯了!我没有疯!你们都在骗我!你们瞒着我做了什么!”

    “快去叫邱医生来!”男孩赶忙对着一边手足无措的温蒂说道。

    “坚持住!杰克!等我回来!”温蒂听到以后扭头就跑。

    慌不择路的温蒂冲进来邱山的房子,在一楼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就在她要上楼寻找时,邱山出来了。

    “你为什么这么慌张?”邱山看着急的憋红了脸的温蒂问道。

    “邱医生,你快去看看吧,丹尼尔他好像精神不正常了!”温蒂一时间也组织不好语言,前言不搭后语的把事情经过解释了一遍。

    “好,你等我一下,我去那我的药箱。”邱山见到这个绝妙的机会,心中就有了主意,带上了自制疫苗,想要看看是否对丹尼尔能有效。

    等到温蒂带来邱山的时候,丹尼尔正抓着玻璃碎片威胁着不让其他人靠近他:“你们都想要害我!告诉你们,我没有疯!”

    “我知道你没有疯,丹尼尔。”邱山摊开双手向他靠近:“是这群年轻人一点都没有医学常识。”

    “谢谢你!邱医生!”丹尼尔看到邱山毫无畏惧的空手走到自己面前,感动的抱住了他哭的想个孩子。

    “他们几个神经太紧张了,请你原谅他们。”邱山对着其他人暗示道:“你们都是伙伴,让他们来给你道歉吧。”

    “对不起,丹尼尔,是我的错。”男孩主动开口道歉,上前来拥抱在了一起。

    丹尼尔开心的说道:“兄弟,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这样不就好了吗。”邱山拉着大家来到沙发上坐好:“大家都放松一些,我们这里非常安全。”

    他在看到丹尼尔握着玻璃碎片的手被割破了,血一直在流出来,赶忙上去给他包扎止血。

    “谢谢你,邱医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丹尼尔对于向同伴施加暴力感到十分的愧疚。

    “你的伤口有些深,我想你需要打一针破伤风疫苗才好。”邱山从药箱中取出了针管,在丹尼尔的配合下,注射进了他的体内,这一次的疫苗制作的有些简陋,不过已经是目前能够做的最好的了。

    达成了自己的目的,邱山向大家告别离去,要验收结果还需要几天。现在的丹尼尔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埋在了大家身边。

    憋得有些难受的几个男人约好去镇外看看有没有什么野味,丹尼尔有些发烧,但还是加入进来。一直是罐头他们早就受够了。

    四人寻找了一个上午也没有找到什么动物,于是决定分头行动。爱德华先生和丹尼尔一组,邱山和杰克一组。

    邱山这边折腾了许久也只捉到一只野兔,到了约定好集合的时间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二人归来。杰克担心同伴发生意外,强烈要求要去找一找他们。

    树林这么大,要找两个人也很不容易,路过一处树丛时邱山察觉到树丛在晃动,里面有东西躲着。两个人拿着枪一同走进树丛,突然一道人影扑了出来,直奔二人而来。杰克下意识的连续扣动扳机,把子弹射入那人的体内。等到镇定下来杰克才发现,自己射杀的人,是爱德华先生,除了身上的弹孔以外,还有颈部的肉被撕去一块。

    邱山心中明白,丹尼尔还是没有抵抗过病毒。

    “小心点,附近可能有丧尸。”邱山提醒道

    话音未落,身后的树丛传来了声响,早有准备的邱山,转身就连开数枪,子弹真实的打中了它,可还是让他逃掉。会逃跑的丧尸,这下可麻烦了。

    “那是什么东西?”杰克因为刚才误杀了爱德华先生,犹豫的没有开枪。

    “可能是一只野兽,或者是一个有点脑子的丧尸。”邱山无心回答他的问题,他今天一定要把丹尼尔找到,不管是杀了他还是抓住他。

    在树丛的遮蔽下丹尼尔匍匐在地面上来到他们的背后准备再次发动进攻。杰克跟在邱山后面落后了一步,丹尼尔就果断的扑向了杰克。

    好在邱山反应更快一些,一脚踢中了丹尼尔的侧腰,随后就向丹尼尔摔落的方向补枪。虽然没有要他的命,但还是打断了腿。

    只用前肢的移动速度太过缓慢,抱住为爱德华先生报仇洗清自己罪孽的杰克首先上前去对着丹尼尔的大脑扣动扳机,结束了丧尸的生命。

    “他死了吗?”杰克双手握着枪对准丹尼尔,犹豫的问道。

    邱山找到了一块大石头,彻底的杂碎丹尼尔的脑袋,说道:“他现在死透了。”

    处理掉了丹尼尔的危险之后,二人带着爱德华先生的尸体回到了小镇。帮着母女俩埋葬了丈夫的尸体。

    经过了这次的意外,再也没有人提出想要离开小镇的念头。乖乖的吃自己种的食物和那些罐头食品。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凯瑟琳再也没有晚上来找过邱山。两家的交往也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一天晚上,邱山照常的在记录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有人敲响了他的家门。

    打开门一看,是爱德华夫人站在门前,身上围着亮红色的沙丽服,与她的淡黑色皮肤相称,有着浓郁的异域风情。

    “邱医生不邀请我进去吗?”爱德华夫人罩着头部,低下头来神秘的说道。

    不明所以的邱山把她让了进来:“请进。”

    到来的是爱德华夫人而不是凯瑟琳,让邱山有些意外,不知道她深夜到访所谓何事。

    爱德华夫人主动开口问道:“你和我的女儿最近的关系发展的怎么样了。”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交流过了,爱德华先生的死看起来对她的打击很大。”

    “邱医生,你一直独来独往的,有没有觉得空虚寂寞呢?”爱德华夫人心中乱的想不到什么掩饰的话语:“我想为我和女儿寻找一份庇护,可以邀请邱医生加入我们的家庭吗?”

    “爱德华夫人,你是什么意思……”邱山忍不住的把这句话想歪了,想要得到她更明确地表述。

    “我想邀请你来保护我们母女,我十分的信赖医生你的人品与能力。”她主动地靠近邱山的怀里,身体依偎在他的胸膛,她的衣服缠在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把邱山也罩在一起:“希望您能答应我小小的请求。”

    此刻她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主动地投怀送抱用身体来换取邱山的支持。邱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觊觎这印度来的美娇妻的肉体也已经很久了。凯瑟琳年轻热情,身材火辣。可还是比不上这份成熟女人的诱惑,她丰满的肉体,腰肢也不再纤细,可是那十足的肉感才是雌性最诱人的地方,她的肉体柔软的包裹住邱山,双腿缠在他的腰上,双手搂住他的脖颈,骑在邱山身上的她想要把自己也揉进他的身体里面,这一个男人身上拥有和丈夫一样的安全感让她着迷。她的母性会促使她向安全感屈服,这不是对丈夫不忠,而是更为伟大的奉献精神,用自己的堕落来换取女儿的未来。

    “邱医生,你一定是答应了我的请求。”爱德华夫人伸出舌头送进了邱山的口中,邱山热烈的亲吻掠夺走她的空气,吻得让她窒息,她全心全意的放开自己的身体去接纳这个男人,心中因为自己伟大的牺牲而感动的心痛。一个如此激烈的吻,就唤醒了她的性欲,与奉献的决心和负罪感交织在一起:“请你保护好我的女儿。”

    “你的丈夫刚刚去世你就做这种事情,他真的会安心吗?”邱山把手伸进裙中肉捏住她丰硕的臀部,好像果冻一样的抓在手中用力的感受着臀肉从指尖溢出被自己玩弄着变形的快乐。

    “我的丈夫一定也会同意我的决定的,他是那样的爱着我们母女。”爱德华夫人充满爱意的看着邱山,就好像看着自己的丈夫一样,在她的心目中邱山是一个温柔勇敢的男人,让她倾心所以她才回选择这种方式去留住他。

    爱德华夫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高尚的动机,只不过是她脆弱的内心找到的一个借口,她沉迷于邱山所带来的安全感,这种依赖已经促成了别的感情。在他打开地窖时那现在光辉中的高大身影,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她的心不能接受她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于是她选择欺骗自己。把邱山看做是自己丈夫的继承者。她不知道自己这已经不再年轻的身体会不会得到他的喜爱,那些新来的年轻漂亮的女孩让她感受到了威胁,她们是会从自己身边抢走邱山的敌人。就算是这样低俗下贱的投怀送抱,只要能够俘获邱山得心,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两人的身体再摩擦中越发升温,下体的酸痒难耐的感觉变得强烈,她紧拥着邱山扭动自己的身体,来缓解自己的欲望,她的身体渴望着更深入更亲密的接触。她的下体坐在邱山的大腿上前后摩擦,乳头已经挺立起来。

    隔着裙摆邱山摸在她的阴道口,抚摸着她高耸的肥美阴阜,那里的肉柔软的把他的手指也陷进去。

    “嗯……啊……”爱德华夫人在爱抚下呻吟了出来,那只手带着无穷的魔力扫过她的敏感地带肌肤触电一般。一边喘息接吻着一边把自己的衣服解下,那两只乳球沉甸甸的挂在她的身上,随着她的身体摇晃着,她着急的想要解开邱山的衣物:“快把衣服脱掉,我已经等不及了。”

    在爱德华夫人浓密的阴毛下,阴道口不断地滴落晶莹的体液,阴蒂充血胀大坚硬的挺立在那里,邱山用手指轻轻地拍打在上面。

    “哦!”那一瞬间的快感传遍全身,让她整个人都湿透。她压抑不住的呻吟出来,身体软在邱山的身上。紧紧地把邱山的脸按压进自己的乳房里面,摇晃着身体在邱山的身上上下摩擦,邱山下面的手也不停不断地拍打着她的阴蒂,流出液越来越多,拍打间满是水声,爱德华夫人也不再拘束完全的放开:“啊!用力!抱紧我!”

    在不断袭击阴蒂的同时,邱山一巴掌拍打在爱德华夫人丰腴的臀部上面,柔软的臀肉被拍打的变形,泛起一阵肉浪,她嘤啼一声哭泣一般。全身颤抖着骤然到达了高潮。肉体的重量全部压倒在邱山的身上。双腿之间的体液染湿了阴毛。

    “夫人,你的身体好敏感啊。”邱山捏住爱德华夫人的下巴,看着她漂亮的脸蛋被自己捏的变形,嘴巴嘟起来,舌头吐在外面,唾液从嘴角流下,眼睛微张,深情的看着他。邱山含住她的舌头品尝冰激凌一样的吸吮着。她也轻声呻吟着回应。

    身体被玩弄着的爱德华夫人恢复了些力气,坐起身体来想要把他的阴茎从裤子里掏出来。邱山把性急的她推倒在沙发上面,她自己女儿曾经躺过的位置。脱掉自己的衣服丢去一边,把她压在身下。

    “快插进来吧,快占有我吧。”爱德华夫人的欲火还未熄灭,卑微的央求道,她主动地挺起腰来用下体在他的身下磨蹭,感受到邱山坚硬如铁的下体,心都开始融化了。她这辈子只见过两个男人的阴茎,她丈夫的那一根,虽然不小,可是很软,很难满足这样一个人妻。见过的另一根就是这一杆钢枪一样的,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让这根东西插进去来填满她的空虚,在这等待的时间里面,每多一秒,她就越发难受。

    邱山看着身下的这个热情似火的女人,这个印度女人全身皮肤细腻的没有一点雀斑和皱纹,哑光的肌肤质感十足。她的身材像个葫芦,肩窄、胸丰、腰细、臀宽、大腿丰满。越是这样的极品,他就越想要慢慢品尝。捧起她的脚踝把她的腿拉倒自己的身边。丰满的大腿下面线条迅速收拢在膝盖处,在小腿上有一道优美的弧线到了脚腕又纤细到不盈一握。通体光洁,手感柔软,没有臃肿的脂肪堆积而那种匀称的美。生育过凯瑟琳让她的胯骨变得更宽,臀部更翘,双腿紧闭起来还是没有一丝缝隙。

    被这样仔细的欣赏把玩爱德华夫人几乎要在这样的目光中被看到高潮了,他的目光如同实质性的点燃了她的皮肤,随着目光在身上肆意的游走身体火一样的燃烧起来。这种另类的快感让她感到窒息,双手捂住胸口想要遏制剧烈的心跳,她感觉自己在他的面前已经无力反抗。

    “你下面湿的好厉害,夫人。”邱山在她的阴道口抚摸了几下,抬起手来体液拉出的粘丝接近半米长。根本不需要润滑,阴茎就顺着膣肉一插到底:“让我来满足你吧。”

    “啊!”爱德华夫人完全没有预料到他会这样突然插入,猝不及防间又一次到达了高潮,腰肢弓起来,双腿用力的绷直,蹬在沙发上,五只脚趾扇形展开。她慌乱间抓紧了沙发的扶手紧闭双眼仿佛很痛苦的模样。

    “这一次我可不会等你了。”邱山托住她弓起的腰肢不让她落下,腰部抽送不停,她的身体在抽插中颤抖起来,腰肢在他的手中胡乱的扭动。本就在高潮中的她,全身都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下体传来的连绵不绝的快感,让几近疯狂。

    一直到邱山射进她的体内,她已经虚脱的瘫软在床上,她能清楚地感觉到那火热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面被慢慢挤出。那幸福的满足感溢出体外,她这辈子第一次体验到了做女人原来可以如此快乐。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两人拥抱躺在在狭窄的沙发上面,邱山还在她的脖颈间吸吮亲吻,二人温存到很晚才睡去。

    第二天,天不亮爱德华夫人就醒过来,双腿支撑着酸软无力的双腿,草草的围着衣服回到自己的家中,赶在凯瑟琳睡醒之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做一切都没法发生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