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珞 - 第五章报酬 妹妹会喜欢破鞋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世界第一恶心的交合结束了,我还在不受控制地舔着她的脊尾。

    已经说不清是恶心还是怎样了,大概是麻木了吧……

    “今天还有点事情要做,抱歉哦小猫咪。”她的语气完全听不出“抱歉”的感觉,反而有种浓浓的恶趣味:“不能好好‘招待’你了呢。”

    她打了个响指:“小猫咪先回家吧,别忘了自己去房间里拿一套衣服。”

    “浴室也随便用哦~”她补充了一句。

    不过谁会在变态的家里洗澡啊!

    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钱。。。”我有些害怕的开口。

    她真的会给我吗……

    如果有了这笔钱,是不是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感觉好累,好难受。

    “小猫咪觉得让我满意了吗。”她好像不是在问我,只是在自说自话,眼睛里有我看不懂的狂暴。

    “就凭你那样生涩的水平,嗯?”她质问

    脖子一紧,感觉脚有轻微的悬空感了。

    呼吸……

    感觉好胀,脖子快要被掐断了!

    还好她很快把我放了下来。

    “明天我会去你家找你,先好好学学怎么用舌头取悦别人吧。”她转身走向了像是书房一样的地方。

    “钱的事情,让我满意了自然会给。”

    她丢下这么一句话。

    可…可是我没有钱坐车……

    光是透过窗看到的景色便知这里绝非自己住的平民区附近。

    绿植、花卉、明媚的阳光。

    完全就是有权有势之人才能住得起的地方。

    离平民区很远呢……

    为了节约车钱,她本就打算在离家不远的花柳街工作的。

    再加上带了饭食,她自然也不需要外面买东西吃。

    所以说那个什么紫不给自己钱的话,是绝对回不去的啊!

    这么想着,她唯唯诺诺地敲响了书房的门。

    其实门是大开着的,但她不敢直接进去。

    “那个…如果不给钱的话,我是不会走的。”说自己没有坐车的钱就太难为情了吧!

    但她忘了,面前的女人是能够窥探她人想法的。

    “什么嘛,早点说啊……”她甩给我一张晶卡,直直插在了门上。

    ……

    这女人是想杀了我吗!

    好容易把那张卡给拔了出来,却遭到了她的调笑。

    “喂,用力过猛,下面流出东西来了哦?”

    我就说腿间有湿乎乎的感觉传来,但刚才的注意力在卡上,如今低头一看,赶忙一把遮住了身体。

    “喂!不许看!”这家伙…到底给自己添了多少堵啊!

    光顾着要钱,忘记自己现在完全是裸着的了!而且似乎是刚才拔晶卡的时候全身都在用力的缘故,先前射进去的东西正缓缓从腿间流出,可谓是淫糜不已。

    已经没脸见人了啦!

    赶忙跑到洗手间去,姑且是挤压着小腹把刚才射进去的东西尽可能排出来了点。

    因为觉醒者的繁育液真的很多,所以只是一压,就“咕啾咕啾”的出来好多白色浑浊的粘液。

    好恶心…会不会真的怀孕啊……

    要不去买点药吃好了。

    因为不知道手术刚结束后是不是危险期,感觉有点毛毛的。

    应该…不会吧?听说觉醒者和娃娃之间的受孕率很低来着?

    如果是小彤的还好,要是怀上了其他人的孩子……

    不对,就算是妹妹的孩子,一想到在有了和小彤的孩子的情况下还要出去卖,就感觉自己好恶心……

    总之sex好恶心。

    自从她变成受孕娃娃,就没体会过哪怕一场正常的性爱。

    小彤至少还克制了不少,其他的觉醒者完全就是只顾她们自己舒服。

    那样恐怖的东西肆意在身体里乱捣,能把内脏也搅移位也说不定。

    早知道觉醒者剥下甲壳后的繁育器足足有小臂那么长!

    而她们面对受孕娃娃时又常常被狂暴的本能控制,只知道毫不留情的抽送。

    如果不是受孕娃娃的身体产生了变异,宫内壁是她们身上最坚韧的部位,恐怕每年都会有无数受孕娃娃们被脊尾贯穿腹部而死亡。

    但饶是如此,在基本没有发生性兴奋的情况下被不断的暴力摩擦宫口,还要被顶到内壁,她们能感受到最多的也只是恶心和疼痛罢了。

    但觉醒者们哪里会在乎这些?

    这里是末世,那些怜悯之情是不存在的。对觉醒者来说,受孕娃娃不过是像上个时代的飞机杯一样的东西罢了。

    你会心疼一个能生孩子的飞机杯吗?

    答案是否定的。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受孕娃娃们也逐渐接受了现状,甚至甘心出卖身体来得到觉醒者们的庇护。

    毕竟被凌虐的感觉再痛苦,也总比饥一顿饱一顿,在寒风中发抖的感觉好。

    因为相关政策的缘故,受孕娃娃是很难找到有稳定收入的正经工作的。

    在末世里,这意味着她们可能连最便宜的馒头都吃不起。

    不过阿黎不打算真的认命。

    她想把妹妹培养成一个厉害的觉醒者。

    妈妈走了,这个担子就落到了她这个兄长的身上。

    她想证明一件事。

    就算是受孕娃娃,也有要保护的东西啊!(窝不行了笑死了hhhhhhhh)

    咳咳,言归正传。

    阿黎打开了卧室的衣柜。

    阿黎看到了……很多童装。

    ???

    这是给谁穿的……

    那个紫什么的,肯定是穿不上的。

    这一柜的衣服有几件是普通的可爱系,但更多的都是情趣服装一样的东西。

    她看到有一件奇怪形状的布料掉在了角落。

    姑且还是捡了起来。

    但她的目光马上被那一块原来被布料遮住的柜底吸引了。

    上面好像红红的。

    好奇怪哦……明明柜子底是白色的,是弄脏了吗?

    仔细看一看好了。

    阿黎把头探了过去,然而就是这一眼,让她感觉惶恐不已。

    那似乎是一个字“逃”

    是血那种感觉,暗淡的红色。

    血迹新不新她不知道,但是她有种直觉——这间屋子,还有那个紫菀都不简单。

    但她能有什么办法。

    她谁也帮不了,光保护妹妹一个人都已经很竭尽全力了。

    想了想,她决定当做没看到,但在走之前,她把那块衣物放了回去。

    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吧。

    ——————长路漫漫——————

    回到了家。

    这时已经下午六点多了,到了该吃饭的时间。

    路上并没再发生什么意外。

    想想也是,怎么可能那么倒霉,每次出行都遇到意外啦。

    紫菀丢过来的卡里面有大概五千点,这对她来说是小钱,然而在自己面前则是一笔可观的财富了。

    “我回来啦~”

    果不其然,等待我的是妹妹飞扑!

    我熟练的抱住她,然后身子一侧打算像往常一样抱着她转圈圈。

    结果当然是……

    “呜哇!”我因为把握不好重心,和妹妹一起摔向了地面。

    糟糕…忘记身体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但是意料之中的碰撞并没发生,天旋地转之后,我倒在了一个温软的怀抱里。

    她大概是抱着我贴地来了个转体吧?

    这种程度的都能做到吗。

    似乎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保护她了,而是要反过来才对了呢。

    不过公主抱什么的…“小。。小彤,姑且把我。。放下来吧?”我甚至不敢抬头看她,只能把头埋在她的肩窝。

    鼻间嗅到她独有的、淡淡的香味。

    突然想到白天的遭遇,紫菀充斥着情欲的脸,身不由己的自己,屈辱的情爱……

    一想到那些,泪水夺眶而出。

    她似有所感,只轻拍着我的背,将我拥得更紧了些。

    “不怕不怕,小彤在……”

    短短几个字,让我哭得更凶了。

    妹妹长大了,是姐姐的避风港了。

    姐姐变小了,瑟缩在妹妹的臂弯里。

    小彤真的很温柔,好像她才是姐姐,自己是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妹妹。

    所以阿黎哭得很痛快,她觉得自己的阿彤长大了,自己的付出值了。

    又或许是她在白天失去了自我,惶惑不安之后跌落在爱人的怀里,才会如此放声大哭。

    也许她自己也不清楚,她和妹妹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但两人在一起,很开心,这就足够了。

    阿黎是那种搞不懂,就想办法维持现状的孩子。

    可小彤不这么想。

    “姐,我又想要了。”她忍得很辛苦,因为她知道自己喜欢姐姐

    不是姐妹间的喜欢,是情侣间的喜欢。

    她知道姐姐又被别人弄脏了,她闻得到,姐姐的身上到处都是别人的味道。

    但她没办法,时机还不到,这副身体不够强,不够她和当年那个怪物为敌,更不够和全世界为敌。

    她的姐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娃娃,想娶她就必须做那个最强的觉醒者!

    但目标远大,所以她想先拿点利息。

    “来做吧,我说过的,我会把别人在姐姐身上的痕迹抹掉。”

    因为你是我的东西。

    她的声音有点沉沉的,却比平时更动听,直钻进人心里头瘙痒痒。

    “我出去买了这个。”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瓶子。

    “是能让姐姐不那么难受的东西。”她舔了舔嘴唇,把瓶子打开,倒出来几颗药。

    “是。。是那种药嘛?”我略有些难为情,不过还是没有拒绝,吃掉了她递过来的一颗。

    什么味道也没有。

    她看我顺从地吃了药,舔了舔嘴巴,很开心的笑了:“就是那个哦,既然姐姐这么听话,那就给点奖励好了。”

    她把头一低,就触到了我的唇。

    小彤的唇很热很软,至少比我的更温润,她的舌头也很灵巧,不似我这般笨拙。

    还有她的喘息,她的低语,她的…粗壮的脊尾。

    我不清楚是不是每个人都对自己最爱的伴侣有偏好的认知,但至少我是这样。

    比起别人的,我想我更爱她的。

    既然这是末世,那么姐妹乱伦这种事也无所谓对吧?

    兴许是药物作用吧,我的心思前所未有的荒唐大胆,行动上也是如此。

    我主动抚上她的颈,调整了姿势,整个人竖着挂在她身上,期间我们两人的心口交迭,我发出浪荡的喘息。

    和白天很像,我简直不是我自己。

    但和白天不一样,我渴望我不是我自己。

    身体燥热难耐,小腹那里一抽一抽地疼。

    而她的唇,她的舌,她的口水,她的手指乃至她的身体都让我如同久旱逢甘露。

    只要是她给的,哪怕是疼痛也甘之如饴。

    只要是她给的,哪怕是枷锁也心甘情愿。

    一瞬间我的心头掠过千百句情思,脱口而出时只剩一句:“阿彤,我爱你。”

    我想你陪我去逛灯会,陪我去郊游,陪我去天涯海角,陪我白头偕老。

    “阿黎,我也爱你。”在我眼中,她的面容已经有些模糊了,但那一句情话我听得真切。

    我想你陪我做爱,在小巷里,在庭院里,在厨房,在阳台,最后永远离不开我。

    其实阿黎这么些年一直都不懂她想要什么,她自己也不懂。

    但是没关系,现在她懂了,慢慢地她会让阿黎也懂。

    我们生活的世界已经坏掉了,这里是末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是扭曲的,包括爱。

    自己的哥哥变成姐姐的时候她终于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

    她想要姐姐做她的奴隶,工作内容是性处理,工作时间是一辈子。

    在阿黎看不清的地方,小彤咧开了嘴角,笑得很开心,望着身前已经意乱情迷的姐姐,眼睛里是化不开的浓墨。

    阿黎已经受不了了,她不知道小彤在干嘛,她只觉得好想要!

    浑身燥热难当,恨不得自己动手解决,她在小彤面前总是难以自持,那些坚持之类的东西总是很快就土崩瓦解。

    所以她在小彤身上乱蹭,还小声地哀求:“小彤。。我好痒啊……”

    她这幅样子,诱人极了。

    小脸酡红,发丝有些散乱,一汪秋水眸里尽是情欲,水蒙蒙的又煞是勾人。

    哎呀,这可叫人怎么是好啊,姐姐是个想被妹妹干的小色狗,这可伤脑筋了。

    只能用自己的繁育液把她喂饱咯?

    要是姐姐有一天知道自己的想法,恐怕会被吓得完全不敢动吧?

    阿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她一直见到的乖宝宝妹妹只不过是伪装罢了,其实她的内里早就烂掉了。

    阿黎能想到的只有——

    “嗯!小彤。。你好大。。啊。。里面好舒服。。嗯哈。。”她不知是怎么了,以往那些顶到里面的恶心感和痛感变得很淡很淡,取而代之的是浪涛般的快意,她就像是在一股奇异的洋流上飘荡,小彤又大又粗的繁育器顶到宫内一次,她就被新的一波浪涛卷到浪尖儿上,而当小彤退出时剐蹭到宫口,她又像是被大浪一下推到了波谷中,刺激而令人窒息。

    来来回回地,她在这奇异的洋流中起起伏伏,全身早已是湿透了,甚至被这接二连叁的浪涌折腾得头晕眼花。

    然而她并不感到疲惫,她知道最后一场浪潮要来了。

    这一道浪会把她送到终点,她有预感,这会很刺激,很痛快。

    她现在是只知贪求快感的野兽,她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夹紧了小彤的腰,同时也收紧了手臂,以求能让彼此贴合得更近。

    她忘我的呻吟着:“嗯。。小彤。。再。。用力一点。。啊!还要。。嗯!”

    在一片朦胧中,阿黎被这最后一场浪推上了云端,她只觉世界都停止掉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又或者是听见了太多的声音反而无法接纳。

    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她甚至无法思考,也不想思考。

    阿黎沉醉在这第一次的,真正欢喜的完美性爱中。

    不过,有一件事她不太清楚。

    食髓知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