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珞 - 第六章奴隶 妹妹会喜欢破鞋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这一场疯狂持续了许久,两姐妹停下来时已是深夜了。

    点好了外卖,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儿。

    “小彤不讨厌姐姐吗。”阿黎问。

    “姐姐一直很好啊,为什么说这个?”

    讨厌,讨厌到想把你浪荡的那几张嘴巴全都给缝上呢。

    她的眼睛里藏着阿黎看不出的狂躁。

    “可是。。我觉得自己好脏。。”说着说着,阿黎哽咽了起来,又想哭了……她把头埋进了爱人的怀里。

    “阿黎不脏,小彤会一直疼阿黎的哦。”她把手抚在阿黎背上,轻拍着。

    等着我,姐姐,我会把你变成我一个人的艺术品,那个时候姐姐就再也不会脏掉了。

    阿黎并不知晓妹妹的想法,但她注意到妹妹刚才直呼了自己的名字。

    其实她明白,妹妹是爱自己的,也知道她不会抛弃自己,可是她还是没有安全感。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难道自己还是对姐妹乱伦心有芥蒂吗?

    也许是这样,所以她只有借着药物的劲儿才能对妹妹展露出放浪的一面。

    不过刚才确实很舒服,原来sex也可以是这么开心愉悦的吗。

    有点上瘾了呢。

    想着这些,耳根子都烧红了,她便把头埋得更深了。

    吃过饭,两人一同洗了淋浴,美其名曰节水。

    然而家里不大,洗浴的地方很是狭窄,小彤的身子经常无意间碰到阿黎的敏感处,惹得她浑身都为之一颤。

    不知是不是药劲未过,她的欲情又些许上涌,腿间其实已经渗出水来了,如果不是正在清洗身子,恐怕就被小彤发现了。

    届时她定会觉得我是个淫荡的坏孩子……

    殊不知她动情的模样早已被阿彤尽收眼底。

    她这姐姐实在是好懂,那一双大大的秋水瞳从不知掩饰,无比的纯净。

    每当姐姐渴望被滋润的时候,那眸光便能荡出水来,尽是一片春情荡漾,勾得人直欲在她身上驰骋。

    是以她只低头一瞥,便从姐姐的一汪秋水中望见了其内心的情欲。

    于是这澡白洗了,她将自己的姐姐逼到了墙边。

    “小彤?”阿黎的眼睛里还尽是懵懂。

    待到妹妹剥了壳的脊尾出现在她眼前,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境遇。

    “刚。。刚刚才做过。。就不要了吧?”但是看着眼前又变得挺拔的脊尾,她不由暗想:妹妹好厉害…才刚做完,如今却还是这么精神。

    而且上面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光是感受到那股气息,身下就再次有东西溢出了。

    先前射进去的繁育液被挤出来大半,如今肚子里感觉有点空空的。

    手不知不觉已经握上了面前的脊尾,滚热滚热的,是生命的温度呢……

    好想舔一舔…是药的作用吗?

    明明才刚做过……

    但是再做一次也没关系的对吧?

    这样说服了自己,嘴巴就又凑了上去。

    “嗯。。小彤的。。好好吃哦”嘴巴里面尽是迷人的气息,只感觉那东西美味得不得了。

    它从口腔上部掠过,激起阵阵酥麻到脑子里的痒意;它和舌头嬉戏,勾起阵阵瓦解意志的情欲;它在喉咙深处冲撞,引发阵阵碰撞灵魂的快感。

    但就在脊尾有几分膨胀的趋势时,小彤退出了她的嘴巴。

    她还没来得及疑惑,便感觉身下传来被贯穿填满的刺激感觉。

    有点痛,但蚀骨销魂。

    紧接着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抽送,直把她往墙上贯。

    她已分不清楚是她被顶到墙上还是墙把她推到小彤的脊尾上,亦或是两者皆有。

    她就像一个乒乓球,被两位高手来回推搡,在两方之间腾挪得愈来愈快,最终被狠狠地甩在了某一边。

    身后传来墙壁的冰凉,小彤的滚烫在身体里喷涌而出。

    她被这生命的洪流直击到云端,只觉舒爽得意识都有些混沌。

    然后小彤把自己的尾巴拔了出来,又塞进来一个什么东西。

    “夹好了,要是漏出来一滴我就射十发进去。”她俯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

    十。。十发?!会死的!

    她还叫我给她的那东西舔干净,平时温和的她第一次显得有点狂躁。

    是因为我出去卖的事情吗…果然是生气了吧。

    对不起……

    我知道这不可原谅,所以可以给姐姐一个补偿的机会吗?

    一夜无话。

    翌日,我在去卫生间的时候偷偷拔掉了昨夜塞进去的塞子。

    今天还有工作要做,要是让紫菀那个疯女人见到这玩意,她保准给我全身上下的窟窿都塞满这东西。

    那塞子和小彤的那东西一般粗细,拔出来的时候发出了“啵”的一声,听得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意外的,昨天射进去的东西已经一点痕迹也找不到了。

    塞子的内侧都是干干净净的,如果不是下面的花口怎么也闭不上,我都以为昨天的事情是一场梦。

    身后的撞到墙壁的乌青也消失了,明明昨天还有点痛来着。

    好像自从变成了娃娃,恢复能力就变好了不少?

    算了,反正也是好事。

    我努力试图把下面缩紧,没想到居然有成功的趋势。

    眼看它中间的空洞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一条小缝。

    耶!成功啦!

    ……

    我真是有够不知羞的。

    吃过了小彤专门做出来的“早饭”不久,不速之客便来敲门了。

    我从自制的猫眼(门上挖个洞)中一看,来者正是紫菀那个疯婆娘。

    “喂,不许你进我家。”我打开门就丢出这么一句。

    “姐姐好。”妹妹对她显然抱有一定的敌意,虽然是在问好,但态度冷冰冰的。

    “哎呀,那我就不进门了,要继续工作吗?”她也没生气,显然并不在意我和小彤的敌意。

    但昨天在卧室的发现,已经不能再让我单纯的把她当成实力强大的变态了。

    这家伙大概是恶魔那种级别。

    但还是跟着她出去了,因为五十万实在太诱人了嘛。

    她的车子停在门口,特地把这么拉风的车来到路面全是坑洼的平民区真是难为她了啊。

    有钱人真可恶。。

    唉,要是我也这么有钱就好了,何至于现在这般。

    正诅咒着,她漫不经心的来了一句:“既然小猫咪这么想要五十万,今天就和我这个有钱的恶魔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语毕,还冲我眨了眨紫色的眸子,颇像是一个撩人的大姐姐。

    但我的心却无限冰凉——她全都听到了,刚才心里的腹诽。

    读心真是个讨人厌的能力。

    “更讨厌的还在后面呢,小猫咪。”

    她的车技很好,虽然我不懂这些,但她时常能空出一只手来骚扰我,这应该是车技好的表现吧?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她的宅子边。

    我注意到这里不是昨天去过的那里。

    这周围就一间宅子,属于那种独栋大别墅,自带花园露天泳池之类。

    这。。这就是有钱人吗?

    她注意到我的想法,解释道:“今天呢,给小猫咪看个好东西。”她回头冲我笑了一下:“昨天小猫咪不是发现了一个字嘛,今天带你看看字迹的主人。”

    她的笑让人毛骨悚然。

    一瞬间我被吓得发抖,一点恶意都生不起来。

    逃跑的想法也不敢有,只能一遍发抖,一边顺从地跟在她身后。

    她走进了屋子,走进了客厅,最后来到了一楼的一间卧室。

    我一路跟着,直到她站住脚。

    我注意到这里供暖很好,每个房间都暖乎乎的,很舒服。

    她在卧室床头摆弄了两下,墙壁深处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进来吧,小猫咪,来看看你的同类。”我知道里面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面走。

    甫一进来,我就闻到了一股子怪味,心中冒出一个糟糕的猜想。

    那是很多种味道混杂在一起。

    血腥味,尿骚味,还有别的什么。

    而一阵阵机械的嗡嗡声和若有若无的喘息声验证了我的猜想。

    “雪儿,看看我带了什么过来?”紫菀的声音响起,然后听见“啪”的一声,头顶的灯亮了。

    这一瞬间我看清了这里的全貌,而就这一眼,将我吓得瘫坐在地上。

    我面前不过两米的地方,那是所有声音的主人。

    一个被吊在十字架上的小女孩。

    她的双眼完全没有了神采,整个头无力的耷拉下来,不着寸缕的身上绑了很多电线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直在她的身上震动着,发出嗡嗡声。

    她的身下积了很多液体,混杂在一起散发出淫靡不已的气息。

    听到紫菀的声音,她依旧无动于衷,整个人就像一具尸体,若非是口中偶尔发出两声呜咽,完全就是个死人。

    少女的无回应似乎让紫菀有点不爽,只见她走向一旁,在一个水桶中舀出一盆水泼在了少女身上,又在一堆药物里面翻出来一支针剂,扎在了少女的脖颈上。

    我这时才发现,那少女身上满是凌虐之后的痕迹,有鞭痕,有乌青,也有唇印,最为可怖的是在她的小腹上有一大块烫伤的痕迹,上边能依稀辨认出两个大而简洁的字“……性奴……”

    “这样的…太过分了……”

    这孩子的人生完全被摧毁掉了啊,即便是从这里逃出去,这种程度的烫伤,恐怕那几个字将是她一生的梦魇。

    但我生不起来一点儿愤怒,卑劣的脑子里想的只有逃跑。

    “很过分吗?”她歪了歪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这孩子可是我自豪的艺术品呢,从懵懂无知到现在这美丽动人的样子,我可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来教育她啊。”

    她的脸在我看来扭曲到不行。

    这时候,被捆缚住的少女悠悠醒转。

    紫菀解开了她的束缚。

    少女得到解放的第一件事不是逃跑也不是反抗,而是跪在地上去抓紫菀还没褪下外壳的脊尾。

    在看到上面紧密武装着的外壳后,她疑惑的歪了歪头,然后不假思索地把尾巴往嘴里塞!

    那些甲壳的棱角是很锐利的,这鲁莽之举的后果便是少女的嘴巴舌头被划得稀烂,嘴巴一直在往外渗血。

    我歪过头不忍直视。

    这孩子…已经彻底失去自我了吗。

    紫菀终于忍不住她的兽欲了,一把扯出少女花径里塞着的那些玩具,她尾巴上的甲壳慢慢剥落,然后用带着血的脊尾直接捣进了少女的私密处。

    少女当即呻吟出声:“主人。。好深啊。。嗯嗯。。小雪还要。。。干死小雪吧。。主人。。”

    少女似乎很是欣喜愉悦,完全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痛苦。

    “紫。。紫菀!你就是个变态。。你这个。。玩弄别人心灵的怪物!”尽管害怕,但实在忍受不住这一幕的我对她咒骂出声。

    我知道我的咒骂可能会引起她的不满,甚至我可能就是下一个被害者,但此刻我仍然不能做到无动于衷。

    那毕竟是我的同类啊…尽管她与我素不相识,但我不想就这么放着不管。

    她一定是被紫菀用那恶心的能力操纵了心灵……

    紫菀停住了动作,轻描淡写的拔出了脊尾,走向我。

    我以为下一个就轮到我了,身体抖得好像筛糠。

    但反而把腰杆挺得笔直,反正跑不了,要死就死吧!

    谁知她挑起我的下巴,舔了舔嘴唇:“来和我玩个游戏吧,小猫咪,如果你能让我开心,我就把雪儿身上的能力解除。如果你不能,就和她一起,一辈子做我的奴隶吧。”

    我努力摆出一副凶狠的样子瞪着她,心里知道拒绝是不可能的了。

    那就——

    “奉陪到底!”

    (其实生气的时候也全是奶气,阿黎可爱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